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报应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周天奇瞄了瞄牟思晴,有些疑惑的问道:“牟……副所长?这是城关派出所吗?我记得副所长是方洋吧?”

    那男警察点着头回答道:“方副所长调走了,牟副所长是新调来的,刚到任才几天!”

    许东心里就明白了,瞧牟思晴装得不认识的表情就知道她是早就知道情况的,这几次立功后升职了,可能听到报警电话中说的是“牛哥典当行”时,她就主动来了。

    既然她在“装”着,许东自然就不会去跟她说话搞“暴露”了。

    周琳一听牟思晴竟然还是个“官儿”,虽然出于对“漂亮女人”的不信任,但目前她也没办法,只能求警方帮她们处理。

    “牟所长,是这样的,他……”周琳比她老爸口才好得多,这时候自然要主动抢着讲述了,指着牛向东就说道:“就是他,牛向东,他伙同他人设下陷阱骗我们五百万,卖私货给我们,我要告他!”

    牟思晴眼一扫牛向东,沉声问他:“你是牛向东?这位报案人所说的都是事实?”

    牛向东嘿嘿一笑,道:“当然不是事实,牟警官,在此我有几点要向你申明一下……”

    牛向东一边说一边从茶几上的公事包里取了一份文件出来,把文件递给牟思晴:“牟警官,你看吧,这是我卖给周天奇元青花的完税凭证,是按五百万的交易额完的税,另外这张是元青花的买卖证明文件,这件可不是‘私货’,是正当交易的古瓷!”

    牟思晴接过来细细察看,检查了文件是否做假,然后抬头对周琳和周天奇父女严肃的说道:“你们的身份证呢?请出示身份,我要登记一下!”

    周琳和周天奇赶紧把身份证都拿了出来,一齐递给了牟思晴,周琳还加了几句话:“警官小姐,还要记一下我们的手机号码吧?麻烦你加快处理一下,要狠狠惩罚这个骗子,还要赶紧退还我们的五百万现金,这可急着呢!”

    牟思晴不理会她,低头登了记,然后又抬头说:“周先生,周小姐,你们涉嫌诬告牛先生,并涉及假报警,鉴于没有太坏的影响和后果,我就口头警告一下,另外,对牛先生的诬告,我想你们最好私下里解决,如果不能跟牛先生进行和解,那就要对你们进行拘押审查,我个人觉得这只是民事纠纷,所以劝你们最好是私下里和解,不要闹大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和气生财嘛!”

    周天奇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脸红脖子的粗的叫道:“和解?这事就和解不了,他牛向东现在要么退钱,要么坐牢赔钱,这还有什么好讲的?”

    牟思晴冷冷道:“我劝和解是说牛先生,人家和不和解还不知道呢,你们凶什么凶?你们诬告还有理了?”

    周天奇喘着气叉着腰吼叫着:“什么诬告?他们一伙骗了我的钱,还玩私货,你还说我诬告?好啊,我看你们就是一伙的,警匪一窝……”

    牟思晴脸一沉,一挥手喝道:“好,既然你不知悔改,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铐起来!”

    两个男警察当即拥上前就铐人,劲儿使大了点,铐子铐紧了点,勒得周天奇“哎哟妈呀”的一阵痛呼!

    周琳和黄书瑜顿时慌了,周琳急问牟思晴“到底想干什么”,黄书瑜则哭天叫地的嚎,把女人最擅长的招式挥出来。

    牟思晴一摆手喝道:“停,你们要再胡闹我就都铐起来,告你们一个妨碍执法,要知道妨碍执法是可以拘留一周到一个月的!”

    牟思晴的冷面无情把周琳和黄书瑜母女都“震”住了,她们再闹也不敢更不想把自个儿弄到看守所去。

    尤其是周琳,要知道她只要一进看守所,不管这是不是冤枉的,那影响是极坏的,别的不说,她的工作肯定是完蛋了!

    而现在大财的愿望肯定是落了空,既然不了财,她就还得老老实实的上班,不能把目前这一份好工作弄丢!

    牟思晴见她们母女都不闹了,这才沉声说:“我给你们看的这两份资料文件,我现在可以慎重的告诉你们,这两份文件都是真实有效的,也就是说,牛先生卖给你们的青花瓷瓶是正规途径得来的物品,并且合法完了税,你们告人家的就是子虚乌有,所以我才劝你们要大事化小,至于你们要怎么办,我该说的也都说了,这事现在由你们自己决定,如果你们不再胡闹诬告,那就在我这儿签个字,如果还要继续诬陷人家,那就只有进看守所拘押了!”

    周琳和黄书瑜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周天奇呆了呆,然后又叫道:“不对……就算这东西是真的,文件是真的,但牛向东把二十万价值的东西以五百万卖给我们,那……那也是价格欺诈!”

