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章节目录第六十八章 撕破脸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要是背上三百多万的高利贷,周天奇可是很清楚,那是比死都还不如的生活,因为几百万的高利贷,他们一家人就将坠入地狱中了,无论怎么挣扎都不可能还得出来那么多的钱!

    因为这个高利可是月月计复息的,别说本金,就是利息就能压垮他们一家人,再说了,按照他们的计算方法,三百五十万借款,一年就能变成两三千万!

    一瞬间,周天奇顿时就像掉进了冰窟中一般,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周琳还笑着问他:“爸,等会儿我们是先看车还是先看房子?”

    “看你妈那个……”周天奇忍不住就一口脏话喷了出来,脸色铁青,抓着自己的头喃喃念着:“妈的,他怎么可能不要……他怎么可能不要了……”

    “他不要?”周琳一怔,这才注意到老爸表情不对劲,顿时惊得跳了起来,诧问着:“爸,什么不要?不……不会是京城吴老板不要了吧?”

    周天奇不理女儿,嘴里直是嘀咕:“他怎么可能不要?他怎么可能不要?”

    周琳和黄书瑜顿时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了,都凑上前来问道:“怎么了?怎么回事?”

    周天奇在这一瞬间似乎苍老了十几岁,一脸沮丧的软坐在沙上,有气无力的说:“我打电话问龙秋生吴老板的事,他却说吴直仁去澳洲了,走的时候还专门留言给他,说请专家鉴定过了,我们这个青花瓷瓶儿不值那个价,也就是二三十万价值的东西,说不要了……”

    周琳吓了一跳,赶紧问:“爸,你……你说什么?京城的吴老板不要这青花瓷瓶儿了?”

    周天奇又是沮丧又是不信又是无奈,百般表情聚在一张脸上,有气无力的说:“龙秋生说吴直仁不要了,而且现在也打不通他的电话了……”

    “那……”周琳脸色煞白的就急道:“爸,他不要了,那我们那三百五十万的高利贷怎么办?我们写的可是四天的期限,要是明天没钱还,我们无家可归还不说,还得背上那一笔高利贷,我……我的工作肯定也没了……”

    刹那间,周琳就感受到天塌地陷的压力,那是能逼得她要“疯”了的压力,她在银行上班,地下钱庄的事她见得太多太多,背了这样的债,她知道结果就是“生不如死”!

    只有黄书瑜还不清楚事态的严重性,她试探着对丈夫说:“老黄,我们再跟龙老好好说说,让他帮着劝一劝吴老板?或者我们便宜一些,不要一千万,七八百万也行,便宜卖给龙秋生也好!”

    周天奇气憋得难受,瞪了黄书瑜一眼,好不容易才恼出声来:“你知道个屁,吴直仁就是让龙秋生传的话,吴直仁说青花瓷瓶只值二三十万,你还要七八百万卖给龙秋生?七八十万他都不要,你当他是傻子?”

    “爸……”周琳忽然叫了起来:“爸,他……他们是一伙的,龙秋生,吴直仁,还有……只怕牛向东都是他们一伙的,人家设了个圈套钓你的鱼呢……”

    当已经陷到这个程度后,周琳脑子里忽然就“通了”,忍不住话就冒了出来。

    周天奇一怔,忽然一拍大腿:“是啊……牛向东……他奶奶的,第一次故意给了我一个甜头,让我一手就赚了二十五万,这就博得了我的信任,第二次就是陷阱了……”

    一边说一边想,一边又恍然大悟,怪不得他在牛向东那儿一买了东西回来,这边龙秋生和吴直仁就“逛”到了他店里,然后又“刚好”看中了他的东西,让他瞬间赚了二十五万,再留下联系电话,这分明就是一个圈套!

    再想想牛向东,这混账跟他压根儿就不熟,却莫明其妙的跟他接近,以前觉得自己是“人才”,现在才知道自己是“傻瓜”,他只不过是在下诱饵!

    周天奇“呼呼”的直喘粗气,忽然间跳起来说:“我去找牛向东,要他还钱,不还钱我就报警告他,大不了撕破脸,大家鱼死网破!”

    “爸,我跟你一起去,要他退钱,要不就告他!”周琳忍不住恶狠狠的说。

    “对,不还钱就报警,看看到底谁吃亏!”周天奇也恶狠狠的附合着女儿,真要撕破脸皮不顾一切,肯定是牛向东他们更吃亏,因为他们是卖私货的,违法在先,情节比买家自然更严重,就像贩毒的和吸毒的,卖的肯定比买的罪行严重得多!

    周天奇和女儿周琳边说边走,气冲冲气昂昂的,似乎牛向东就在他们的掌握之中一般!

