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仙侠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六章 规矩双尺 如意神梭
    郝管事事先早已打听清楚张衍居处,领命之后带着两个随从奔向望星峰。E小说Ww『W.*1XIAOSHUO.COM

    他久在杜家,也曾练气求道,只是受资质所限不能开脉破关,不过驱动法宝却也不在话下。

    他在杜氏门中本是个下人,这次随着少主杜悠一起来到凕沧派下院,终于感觉到有了出头之日,现在更有机会亲自来拘拿一名入门弟子,心中不免得意。

    他一路来到张衍洞府门前,也不通告,推门大刺刺地走到里侧,故意不拿正眼去看洞府内的人等,装模作样地说道张衍何在?”

    张衍原本正想处理被罗萧塞在鼎中的林通,却突然见郝管事旁若无人地闯进来,神色顿时一冷,道汝是何人?”

    郝管事双手负后,昂道张衍,我乃为下院管事,今日下院大弟子杜悠召集众弟子前往偏殿议事,众人皆去,为何独独你不去?我奉少主之命,特来拿你问话,还不下跪领罪?”

    下院大弟子?杜悠?

    张衍微觉疑惑,随即马上警觉起来。

    想来是下院的情势生了变化?他看了看对方架势,心中顿觉恍然,冷笑道有罪无罪暂且不论,我乃入门弟子,你一介奴仆,也敢来拿我?”

    “废话少说,你是自缚双手还是等我来拿?”郝管事虽然手拿法宝,但张衍毕竟是“凶名”在外,而且法力修为都远在他之上,再加上张衍身形雄伟,他心中其实也是紧张。

    就在郝管事将那把“拘矩尺”举起来的一瞬间,张衍突然浑身一紧,汗毛乍起,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从那把尺上面传了,只是那股庞大的气机上就可以辨认出这是一件威力极大的法器。

    张衍面色凝重,手掌悄然往袖口里一摸,握住了一件,这是宁冲玄赐予他的护身之物,也不有多少用处。

    郝管事见张衍果然不肯就范,暗道这是你寻死,怪我不得,他一把将“拘矩尺”举起,正要放出打人,哪还没等他动手,突然手里一空。

    下一刻,他目瞪口呆看着一个美貌女子正把“拘矩尺”兴致勃勃地拿在手中把玩。

    郝管事一阵恍惚,半天才回过神来,忍不住叫了起来快将法宝还我”

    罗萧“呸”了一声,不屑道你这等炼制粗劣的法器也敢冒称法宝?”

    郝管事气急欲狂,道你这贱婢,我乃杜氏管事,你可知我杜氏,杜……”

    张衍摇了摇头,不欲与他啰嗦,上前两步抓住他的手臂往外一甩,郝管事整个人就被扔了出去。

    洞府之外是栈道,郝管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幸好张衍下手力度自有分寸,他手忙脚乱之下总算牢牢攀住了栈道,否则说不定就此摔个粉身碎骨,两个随从见势不妙,连忙将他拉了上来。

    郝管事吃了苦头,哪里还敢留在这里久留?顿时惊惶失措地跑了。

    张衍脸色沉了下来,闭关前他在艾仲文那里听闻郑循回家族中开脉,现在想来这杜悠自称下院大弟子,一定是接替了郑循原本的位置。

    他也大致猜得出这个杜悠到底打得主意。看来没有一个震慑众人的实力或者身份终究不妥。

    宁冲玄送给他的,说不得今日就要借用一下了。

    罗萧拿起“拘矩尺”把玩了几下,突然她眼珠一转,嘻嘻一笑,似乎想到了鬼主意,她将在鼎里昏迷不醒的林通一把从里面拎起来,然后把这把尺塞到了林通的衣袖里。

    张衍看了她一眼,道你这是做?”

    罗萧拍了拍手,得意道若我猜得不,此尺定是一对,你坐看好戏便是”

    杜悠在大殿上苦等了两个时辰,正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灰头土脸的郝管事这才,一进入大殿中,他就趴在大殿上哭诉道少主息怒,老奴大意失手,致使法宝被张衍夺去,求少主责罚。”

    杜悠张了张嘴,顿时大怒,指着郝管事骂道胡说,张衍不过是一筑元修士,我那法宝明气期下皆可打翻,会被他夺走?”

    郝管事哭丧着脸说道法宝虽好,只是还未等老奴使出,便,便被张衍夺去……”他本想说是被一个婢女夺走,但是话到嘴边却又怕丢了面子,所以又立刻改了口。

    杜悠暗骂一声废物,这郝管事也是他从杜氏中带来,并不是他所属意,现在越看越觉得讨厌,脸一沉,道丢失法宝,要你何用”

    郝管事身躯一颤,他熟知杜悠性情,他下来想干,立刻就叫饶……”

    还没等他说完,大殿上白光一闪,“咔嚓”一声,他已经头颅崩裂,毙命当场。

    杜悠伸手轻轻一召,一把荧光透亮,薄同蝉翼的玉尺就回到了他的手心中。

    林远在旁边看的眼皮一跳,这个杜悠手中法宝竟然还不止一件?