    牟思晴淡淡道:“周先生,亏你还是这一行的,难道不知收藏品买卖靠的是眼力?法律上可没有规定二十万价值的物品不能卖五百万,人家卖一千万,甚至卖一个亿,那都是人家的自由,至于买不买,那也是买家的事,价格欺诈可不涉及这个情况!”

    周天奇一怔,顿时哑了口!

    想想也是,收藏品的买与卖,完全靠的是眼力,你花一块钱淘了个值一千万的宝贝,那是你赚了,可没听说赚了大钱后,人家卖家眼红回来要分钱或者又要把东西要回去,这买家打眼上当吃了亏,那也是一样的道理,这个买卖可不违法!

    再想想看,牛向东弄的是个真品,交易成功后又去完了税,这家伙纯粹就是给他挖了一个大坑让他跳,栽进去吃了大亏那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都说不出!

    一想到想反悔不成,又赖不着人家,报警更是无用,周天奇一时就似傻了一般,良久才抬眼望着怡然自得的牛向东,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牟思晴又问他:“我再问一次,你是想跟牛先生私下里和解,还是要我们处理?”

    周天奇只好苦着脸低声道:“和解……和解,我愿跟牛先生和解!”

    牟思晴又一摆手,吩咐两个下属:“把铐子取了,他们愿意和解,那就把备案记录给他们签个字!”

    两个男警察当即拿钥匙解了手铐,然后拿备案记录让周天奇和周琳各自签了字,随后上车走人。

    等牟思晴几个人“撤”了后,周天奇一家三口在牛向东店里就好像木雕泥塑一般儿呆,原先一腔的“火爆”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心里早已经一片冰凉!

    周天奇呆了半晌,瞧着依然潇洒喝茶却又一句话不说的牛向东,忽然间腿一软,“叭”的一声跪倒在他面前,哭丧着脸说:“牛兄……牛兄,你大人大量,饶了我吧,我求你把钱退给我吧……要不……要不之前你卖给我那个瓷瓶儿赚的二十五万我都是一分不少的退给你,只求你把钱退给我吧……”

    牛向东这才哼了哼,淡淡道:“退钱?可没这个说法吧,你说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人愿意把吃进嘴里的美食又吐出来的道理?嘿嘿,别说我了,就说你自己吧,之前许东卖了给龙老赚的三十八万,你不是连道理都没有的‘吞’了他的?人都是有贪心的,你说我赚了这么一大笔钱,是不是愿意吐出来?”

    “是……是许东?”

    周天奇一家三口人都是一愣,抬眼一起望着在旁边闷声抹拭物品的许东,这时候从牛向东的话中才觉得“不妙”!

    周天奇又是惊又是怕的问牛向东:“你……原来你是帮……帮许东这小子出头?”

    牛向东淡淡道:“我不是替他出头,我就是一个贪财的生意人而已,就是想挣钱罢了,这个世界的人不都是弱肉强食,尔虞我诈的?”

    周天奇心里越的冰凉,只有周琳听到这事与许东有关,又忍不住拿眼瞪他,骂道:“许东,你真是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在我们家又吃又住,不知道感恩这会儿还伙同别人来骗我们的钱?这可是你嫡亲的姨妈,我可是你亲表姐,你真干得出来这种事?”

    许东拿眼一扫周琳,眼光冰冷如刺,周琳忍不住“退缩”了一下!

    许东冰冰冷冷的说:“你还知道你是我表姐?是我姨妈?两年前我父母过世,我家的财产落到你们手中,结果怎么样?我这两年念书的那点钱都没有,吃的差穿得差我也不计较,但我不能容忍你们还要诬陷我爸妈,你们想吞我的三十八万就明说吧,但你们为什么还要诬陷是我爸借了你们的钱?想想看,你们当年过得怎么样你们自己知道,还能有三十八万借给我爸?别说那个时候,就是你们现在,又能拿得出来三十八万借出来?”

    周琳顿时被“梗”住了!

    她其实也知道父母干的事,但平时“欺压”惯了许东,已经养成了出口就骂,出言就恼许东的习惯,而许东也只应该“逆来顺受”的承受,哪想得到他居然反抗了?

    周天奇和黄书瑜更是心知肚明,见许东把话都挑到了明处,牛向东既然为他出头出面,肯定也是知道内情的,在许东的事情上,他们怎么能不明白?

    周天奇哑口,黄书瑜无语,周琳喘气,这一家三口又是惊又是怕,又是从头凉到脚,这五百万已经没有可能被退还了,想想他们一家马上要面临的危险处境,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牛向东这时站起身又说道:“周天奇,我只有两个字送给你,那就是‘报应’,嗯,赶紧走吧,我要关门了!”

    牛向东一边说一边扭头对许东道:“许东,关门,我们出去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