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仙侠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一章 阴阳贝王 玄珠谁主(三)
    张衍吞下玄珠后,旋即坐下运功炼化。E小说WwㄟW.%1XIAOSHUO.COM

    罗萧在洞府内转了几圈,目光落在了杜悠身上,想起此人倒地时似乎想拿出来,她不禁起了好奇之心。

    她走到杜悠身侧,弯下身来在他身上摸索了一阵,从对方衣袖中取出了一只袖囊。

    “哼,听闻合林杜氏势力横跨东华洲三大门派,果然豪阔,乾坤袖囊竟拿来给一还未开脉的子弟使用。”

    乾坤袖囊是玄门修士用来放置私物的法宝,一个门派中,通常只有修为在明气期之上,还要立下功勋的弟子才可获得,就算罗萧曾经斩杀的那名玄光期弟子身上未曾有过,她没想到这个杜悠还未开脉竟然已经先得了一只。

    在囊中搜寻了一翻,本来她并没有抱太大希望,只想着翻到一些丹药也就聊以自*了,结果却让她颇觉意外。

    先是拿出了一方黑沉沉的砚台,接着又了一支云纹朱笔。

    她惊奇道咦,这莫非是杜德那厮的‘荡魂砚’和‘宣命笔’?”她恨恨踢了一脚人事不知的杜悠,啐道呸,幸好本姑娘出手快,不然还真要着了你小子的道。”

    在法宝上摸索了一阵后,她嘴角翘起一抹笑意,“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将这两件法宝炼化了,哼,如此宝在他人手中,我还不敢强夺,可你这还未开脉的小子却不在话下。”

    她伸手一抹,极为粗暴的将两件法宝上的那一丝心血精元抹去,使得它们彻底变成了无主之物,虽然此举会使得宝物威力有所减损,但是她并不在乎,只要眼下能用就行,日后再炼化就是了。

    “有这两件宝物在手,若是与杜博一战,即便不敌,也可从容退走。”

    将两只法宝收好,她继续又翻动起那只袖囊,却迎来了更大的惊喜,“咦,踞云飞舟?好”

    “武玄金匕?落你手中,当真是明珠暗投”

    “大元丹?居然如此之多?好阔绰的小子……”

    “这是……恶盐散……呸”

    罗萧像是怕被弄脏手一样,将一包药散丢到了一边,她继续翻弄,又搜出来零零落落的一大堆,最后拿出来的却是几本道书,她的目光落到了其中一本道书上。

    “太乙金书?”

    罗萧吃了一惊,这可是人身修士中赫赫有名的功法,据传练成之后,在明气期时便能销金熔铁,化气成剑,若是能一路练到玄光期,周身所生出的玄光简直能媲美飞剑法宝。

    这次杜悠本为开脉而来,为确保万无一失,道书,丹药,法器,一样不缺。而这本道书,则是他**杜萝用了好些杜家的人情,这才从一位高人处苦苦求来的。

    杜悠对这本母亲在临行前送与他的道书视若珍宝,一直贴身置放。

    罗萧看了一眼已经入静的张衍,嘻嘻一笑,道张道友,这位杜可对你倒是大方,连奴家都有几分嫉妒道友的运气呢,这可是只有上中品的脉象才可修炼的明气期功法,就看你此番开脉后有没有这个造化了。”

    张衍现在已经封闭了五感五识,对罗萧的话充耳不闻。

    玄元内参妙录的功法异常凶险,虽然他早已在残玉中摸熟了功法,但仍旧不敢掉以轻心,翼翼的引导着气机在经脉中行走。

    玄珠一吞入腹中后,先是一股凉沁沁的冷流沉入丹田,像是咽了一块万载玄冰进来,四肢百骸的血脉骤然一缩,寒气直冲顶门,接着玄珠又分出一股热气,自胸至腹,一路下行,涌至两脚足心。

