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章节目录第七十三章 袁大脑壳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粥店外面看起来并不大,但进去后许东才现“内有洞天”!

    粥店外面只有两开间的门面,只有七八米的宽度,而里面居然长长的有二十多米的长度,一连排的雅间,前台后面也还有一道转角楼梯,显然二楼还有一层!

    雅间里几乎都传出来杂乱的说话声,看起来是粥店的生意火爆,客人众多。

    牟思晴见开间第一排的雅间里的客人刚好出来结账走人,当即对老板娘说:“我们要那间房!”

    老板娘马上就叫了服务员去打扫收拾,隔了几分钟收拾好后再请牟思晴和许东进去。

    许东进去后见这个房间并不大,大约只有**个平方,中间放了一张可以转动的圆桌,圆桌一周摆放着八张加了布垫的木椅,靠里的墙壁上挂了一台空调,前面是一整壁的玻璃墙,不过已经放下了窗帘子遮挡住了。

    牟思晴第一件事就是拉开了窗帘,从玻璃窗上望出去正好看到广场上那一群挖坑的人!

    挖坑的人似乎越来越多,甚至连刚刚结账出去的那几个人也加入了挖坑大军。

    许东诧道:“他们干什么?难道这个广场要栽树?”

    牟思晴笑了笑没有回答他,但许东忽然间醒悟:“哦,我知道了,他们是在挖宝?”

    牟思晴又是笑了笑,盯着那些人沉吟着,许东望着广场也注意起来,整个广场上都没有“宝气”出现,显然这个广场地面下肯定没有所谓的宝藏,那他们究竟在挖什么?

    进来上菜具的服务员一边摆放,一边说:“他们现在成天都在挖,却又没有哪一个再挖到什么……”

    许东饶有兴趣的问她:“那之前有人挖到了什么?”

    “喏……就在那儿……”服务员指了指窗外靠边沿的位置:“有个村民在那儿准备栽一棵桂花树,挖了一尺多深的坑时竟然挖到了一包袁大脑壳,这就引了挖宝热潮,据说……”

    说到这儿,服务员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说:“据说桑家村教场地面下埋有解放前大地主桑万清的大宝藏……”

    牟思晴扁扁嘴说:“我看都是想财想歪了脑壳!”

    许东知道服务员所说的“袁大脑壳”是“袁世凯”银元,是银制品,他父亲当年经手过很多,知道特点和行情,一枚袁大头普通品现在也要值七八百人民币,袁大头飞龙纪念币值五千元以上,袁大头共和纪念币值六千元以上,不过存世品绝大多数都是袁大头普通品,但如果量多,像服务员说挖出了“一包”,那至少也是十几枚以上,对普通人来说,也是一笔值几万的横财,横财的事谁不想?

    小的时候,许东也确定听说过“桑万清”的大名,这是铜城最有名气的历史人物之一,解放前屈一指的大地主,据说当时铜城市的警务力量只有三百多人,而桑万清私人的民团家丁武装就达千人,在当时算得上最先进的枪支武器八百余条,就凭他这份私人武装力量,当时的省一级大官员对桑万清也极为重视,只要事关“清敌剿匪”的会议都必把桑万清请去。

    解放前夕,桑万清知大势已去,把万贯家财埋藏在一个秘密地方,然后自杀身亡,宝藏的秘密,据说他连亲生儿子桑春方都没透露。

    桑万清的后代在解放后已经沦落为普通平民,而桑家宝藏的秘密也一直没有断绝传言,但也从来没有人真正找到过。

    不过这一次有人在桑家大院大坪,也就是现在的桑家教场上挖出一大包袁大头,顿时又把桑家宝藏的事翻了出来,搞得热火朝天!

    等服务员出去后,牟思晴才对许东说:“都是一群财迷,哪有什么宝藏?”

    许东反问她:“你怎么就知道没有宝藏?”

    牟思晴不置可否的回答:“我怎么就不知道?城关派出所有关于桑万清的历史档案,我被派来管这个事,自然查询了资料的,桑万清自杀身亡后,他的独生儿子桑春方向政府坦白了一切他所知道的信息,不过都没有关于宝藏方面的东西,桑春方是个‘软货’,禁不起恐吓逼问,而且他一生都过得相当穷困,按他少时极喜享受荣华富贵的性格,如果他有钱能不偷拿出来用?那是直到他死的时候都没曾再富余过一点点,他死后连棺材都没有,给他儿子用一床破席子包裹住埋了!”

    许东顿时沉吟起来,这应该是不假的,尤其是像桑春方那种人,要是他老子把秘密跟他说了,他怎么会“沉默”到死?

    桑家教场,也就是当年的桑家大院,现在满地的凹坑,显得无比的“沧桑”,许东瞧着这一片的“狼藉”不禁沉思起来。

    他是看清了这一片平地,但是没有哪个位置冒出一丁点的宝气,这应该是可以证明这片地面下是没有“宝藏”的,要不然是瞒不过他的眼睛!