    “等一下,我跟你们一起去,这瓶儿也得带上,还给他!”黄书瑜赶紧抱了装瓶儿的盒子跟着一起。

    一家三口开了迈锐宝杀气腾腾的直奔牛向东的典当铺。

    牛哥典当铺中,牛向东正怡然自得的喝着茶,许东在旁边打扫抹拭,从三天前跟周天奇的生意成交后,牛向东没有跟他有任何的“透露”,当然,许东也没有问。

    这件事,牛向东如果要说的话他自然会说,如果不想说的话,问他也不会说,所以许东没准备去问他,安静的等着。

    周天奇一家三口在店门口出现,周天奇一马当头,气冲冲的直跑进来,见牛向东正在喝茶,当即喝道:“牛……牛……牛老板……”

    本想当面毫不留情的质问牛向东的,但周天奇瞧着牛向东平静的表情时,没来由的就“退缩”了,慑慑的问他:“牛老板,你……你你你卖给我的是个什么东西?龙秋生说那东西只值二三十万……”

    牛向东淡淡道:“周老板,你是今天才入这一行的?连起码的规则都不懂?古玩收藏买卖,考较的就是个人眼力,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赢亏自负,我就是两三块钱的东西买了一千万,那也是正当的生意行为,明码说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狗屁!”

    听牛向东说得跟他无关,说得无比轻松,周天奇就气不打一处来,火冒三丈:“牛向东,我跟你好好说是给你面子,是不想撕破脸破坏感情,你卖私货给我,坑了我这么深,你还有脸说这种话?”

    “爸,跟他说这些干什么?”一边跟进来的周琳一脸怒火的说,一边又掏出手机来拨打,“爸,我来报警,像他这样的人你再怎么说都没用,他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那种人,我们只能来硬的!”

    牛向东一伸手,淡淡笑道:“请便!”

    牛向东的有恃无恐让周天奇没有退路,要是女儿装装样打报警电话时,牛向东害怕服了软,只要退他们的钱也就算了,这时候他不想多生枝节,只求把五百万买瓶儿的钱退回来就好。

    五百万现金退回来,还了高利贷三百五十万加三十五万的利息,也还要剩下一百一十五万,吴直仁的一百万定金自然是不会退的,说起来他们还要赚一百万!

    但牛向东很“硬”,这让周天奇心里有些颤,牛向东越“硬”,他心里就越没底,毕竟钱还没要回来,谁也料不到后面是什么情况!

    周琳气冲冲的报了警,在电话里随便说了几句,然后跟一一零总台的人说了地址地点。

    这种纠纷出警,度还真是不慢,周琳电话才挂不到五分钟,警车的叫声就听得到了,一会儿就在牛哥典当行店门外停下来,进来的警察有三个,两男一女。

    两个男的都是二十三四岁的样子,看起来很年轻,女的一身制服,英气勃勃,俊俏得像画儿一样,在里面的许东怔了怔,那女警察居然是牟思晴!

    牟思晴进来后,拿眼扫了一遍,瞄到许东脸上时也没停留,仿佛不认识他一般,然后问其他人:“谁报的警?什么事情?”

    周天奇还没说话,周琳就抢着说了:“警官,是我报的警,我报这个典当行的老板牛向东违法卖文物古董,并且以虚假的高价卖给我爸,二十万的东西卖五百万,现在拒不退还我们五百万现金,我要告他!”

    牟思晴脸无表情的又问牛向东:“你就是牛向东?”

    牛向东点了点头:“我是牛向东!”

    许东心里还有些奇怪,牟思晴是认识牛向东的吧,怎么这会儿完全扮得不认识了?她送自己回来,也不知道来了好多次,在她爷爷的寿辰上也见过牛向东的,怎么可能不认得?

    不过这是在办案,或许她不想给外人看到她认识牛向东的情形,以免周天奇父女觉得他循私吧!

    不过许东更奇怪的是,牟思晴是刑警大队的人,一般来说,报警出警的人基本上就是出警区域的基层派出所民警,她怎么会来这里?

    周琳是没来由的不相信女警察能办好案,更何况是个这么漂亮的女警察,她当即对另两个站在牟思晴侧边的男警察说道:“警官,你们要为我们做主啊,这个牛向东是个骗子,你们要把他抓起来好好的审问!”

    男警察当中的一个很礼貌的回答周琳:“你好,我们会按程序和制度来进行处理,现在请听我们牟副所长处理!”

    周琳等人都是一怔,瞄了瞄漂亮又显英气逼人的牟思晴,谁都没料到她竟然还是“副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