    两股气脉一阴一阳,分而占据身体上下两端,不像是同出一源,倒像是临阵之敌,隔岸对峙。

    张衍,这是两只贝王**后,所孕出的玄珠还未臻至最完满的缘故,不过也恰在此时他吞下最为合适,若再晚上一步,则阴阳交融,贝子破珠而出,那便再无希望了。

    开脉第一步,他便是要引导那两股气脉合二为一,使得玄珠内的精华为他所用。

    起初他先是各从阴阳两气中抽取一丝出来缓慢融合,这是对他气机掌控程度的考验,两股气机交汇时,各自所抽取的分量必须等同,多一分不可,少一分也不行。

    只是没多久他就,有了先前运用气机的经验,他这么做起来简直轻松无比,毫不吃力,索性一口气抽取了百多条气脉出来一起在经脉中往返运转。

    不多时,他便将两股气脉彻底融为一体,收藏于腹中,沉甸甸如纳铅汞。

    到了此时,开脉之前所需一切条件皆以完备。

    接下来便是运转心法,用元真之气裹住玄珠药力,游走各处经窍秘穴,冲开限制自身的诸般桎梏,斩断捆缚人身通往仙道的枷锁,一举辟出一身适合修炼上乘道法仙人之躯

    宁神收心,张衍运起已经熟络之极的玄元法诀在经脉中行走起来。

    不久之后,他就这“玄元内参妙录”简直是为炼化玄珠而量身定做的,身体各个根枝末节,哪怕最隐蔽的穴窍经脉都随着法诀的运转而被反复涤荡了一遍,玄珠内孕集的药力一丝一毫也没有浪费,完完全全被他炼化了身体各个角落中,没有一处不曾顾及到的。

    此时,他感到的心脏像打鼓一样擂动起来,浑身澎湃的血液哗啦啦在耳边如潮而响,每处窍穴都在勃勃而动,底下的运转的气机像是要从皮肤下面冲出来,仿若有一把锤头在不停敲打着身体的各个部位,连骨节和筋膜也一起颤动了起来。

    他不去理会这些动静,只是守住心神,一门心思挪移搬运。

    待到整篇法诀运转顺利下来,气机归入各处丹窍后,他陡然觉得四周一静。

    这是一种静到极致的感觉,仿佛天地未开,鸿蒙未判,无一物生成的玄妙状态。

    他恍恍惚忘却己身天地,心神意识似有若无。

    在这虚静中不过了多久,蓦然,一点灵光自心头升起,自问我是谁?”

    答曰我便是我,我不是我,我也是我,我还是我。”

    这番明悟一出,只听到“锵锵”一声如刀剑相撞的声音,又仿佛是一把已经被锈蚀的斑驳锁头掉落在地。

    陡然间,像是去了束缚般,浑身骤然一轻

    一直在为张衍护法的罗萧霍然起身,美目中异彩涟涟,欣喜道玄音一出,金锁自落,恭贺道友自此为吾道中人矣”

    她又抬眼看去,只见混沌状的雾气从张衍的背后显现出来,它浑作一团,玄幽难辨,望之茫茫不可测度。

    这是张衍开脉后所显现出来的脉象。

    罗萧一怔,即便以她的见识,也看得一阵迷惑,这是脉象?

    脉象决定了一个人开脉之后的相属,分为上中下三品。

    下品脉象各种奇异古怪的相属都有,例如风云雷电,花鸟兽虫,中品脉象分为五行之属,最上等的上品脉象则只有阴阳两属。

    而张衍所开脉象却是一团云雾状的气体,这像是只有下品脉象才有的“雾相”。

    难道是……下品么?

    不可能

    罗萧摇头,要说集合了玄元妙录再加上贝子玄珠的所开的脉象是下品,她是决计不信的。

    她脑海中生出一念头,莫非张衍所开的脉象,已然凌驾于上品之上么?这个想法让她也不自觉吓了一跳。

    玄门中人虽然开脉时都用尽方法,力图使得凝出脉象跨入上品,但这不仅仅看玉液华池的功效和开脉法诀的上乘与否,还要看的机缘悟性。

    能开出上品已是难得,如郑循开出上下品的脉象,已被认为是前途无量,上中品少之又少,上上品只在传闻中听说,但有此际遇者无一不是在玄门中有着赫赫声威的人物。

    而这不是没有原因的,越是上品的脉象,所能修炼的功法也越多,而那些下品的脉象虽然独特奇异,但是也注定了他们所修炼的功法选择面较少,想找到一本适合的功法无疑非常困难。

    如若张衍脉象一跃而居于上品之上,罗萧目光也透着些许复杂,她实在想象不出,这个人到最后又能有怎样的成就?第一次,她为是否要解除精元血誓而动摇起来。

    此时,张衍那边又有了动静,只见那混沌云雾状的异象一收,齐齐往他的眉心深处收拢了进去,最后在那里凝结出一个淡淡竖痕,看到罗萧又是一阵茫然。

    脉象为气脉虚气所显,能凝化出实质表象?她突然觉得所知的一切,还不足以看透这个人身上此时所出现的种种不可思议之处。

    张衍双目一睁,那一瞬间迸出的精芒竟然将整个洞穴闪了一闪。

    他长身而起,只觉得周身轻灵无比,举手投足飘飘如驾云,一切都不一样了,仿佛换了一具身躯。

    事实上,他现在已经不能称为一个“人”了,仙脉一开,已然半只脚踏入了仙道修士的行列之中。

    等回到苍梧山之后,再请上师评鉴脉象,之后便能得入上院,修习更为上乘的道诀法门

    ……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