    不过他一眼能看到的也就是这块大坪,而四周的老屋建筑物后以及其中,那都被遮掩住了,在那些老屋下有没有藏匿宝藏,他是看不到的。

    牟思晴见许东望着教场四周的建筑物沉思,也猜到他的想法,笑笑道:“你是不是觉得那些老屋下面会有玄机?嘿嘿,算了吧,解放后的铜城政府几乎把这些老屋地基下挖了个遍,掘地三米都没有任何现!”

    许东有些愕然,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心想等会儿喝了粥吃了早点后再到附近走一走,看一看,说不定会有什么现。

    牟思晴有些头疼,皱着眉儿叹息:“这些人都在胡乱挖,汪大华把这么个头疼的活儿扔给我,我更头疼,桑家教场是权属村民,不属于国有资产,挖不挖,那都是他们村民自个儿的事,我怎么管?之前有一个村民挖到的袁大头又不属于文物,不能收归国有,况且他是在自家门口挖出来的,谁也管不着……”

    像袁大头这种近代的货币不属于违禁品,不属于文物范畴,所以在民间市场上允许流通买卖,汪大华不给牟思晴这个新来的副所长分派重要事务,只给她摊派一些无足轻重的老太婆裹脚布一般儿的事情,又烦又累又不讨好,烦也烦死她了!

    服务员一会儿上粥了,一个大瓷煲,热腾腾的冒着汽雾。

    许东一早就表示不吃“蛇”,所以牟思晴点的是虾蟹粥,服务员给他们一人盛了一碗粥,牟思晴把粥碗摆到面前后随即不理,仍然盯着窗外出神。

    许东还真有些饿了,也不管牟思晴吃不吃,只管自己埋头喝粥了。

    这个粥确实味道很特别,许东还从来没来过这里吃过,当然,这两年多来,别说来吃这样美味的粥了,就是冷饭剩菜有得吃饱就不错了!

    粥还很烫,许东一边吹一边吃,两碗粥下肚后抬头看牟思晴,却见她依然没有动筷,很想把她那一碗已经“冷”了的粥端过来吃。

    牟思晴回过眼神,见许东满头大汗的样子,禁不住笑:“你那么急干嘛?这粥还多,不用抢,再说就算不够又再叫一锅就是,这是粥店,你还怕不够吃?”

    不过跟着又摇头道:“哦,对了,不行,你才刚刚好,按医疗常识来讲,你现在只能温饱,不能多吃,否则对身体无益!”

    “去……”许东毫不理会,一边吃一边说:“不吃饱才对身体有害,我饿得腿都打颤了,你还不给我吃饱?”

    牟思晴见许东这副“生龙活虎”的气势,笑了笑,也不管是不是不能多吃了,任由许东喝粥。

    一大锅粥给许东三下五除二的吃了个精光,唯独还剩下牟思晴面前那一碗。

    牟思晴笑着把面前的粥碗往许东那边一推,说:“把这碗也吃了吧,我还没觉得饿,不吃也行,要不再叫一锅来?”

    许东摸了摸肚子,摇着头道:“不要了,很饱了,你那碗还是你自己吃吧,我是真吃饱了!”

    “也好……”牟思晴拿了筷子挑了一点冷却了的粥送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想事,一缕青丝从额边滑落下来,遮挡了些许眼睛眉角,那模样儿简直无比的“惊艳”!

    许东心里都不禁暗赞:不得不说,牟思晴真的很美,他并不是喜欢她,但任谁面对着这么美丽不可方物的美女,那也是一种“享受”,漂亮的东西养眼,难怪会有“秀色可餐”这种词语流传,原来这种说法都是真的!

    今天的牟思晴并没有穿她的“制服”,而是穿着普通的短衫牛仔裤白球鞋,一副轻爽打扮,许东心想“人靠衣妆,佛靠金装”的说法也不完全对,至少牟思晴就是穿什么都好看的人。

    吃完粥,牟思晴叫服务员结账,一会儿,老板娘就笑嘻嘻的跑进来说:“不用了不用了,牟警官是贵客,免单……”

    牟思晴一瞪眼:“什么?你想贿赂我?想拉我下水?”

    那老板娘一呆,赶紧又陪着笑脸说:“不是不是,一共一百二十五块,就给一百二的整……整……整……就给一百二十五整吧!”

    这老板娘原想说给一百二整数的话,但一想到牟思晴刚刚说的话很“严重”,当即又变了回去,变成“一百二十五整”了。

    牟思晴点了点头,表情放缓和了道:“这就对了,该收多少就多少,也不要多,也不要少,我不想占便宜,也不想吃亏……”

    “是是是,是的,是的……”那老板娘一脸笑容的附合着。

    牟思晴把脸朝许东这边一侧,说:“你结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