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章节目录第六十四章 交易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中年男子又给许东给了一张名片,许东瞄了一眼,名片上面的名字是:“肖维汉”,身份是“汉源书画装裱公司经理”。

    许东心想书画装裱跟他倒是有可能有交集,因为他现在也算是“古玩”这个行业,相对来讲,古玩书画,玉石雕刻等等,基本上都属于“收藏”这个大行业,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他现在才算是刚踏入这个行业中,最需要的就是“路子”!

    肖维汉的妻子这时候对许东也“亲热”多了,望着许东笑着问他:“小弟,你叫什么名字?做什么工作啊?”

    许东也微笑着回答:“我姓许,名东,在典当行做伙计!”

    肖维汉倒是有些诧异:“兄弟,你在典当行做伙计?现在年轻人做这个的很少啊,年轻人都不喜欢,不时尚,呵呵……”

    肖维汉的妻子显然也是不怎么懂“行业”,也不说这方面的话题,只是笑问许东:“小许,你眼力真好,我戒指掉草皮里半天都没找到,你一帮我们找马上就找到了,我老公刚刚都骂死我了,幸亏了你!”

    只要一说到“眼力”的时候,许东就颇为敏感,赶紧解释了一下:“呵呵,也是凑巧了,我刚刚找到那个地方的时候,亮光闪到我的眼,我一扒草皮果然就看到了!”

    肖维汉是真的很感激,见许东又跟他妻子聊上了,当即又劝道:“兄弟,我说还是去吃顿饭,咱们别说别聊,我跟你很投缘啊!”

    许东赶紧又摇手说:“多谢肖先生了,我真的还有事,以后有空的时候再说吧!”

    肖维汉有些遗憾,叹息着说:“你就是说忙,那也好,以后有空再聊!”

    许东是不擅于跟陌生人交谈,虽然知道以后他还得过这样的生活,但就目前来说,他很“拒绝”,时间其实是有的,但就是只想一个人待着。

    跟肖维汉夫妻告别离开,许东在大街上游荡了一下午,天黑后就着附近的餐馆随便吃了一顿,晚上才回去,牛向东已经关了店门走了。

    洗了个澡,一身轻松的坐在床上,又觉得很无聊,又没电视看,想到今天刚买的手机,随即就掏了手机出来玩。

    这部手机其实就是一台“电脑”,许东才玩一会儿就上了瘾,越玩越起劲,把牟思晴,龙秋生,牛向东等几个最熟的人的手机号存了上去,然后又下载了几个视频网看电影。

    玩得很晚,也不知道过了凌晨多久才在迷糊中睡去,不过因为前一次的“经验”,许东在睡前就设定了早上六点半的闹钟,闹铃自然是不早不迟刚好在六点半就响了!

    许东没有赖床的习惯,一翻身就爬起来洗脸刷牙,然后打扫店里的卫生,七点钟刚好做完开门。

    等到九点钟,牛向东也没到店里来,许东也不打电话催他,守着店,到十点钟的时候又叫了个快餐送店里来。

    这一天直到黑,牛向东都没来店里,许东到晚上九点就关店门,第二天依然一样,牛向东一天都没露面。

    牛向东没来店里,这店里也没什么生意,偶尔有一两个人进店来看了看,然后离开,两天来也没做到一件生意。

    不过许东也不奇怪,他从小就见惯了这样的事,做典当和收藏的,别说一两天没有生意,就是十天半月没一桩生意也不奇怪,因为做一桩生意就顶别的行业做好多桩生意!

    第三天早上,许东起床后依旧去打扫店面,不过一出去就听到有人在敲门,把店门打开后,见到的人居然是姨父周天奇和表姐周琳两父女!

    周天奇和周琳都各自提了一个很大的旅行袋,胀鼓鼓的似乎很沉。

    按照以前的“习惯”,周琳就会叫许东来扛,不过今天她倒是没有叫,哪怕累得有些喘气也是自己使劲扛着。

    周天奇一边探头往里走一边问许东:“牛老板呢?”

    许东本待不理睬,但想了想,还是回答了:“还没来,我打电话给他!”

    “嗯,那快点,快些打电话,就说我来了!”周天奇把旅行袋放地上一放,一屁股坐在了沙上,一边喘气一边说。

    许东掏了手机出来就给牛向东打电话。

    周琳眼尖,瞄到许东用的竟然是苹果6pius,不禁诧道:“咦,你用这个手机?你哪来的钱买的?是……是你老板买的?”

    许东淡淡道:“自己挣钱买的!”

