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天上掉馅饼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一阵心酸,一阵失落,甚至还有些想又一走了之!

    但想了想,许东还是决定留下来好好做事,不管怎么说,牛向东是在他最落魄的时候收留了他,而他也没有权利去要求牛向东不能跟姨父周天奇做生意有来往。

    再说牛向东也并没有把他赶走,还是好好生生的让他留在这儿,人要知恩图报,当然,恨也是要报的,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这叫做恩怨分明!

    想清楚这些,许东也就沉默着默默做事,张耳都不去牛向东跟周天奇谈什么。

    周天奇跟牛向东谈笑甚欢,大约半小时后周天奇就跟牛向东告辞,捧了他花了十万块付的“期”宝贝瓶子回去。

    周天奇出去的时候都没留意表情落寞冷淡的许东,他一心只想着自己这笔生意怎么样。

    周天奇坐到他的新迈锐宝车里后,小心的把装好瓶儿的盒子放在座位垫子上,对这笔生意,他还是很有期许的,做了这两年多的典当生意,在别的种类中见解知识是一知半解的,但唯独对“玉”器懂得深一些。

    牛向东这个玉瓶确实是个好东西,他看得出来玉瓶的玉质很不错,加上又是宋代的落款,虽然不是什么名品,但三四十万恐怕是值得起的,无论如何,二十五万的价也是不亏的!

    今天牛向东邀请他来店里谈生意,原本也不是要他买这瓶儿,但他一看到这东西就有“心”了,结果牛向东居然很爽快的就答应卖给他,而且只开口二十五的价!

    其实周天奇自己在牛向东没开价的时候,他估计牛向东起码就会叫个四十万以上的价位,却没想到他叫的价还要矮一大截!

    而他今天去的时候,几乎是把店里的全部现金流带上了,也就是十万块钱。

    周天奇做的生意基本上也就是混了个吃喝糊口,撑不死也饿不了,这次换个迈锐宝都还是靠“吞”了许东的三十八万,要不然还圆不了他换个有面子的新车梦!

    三十八万块钱,周天奇自己要了二十五万,十五万买车,做了一部份的车贷分期,剩下十万现金作为店里的流动资金,另外剩下的十三万块钱,给了女儿周琳八万块买了辆新赛欧,老婆给了五万,算是给她的“好处”,三十八万就此分完账!

    去牛向东店里的时候,周天奇没想着会即时就用到钱,但他把十万块钱全带上,为的就是露一下他随时有现金的“面子”。

    而那瓶子的卖价是二十五万,周天奇还真就一下子拿不出来,还好牛向东没有要他一定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甚至连欠条都没打一张就让他把东西拿走,看来回去后赶紧找人把玉瓶转手,不然就没钱给牛向东那剩下的十五万。

    新车开着确实很爽,周天奇本来是不用开车过来的,他的典当铺与牛向东的铺子都在同一条街,相隔不过五六百米,走路几分钟就到,但现在这辆迈锐宝是他身份的象征,哪怕走一步都是开车的。

    即使开车回去,周天奇都没有直接回店,而是从另外一条绕了一个大圈子回去,在红绿灯处等候的时间中,周天奇见车外的行人道上有不少衣着靓丽的年轻女子走过,忍不住把车窗玻璃放下来打了个口哨,不过那几个女子硬是没甩他,甚至都没多瞧一眼。

    这让周天奇很有些无趣,绿灯亮了都忘了开车,后面的车子猛按喇叭才惊醒他,赶紧启动车子过去。

    把车子停在自家的典当铺前,周天奇下了车,先捧了装玉瓶的盒子,用膝盖关了车门,再很潇洒的摁了一下锁车键,车子锁车的叫声让他特别觉得有面子!

    在店里守店的伙计是他的亲侄儿周伍,周天奇一进门看都没看就叫道:“周伍,把茶几好生收拾一下,我要摆放东西!”

    周伍“哎”了一声,不过没有去收拾茶几,而是赶紧凑上前来低声道:“三叔,有……有客人……”

    周天奇一怔,抬头一看,见店里茶几边的沙上坐着两个人,都是五六十岁的老者,其中一个他熟悉得很,竟然是龙秋生!

    “龙老,是您啊……”周天奇一时有些慌乱,赶紧把盒子放到柜台上,然后堆满了笑容三步并两步的跨过去,转头又吩咐着周伍:“伍儿,赶紧泡茶……”

    龙秋生摇头笑道:“不用不用,小周早已经上好茶了,周老板才回来吗?”

    “是啊是啊,我……”周天奇笑着直是点头,又问龙秋生:“龙老怎么有闲心来我这小店啊?呵呵,这位是……”

    龙秋生当即介绍另一个老者:“这位是我在京城的朋友吴直仁吴老板,也是收藏界的实力大家,这次来铜城,我也没什么好东西介绍,干脆带了他来个走遍铜城的古玩店和典当铺,他瞧得起什么就买什么吧!”

