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宝鉴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三章 大结局
    画完了草地,许东再次挥动豪笔,只在草地上点了几点,青青的草原上便出现一簇簇灿烂的花朵,花朵娇艳鲜嫩,让所有的人鼻子里几乎都嗅到阳春三月的气息。E小说┅  w`w-w`.-1`x`i-a`o-s-h-u`o`.`c-o-m

    只见许东画完地上的草地,又抬起头来,往天上一片涂抹,霎时之间,所有的人直觉得原本有些氤氲的城市天空,陡然间出现一片湛蓝。

    湛蓝的天上,在许东随意挥洒之下,稀稀落落的出现几朵白色的云彩,一幅生动精彩的原野风光,尽情的展现在所有的人眼前。

    所有的人,看着这幅被许东凭空画出来的画,都如痴如醉,思绪飞扬。

    所有的人心里几乎都只有一个念头——怎么会有这么美丽的地方!什么时候,我也能去到这个美丽的地方……

    胖子嬉笑着,看着许东凭空画出来的画,脸上的笑容却渐渐的消失。

    许东画出来的这个地方,胖子依稀记得,这是进入喜马拉雅山脉腹地,最后那一处牧场,也就是扎西生活的那一片牧场。

    只有青藏高原上才有如此湛蓝的天空,也只有那里的牧场,才会有这么美丽。

    可惜的是,那一片美丽的牧场,却是许东等人心里的痛的开始。

    所以,许东也好,胖子也好,对此记忆尤为深刻。

    现在这些人当中,也就只有许东跟胖子两个人去过那里,经历过那些,所以,许东画出来的这些,根本就是他跟胖子两个人的记忆。

    有这样的景色,在别人的眼里,那只是对美好陶醉、只是对向往的浮想联翩,但在许东跟胖子两个人心里,却是说不出的痛楚。

    许东画完草地,花簇,天空、白云,却依旧没有停下笔来的意思,手中的豪笔继续挥动,不多时,衔接天地之际,一位素装女子牵着一匹骏马姗姗行来。

    真的是姗姗行来,画中的天地之间,那女子缓缓朝着众人走来,走到花朵最是灿烂的地方,那女子放开手中的骏马,任由骏马撒欢儿跑开,那女子却矮身下去,伸出白皙的小手,采来一束五彩斑斓的鲜花。

    胖子凝神去看那女子的面目,很是惊异的现,那女子的面目,竟然是牟思晴!

    这就是了,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尽力了最大的隔阂,也就是到了这片草原牧场之后,两个人才和好如初,这自然是许东最为深刻的记忆。

    画中的牟思晴,将五彩斑斓的鲜花捧在手里凑到鼻翼边上,尽情的呼吸着花香。

    到了这时,许东却停下手中的豪笔,呆呆的看着画中的牟思晴一举一动,一笑一颦。

    在场上的人有许多都是认得牟思晴的,桑秋霞、艾芙迪罗、李四眼等人自不消说,桑秋雨等人也是跟牟思晴见过数面的,只不过他们这些人的记忆清析程度,远远不如许东,甚至连胖子都不如。

    所以,其他的人只是觉得画中的女子与记忆里的牟思晴十分神似,但在许东跟胖子两人眼里,那却就是真真实实的牟思晴。

    画中,一阵弱风拂过,牟思晴的伸手捋了捋被风拂得遮住脸庞的秀,手上一抖,却掉落数支刚刚采来的鲜花,鲜花坠落,飘飘摇摇。

    一刹那之间,整个画中的天地,满都是五彩斑斓的花朵,白的红的黄的粉的……各式各样各种颜色,从天上飘落下来。

    无数的花朵花瓣,渐渐聚拢,汇聚到牟思晴的身边、脚底,托起牟思晴,冉冉上升,而牟思晴却将手中的花朵,尽情的挥洒,犹如洛神天女,散放仙花。

    牟思晴挥洒着花朵,不住上升,直飞画中的九霄云外,直至整幅画卷渐渐模糊,消失。

    当胖子回过神来时,许东已经进到牛哥当铺多时,只是苏忆、刘茜等人俱是七嘴八舌的嚷着。

    “啊哟……太美了……”有人赞叹道。

    “哎呀!我怎么没想到要用手机拍下来啊……”有人很是失望。

    “我这手机……嗷……没开视频啊……”有人很是痛苦的叫道。

    “我光顾着去看,拿着手机却什么都没拍到啊……”懊丧的人,更是不在少数。

    “……”

    几乎所有的人都嚷嚷着,无一例外,都是因为各种这样的原因,没有能够记录下来这最为精彩的一刻。

    苏忆等人懊丧之余,少不了又悄悄蹿缀桑秋雨跟刘茜两个人:“你们两个,再去求求许大哥,要不然,回去之后,我们拿什么跟她们交代……”

    “是啊是啊,我过来的时候,都跟她们说好了,把最精彩的视频跟她们分享,要不然,就帮她们洗一个月袜子,秋雨,刘茜,你们救救我吧……”

    “我也是啊,回去跟他们没交代,就只能帮她们抄一个月的作业……”

    更有一个女孩子,几乎哭出来:“为了能来,我可是把这个月的零花钱都给她们了……”

    跟桑秋雨一起过来的几个男同学,稍微坚强一些,虽然一个个也都是哭丧着脸,但对桑秋雨却是拍着胸脯层层加码。

    “只要让偶录下一段,这个月,点名的时候,我都替你包了……”

    “收作业本这种事,以后我替你招呼着……”

    “这个月的卫生,我替你做了……”