    周琳自然不信,她也想买这款手机呢,不过还是手头紧张,本想这次等老爸把这笔大生意做了后再买一个,倒是没想到她最看不起的许东竟然比她先用这个手机!

    当然,周琳更没想到的其实是在这儿遇到许东,这事儿周天奇也没对她和老婆说过,所以周琳压根儿就不知道!

    为了这笔生意,周琳找放高利贷的熟人抵押贷了三百五十万,周天奇和黄书瑜也把所有能拿得出来借得到的钱都拿了出来,一共凑齐了五百万的数。

    周琳不放心她爸,加上这一大笔高利贷是她借的,她要亲眼看着老爸交易她才放心,当然,她更想的是亲眼盯着后再拿一笔“好处”,这钱还是不能叫她老爸完全“当家作主”!

    许东用这款最新也最贵的苹果手机,周琳自然是不信他自己挣钱买的,坐在沙上一手抓着旅行袋子的提带,一边又嘲弄着许东:“你自己能挣到这个钱?是不是偷的钱?还是卖肾的钱?嘿嘿,这可是有名的‘肾机’啊!”

    许东不理她的嘲讽,拨通了牛向东的手机,然后说:“牛老板,周天奇周老板来店里找你,现在正等着!”

    在电话里自然是看不到牛向东的表情,不过他的声音倒是很平静:“行,我知道了,你让他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到!”

    周天奇听许东叫他的“名字”,一点“敬意”都没有,很有些恼火,瞪了他一眼喝道:“没大没小的,不是我在牛老板面前美言几句,他早赶你走了,一点感恩的心都没有!”

    许东“嘿嘿”冷笑一声,只是忍住了不去“反击”,因为他觉得牛向东跟周天奇的交易不“简单”,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不理智而“毁”了这桩生意,哪怕这桩生意没有任何的陷阱,他也不想破坏牛向东的任何事情,他觉得这才是“感恩”和“理智”!

    周琳见许东表情冷淡,不理不睬的模样,当即问周天奇:“爸,他怎么在这里?”

    周天奇怕女儿生疑,赶紧道:“他在这儿当伙计,牛老板并不知道他跟我们的关系,那天知道后我见许东可怜,就让牛老板把他留下来,算是给他一口饭吃吧!”

    周琳哼道:“不知好歹的东西,等会儿叫牛老板赶他走得了,看见他的脸就觉得不爽!”

    周天奇赶紧低声道:“周琳,今天我们是来做生意的,别生事端,等把生意做成了后我马上让牛老板把这小子赶走!”

    许东脸无表情,在柜台后一声不吭,不过心里却是冷笑连连,现在的他也不是周天奇想捏就捏的人了,先不说什么人际关系,就说“钱”,他也远不是自己的对手,而且可以肯定,他永远都不可能再“赶”得上自己的层次级别!

    至于他们跟牛向东的这笔生意是“正经”的还是一个“大陷阱”,许东也是没有绝对的把握估计到,但他倒是很想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结局”!

    牛向东说是一会儿,但过了半个小时都还没到,周天奇和周琳父女都显得有些焦躁着急,时不时的掏了手机出来看时间。

    终于,周天奇忍不住掏了手机来给牛向东拨打电话。

    “牛兄,快到了吗?我在你店里等了好一会儿了,呵呵……那件事你没忘吧?今天才刚好第三天,还在你我约定的时间以内呢……”

    牛向东“哈哈”一笑道:“周兄放心,我牛向东别的没有,信用却绝对不会差,确实有好几个老关系问了我这个东西,但是我答应了周兄,所以无论如何都得等到今天过后再说,如果周兄已经准备好了,那其他人则就免谈了,哈哈……”

    周天奇一急:“是啊是啊,牛兄,我们可是一早就约定好了的,牛兄有信我也有义啊,你看……我已经带来了五百万的现金,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五百万呢!”

    牛向东又笑道:“周兄莫急,路上塞车,不过这会儿通了,再五分钟我就到了!”

    周天奇这才放心下来,挂了手机后对周琳笑着点头,示意事情稳当。

    这时候,周天奇父女两人都一心牵挂着大生意,对许东的“不顺眼”早抛到一边去了,越焦急的等待着牛向东的到来。

    这一次牛向东没有再“迟到”,五分没到就进店了。

    周天奇一见牛向东到了就激动的站起来迎上前,笑呵呵的道:“牛兄,等你很久了,呵呵……”

    牛向东对周天奇点头示意,然后摆手吩咐许东:“许东,你把店门关了,我跟周老板有要事谈!”

    这个“吩咐”倒正合了周天奇的心意,关了门不被任何人打扰,再说这么大一笔金钱交易,又是“暗”的,越少外人知道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