    “哦……吴老板您好您好,我是周天奇,周天奇……”周天奇又赶紧跟吴直仁握了一下手,这个人是龙秋生的朋友,身份地位自然就不用说了,比他周天奇高得不止一个档次!

    吴直仁脸上略微露了点笑意,淡淡道:“周老板好!”

    这个话不咸不淡,听起来很让人有种“傲”的感觉,不过周天奇并不生气,有钱有地位的人当然有“傲”的资本,换了是他见到比自己弱的人也一样会摆谱!

    周天奇正想再咐合几句,眼一瞄到柜台上他刚刚带回来的盒子,不禁一怔,随即一喜,起身就去抱了过来,小心的放到茶几上,一边打开一边笑道:“哦,我倒是忘了件事,龙老,吴老板,刚好,我从一个收藏朋友那儿高价弄了个宋代的玉瓶,龙老和吴老板看看东西怎么样!”

    “哦,也好!”龙秋生应了一声,把老花镜拿出来戴了,然后看周天奇取出来摆放在桌子上的玉瓶儿。

    周天奇很有些紧张,他虽然比较懂玉,但却算不得顶尖高手,与龙秋生这样的人一比差得也不是十里八里,要是龙秋生说这瓶儿是假货,就算他还没有支付牛向东剩下的十五万块钱,就算再赖了那十五万的账,他也亏了十万块钱,所以很紧张!

    龙秋生脸上很“严肃”,也可以说是观察时的“认真”,除此之外差不多就是面无表情,这让周天奇心里真的很紧张。

    不过在旁边坐着的吴直仁瞧着龙秋生手里的玉瓶儿时,不禁“咦”了一声,马上说道:“老龙,把瓶儿给我看看吧!”

    龙秋生这才笑了笑,小心的把玉瓶儿递给他。

    看龙秋生这个表情,周天奇心里似乎就“稳”了点儿,但他没说出结论就不敢完全放心,还是得紧张的等候着,而且还不方便当面直问龙秋生他这瓶儿是真还是假,因为这么一问就等于说明白他眼力见识浅薄!

    只能等了,这个时候,沉默是金啊!

    吴直仁看的动作表情比龙秋生更认真,而且脸上的表情很让周天奇觉得是“好”的意思。

    半晌,吴直仁才抬了头问周天奇:“周老板,这玉瓶儿呢,怎么说呢……”

    周天奇一愣,心里就猛烈颤抖起来,颤声问道:“怎么……不……不……不可能是假……假的吧?”

    “我可没说这是假的!”吴直仁浅笑回答,“我是说,这个玉瓶儿属于羊脂玉的一种,不过不算得是最上等的玉,属于中上的层次,做工还不错,是宋末时期名家的雕刻作品,所以说,做工是弥补了一些玉质稍次的缺点,不知道周老板有意思转手不?”

    周天奇顿时放了一大个心,呼呼的出了一口长气,这才又盯着吴直仁问:“吴老板对这瓶儿有意思?我……本来是龙老的朋友我不应该说得那么势利,但……但我确实花了比较高的价拿回来……”

    “直说无妨!”吴直仁一摆手,微笑着说:“你就说你多少钱能卖,生意嘛是两相情愿才做得成,你直接说价钱!”

    “这个……”周天奇心里有些忐忑,这个价钱还得好好琢磨一下,说高了怕这个吴直仁直接死心不要了,说矮了也不行,没有赚头或者亏本的事是不能干的,犹豫了好一阵子才又说道:“吴老板,我这个玉瓶确实花了高价弄回来的,我觉得……还是您出个价吧!”

    考虑来考虑去,周天奇还是忍住了没出价,开口让吴直仁出价,然后他再决定,这样才不漏自己的底!

    吴直仁也不去点明,沉吟了一下才说:“那也好,周老板,这样吧,我给你四十五万,你看这个价格还行不?”

    “四十五万?”

    周天奇吃了一惊,不过随即又恢复“正常”,扮作很平静的表情又说:“这个……四十五万我觉得还是略微低了些……我想……我想至少不能少于五十吧!”

    听到吴直仁开口就是四十五万,周天奇又是震惊又是欣喜,但脸上还得强忍住不能表露“喜意”,硬是又添了五万的价码。

    既然人家开的价乎他的预料,那他为什么不再趁胜追击一下?

    只是吴直仁开的这个价确实让他欣喜若狂,二十五万买的东西,还没有一个小时转手就已经涨到四十五万,转眼就能净挣二十万,这样的好事哪里找?

    难怪今天一大早左眼就跳得厉害,看来左眼跳财右眼跳灾的说法真是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