    “你要再被老师训,哥替你扛……”

    “二班那混球儿再要敢打刘茜的主意,兄弟我替你削他……”

    桑秋雨跟刘茜两个人满面通红,到最后只得答应去找许东试试看。

    小赵师傅他们一班工人,虽然同样很是惋惜,但一个个也就一笑了之,毕竟他们是大人,对于没能记录下来一个精彩的魔术,自然不会表现得跟一班大毛孩子那样狂热。

    不过,所有的人都没注意到,街边的一辆车子里面,一个戴了遮阳帽、宽边大墨镜、连口鼻都用口罩遮住的人,怔忡了许久,才摘下墨镜,擦去眼里滚落出来的泪水,过了好一阵,这才再次戴上墨镜,动车子。

    坐在后座上的牟思怡看着手里的数码摄像机重播的画面,沉吟了良久,这才说道:“姐,你真的不打算理睬许东了……”

    开车子的人只从鼻子里面“唔”了一声,却不多说。

    牟思怡关上数码摄像机,一脸忧虑地说道:“可是我明明看见你在哭!”

    开车子的人依旧从鼻子里面“唔”了一声,只是专注的开着车子。

    牟思怡叹息了一声,又说道:“你每天都只拼命做着爸爸交给你的事情,真的就可以抹平你的伤痛?你真的可以放弃他?”

    开车的人突然间猛地踩了一脚刹车,使得车子像是撞到一堵墙上。

    “听着,我答应过你的事情,我就一定会做到,你担心这些干什么?”开车子的人转过头来,沉声说完这一句,然后又猛地松开刹车,车子立刻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猛地向前窜了出去。

    牟思怡好不容易稳住身子,紧紧地抓住扶手,这才说道:“现在我总算明白了,爱一个人,就得付出,而且是不求回报的付出,唉,姐,我是真的喜欢许东,所以,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牛哥当铺开张,要接待诸如龙秋生、牟远山之类的客人,又正式成批量的第一次往海外货,这一天,许东实实在在得给累得够呛,不过,回到家里的时候,许东却没有半点儿疲态,反而非常兴奋。

    一回到家里,许东便跟桑妈妈、桑秋霞、胖子等人说,从龙秋生那里,许东终于知道幽冥神草的准确出处——的确是远在欧洲一处偏僻的地方。

    所以,许东决定立刻就动身,带着乔雁雪一起,去欧洲看看。

    许东还跟桑秋霞说,现在家里的两处铺子,已经是走上了正轨,各方面交给桑秋霞跟胖子等人,许东也很放心。

    所以,许东打算明天一早,就带着乔雁雪离开一阵。

    第二天一早,许东起来,却现胖子这家伙早就坐在了客厅里面,旁边还放着一口行李箱。

    许东很是有些愕然,问道:“胖子,你这是干什么,不是说好你在家里陪着秋霞她们的么?”

    胖子“嘿嘿”的苦笑了两声,说道:“以前走什么地方,没有我就有老大,一路上照顾着你,现在,老大没了消息,我不去照顾你,还能有谁去?”

    许东眼里一阵酸,说实话,每次出去,谁照顾着谁,谁心里都很清楚,但胖子这家伙,就这一点没得说——就算是在拖累许东,胖子也绝不放弃跟许东一起并肩而行。

    这一次去到欧洲寻找幽冥神草,一路上,许东又要照顾昏睡不醒的乔雁雪,又要照顾自己,一个人肯定是忙不过来,但除了胖子,也就再没有其他的帮手了,胖子不去谁去!

    等桑秋霞等人起来,胖子跟桑妈妈等人说了,桑妈妈第一个赞同,兄弟之间,有什么事,无论能力大小,那都得并肩应付,这才是真正的兄弟。

    桑秋霞也是点着头说,昨天晚上胖子没表示,桑秋霞心里还正不高兴呢,幸好胖子现在做出决定,要不然,自己还真有些看不起胖子了。

    说着,艾芙迪罗也过来,要去跟许东和胖子两人送行。

    许东跟胖子两个人当下用轮椅推了乔雁雪,直接赶到机场。

    到了候机大厅,桑秋霞跟艾芙迪罗两个人帮许东跟胖子两个人安排妥当,两个人又眼泪汪汪的,对许东跟胖子两个千叮咛万嘱咐,实在是难分难舍。

    眼看再有十来分钟就到了登机的时间,胖子突然间盯着许东背后,大张着嘴,眼里露出怪异至极的神色。

    许东见胖子神色怪异,忍不住回头看去,一看之下,许东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牟思晴穿着一身纤巧的黑色皮装,拖着一个拉杆行李箱,姗姗的朝着许东等人走来。

    “思晴……”许东不由自主的大叫了一声。

    好久都没有牟思晴的消息,陡然之间见到牟思晴,许东激动得就只剩下“思晴”这两个字。

    牟思晴走到许东、胖子等人跟前,低头看了一眼乔雁雪,这才很是平静地说道:“刚刚才知道你们要去欧洲,所以我赶了过来。”

    牟思晴的语气很是平淡,就像原本就是跟许东等人约好了,只不过是迟到了片刻,而且又没误事的那种平淡。

    “老大,你……”胖子也是激动得半晌才从嘴里蹦出来这三个字。

    “还叫我‘老大’?”牟思晴瞪了一眼胖子,嗔道。

    “对对对……”胖子一迭声的叫道:“是不能再叫‘老大’了,应该叫‘嫂子’!”

    桑秋霞悄悄拽了胖子,往后退开了些,把空间和时间,留给许东跟牟思晴两人。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