    杜悠皱着眉头把法诀来回掐了几遍,总是不得法器回应,在他想来是应是此宝被人压住,脱身不得。

    人可以死,法器万万不能丢失。

    他冷笑一声,道张衍,你真以为我的法器好拿的么?”

    此刻他手中这把尺名为“定规尺”,与那把“拘矩尺”本为一对,主尺副尺之间能相互吸引。

    杜悠心中默念一句法诀,道了声去”只见一道白光从他手中飞起,瞬间就穿出了大殿。

    片刻之后,两道白芒飞回大殿,稳稳地落在了他的手中,正是那一对玉尺。

    他心中默默一察,“定规尺”已经取过了人的性命,唇角微微一翘,回身指了指身边两个力士,道尔等去把张衍尸抬回。”

    两名立时应诺一声,告退下殿。

    杜悠环视了周围一圈,慢悠悠说道诸位师弟,且等候片刻,张衍如此桀骜,在下身为下院大弟子,自然会给你等一个交代。”

    包括林远在内的二十八人都是眼观鼻,鼻观心,谁都没有开口。

    杜悠也不在意,等把张衍尸抬来,这些人自然会晓得他的手段。

    两名力士脚程极快,大约半个时辰,他们就返回复命。

    杜悠按捺不住,急声问张衍何在?”

    力士回答道张衍就在殿外。”

    杜悠满意点头,道来人,把尸抬上来。”

    力士犹豫了一下,然后一挥手,两名长随就把一具鲜血淋漓的尸体抬了上来,这个人连头颅被打碎了,面目已经模糊不清。

    众弟子暗暗摇头,虽然他们都看不起张衍出身,但是倒也认为张衍也算得上是一个人杰,在地门道上的所作所为也是让人佩服,没想到今天居然死在一个竖子手中。也算是他时运不济了。

    杜悠扫视了众人一眼,见众人眼中似有惧色,不免得意,用手指了指尸体,拿腔作势问道这就是张衍?”

    本来这句话并没想要人作答,那名力士却面有迟疑之色,道这,这人似是张衍……”

    “似是张衍?”杜悠头一转,猛地盯着这名力士。

    力士吓了一跳,刚才郝总管被打死的时候他也在场,不由吞吞吐吐说道有一人在门外候着,自称也是张衍……”

    杜悠大怒,指着尸体道那人是张衍,这人也是张衍,下院到底有几个张衍?”

    外面传来一声清朗的声音,“被打死这人,这是林远师的族弟林通。”

    “?”林远一怔,随即失声道张衍?你……”

    一个高大的人影在众人目注下走进大殿,不是张衍又是谁?

    林远心中一抽,那被打死的这人,难道还真是林通?

    张衍走到大殿当中站定,他面色平静,先向众人一拱手,然后才时候道适才我在洞府内与林兄相谈甚欢,突一恶奴出来说要拘拿于我,林兄气愤不过,与那恶奴争执了几句,随后那恶奴又欲伤人,于是林兄便将此人手中玉尺夺下,收在怀里,说是要日后由他再还给此宝主人,哪那恶奴走后未久,突又飞来一尺,当场打中林师弟头颅,致他死于非命。”

    他叹了一声,言语中不甚唏嘘,“我与林兄一向交好,钦佩他的为人,没想到他今日竟然死在小人之手,可惜可叹。”

    林远面色古怪,他当然族弟林通的脾气,去张衍那里准不见得有好事,不过现在却只能顺着张衍话头说下去,难道他还能说林通见宝起意,自寻死路?

    再说,林通也是他的族弟,现在无故打死,即便为了的脸面也要出来维护张衍的说辞。

    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禁一阵腻歪。

    “你就是张衍?”杜悠接连两次出手都落空,使得他在同门之间大大丢了脸面,此刻还被张衍讽刺为“小人”,他早已怒如狂,双目红地看着张衍,突然大叫一声,两道白光从他手中飞起,直扑张衍。

    张衍眼神一凝,看到两把尺当头飞下,他亦是一挥手,袖中却是飞出一道青芒,空中“咔咔”骤然响起两声如断金石的声响,两把本来白光湛湛的玉尺居然齐齐掉落下来。

    林远见状,不觉失声道灵器?”

    众弟子皆是大惊,这可是有了灵性的灵器,心随意动,相比杜悠的那些还需要驱动法诀的法器不知胜了多少。

    今天杜悠不断拿出法器打人,已经让众人感叹杜氏的大手笔,没想到张衍身上居然身怀灵器?

    这张衍到底是何来历?

    艾仲文说此人来历不凡,难道说还真是某个世家故意深埋起来培养的弟子不成?

    一,众人望向张衍的目光顿时复杂起来。

    ……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