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仙侠 > 大道争锋 > 第十三章 推波助澜 借刀杀人
    唤命玉牌一出,力士皆有元灵精血控制,当即有六名蹈海力士冲了进来。E小Ω┡说Ww』W. 1XIAOSHUO.COM

    封汲一听张衍喊出身份,也是一愣,但见蹈海力士人数不多,不禁胆气一壮,眼底飘过几丝不屑,不管对方是不是虚言恫吓,只要拿了丹药之后能杀出去谁也拿他没有办法。

    是以他非但不见害怕,反见兴奋,叫嚷道各位师兄师弟,这人竟敢欺辱我六川四岛之人,不要顾忌,出了事自有苏师兄会替我们担待,与我抢了丹药再走”

    这二十多人也是不怕惹事之人,闻言俱都一起鼓噪起来,各色法器飞剑纷纷亮相,向着这几名蹈海力士招呼了。

    蹈海力士法力真元相当于一名明气二重修士,浑身上下元真入骨,如精铁锻打,寻常飞剑灵气皆不能伤,不过他们比之搬山力士毕竟还是差了一个层次,遇到法器却一样遮拦不住,顷刻间就三人被砸翻在地,生死不知。

    更有许多人打的兴起,有几件法器同时向张衍招呼,不过在被他信手连破几个之后都是一脸心疼,不敢再找他麻烦。

    此时谁都没有察觉到,张衍脸上那若有若无的一丝嘲弄。

    他本可唤来搬山力士,可却偏偏只喊了六名蹈海力士出来,正是要给对方留有反抗的余地。

    在他看来,一个封汲的分量够?只是个小蚂蚁而已,这件事不求将整个六川四岛的人都拖下水,至不济要把封氏拉下泥沼,让他们尝尝被人算计的滋味。

    袭刺真传弟子,在亮明身份仍然围攻不止,视门规如无物,这所作所为这往大里说,简直等同于叛门了。

    所以这件事闹的越大,对他越有利。

    看看蹈海力士伤亡的差不多了,张衍觉得时机以至,唤命玉牌一召,便有三名搬山力士寻令而至,他们根本无惧那些法宝轰击在身上,走上前去,伸手一拍便打倒一人,顷刻间将这二十多人悉数拿下。

    收了法器,将这群人用精炼过的绳索捆了,全部扔在堂下,听他们嘴里叫骂不绝,张衍又命人把他们嘴都给堵上。他则走到桌案边,取过纸笔,言简意赅写了一封书信,又唤来一名力士,给了他一只飞舟,叮嘱他将此信务必交到宁冲玄手中。

    目注那名力士走出门去,他又看了一眼堂下那些望向的忿恨眼神,不禁冷然一笑,暗道宁师兄,这出戏开始的桥段已经给你搭好了,就看接下来你唱下去了。”

    张衍入上院后,一直为宁冲玄看好,并且以前者真传弟子的身份,一旦得师徒一脉认可,可预见将来必定是师徒一脉的嫡系中坚,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封商横插一手,将他扔去给了周崇举做徒弟,使得宁冲玄一番打算全都落了空。

    要说这事宁冲玄和他背后的师徒一脉不恼怒是没可能的,只是他找不到合适的借口作,而袭刺围攻真传弟子的罪名,却已是足够用了。

    而且当初争夺贝场时,宁冲玄坐视五名世家真传弟子被杀,其后追捕罗萧无果,于是杜,郑几家联合起来向掌门一系难。

    那时贝场刚刚从三泊湖妖处夺下,各方利益分配未定,诸多世家试图攫取更多利益,心有所图,亦是纷纷跟上,眼看有愈演愈烈之势,师徒一脉当机立断,将贝王真露送于杜氏开脉,又安排郑循提前开脉进入上院,底下又谈了几个密议,总算安抚了这两家,迅将摆平此事,但仍旧免不了一些损失。

    前番听周崇举所言,如今各方利益已经划分妥当,师徒一脉缓过手来,肯定是要找个机会还,而今日张衍却把这么大的把柄送到门上,对方没有理由不接。

    退一步说,万一师徒一脉对此事真的置之不理,他退而求其次,取封汲一命,也能报这次被封商算计之仇。

    无论如何,他是此事的赢家。

    张衍一笑,正准备下令将这地下一众人关起来时,一个人却突然冲入了大堂,只听他气急败坏地喊道谁捆的,谁捆的,快把他们放了”

    张衍看了此人一眼,立刻认出了这个人的来历,原来是丹鼎院中仅次于周崇举的窦明,于是出言道窦副掌院,何必如此大声,是我叫人把他们捆起来的。”

    “你……张,张师弟?”

    窦明皱着眉头,他勉强压住怒火,指着下方说道张师弟,你可知这些人的来历?”

    张衍若无其事地说道自然知晓,六川四岛真传弟子的亲族罢了。”

    窦明怒道既知他们来历,还不把他们放了?难道你想惹祸上身不成?”

    张衍不禁冷笑,道惹祸上身?他们刚刚竟敢袭刺于我,我看放了他们才是惹祸上身吧?无小说网不少字”

    听闻其中有此缘故,窦明也是一怔,随即咳嗽了一声,换上了一副较为缓和口气,道张师弟,些许小事,何须放在心上?他们都是真传弟子的亲族,岂能真做出戕害同门的事情?不过是个误会,且眼下你也教训过了,我看放了吧。”

    张衍一挑眉毛,道怪了,窦副掌院怕六川四岛的真传弟子,难道就不怕我这个真传弟子么?”

    窦副掌院一愣,顿时有些语塞,在他眼里张衍确实比不上这些人,被“配”来丹鼎院的有何前途可言?

    可是张衍得罪的起,他却得罪不起,要,德檀阁直接为他所辖,将来难免会找的麻烦,心下盘算了一遍,上前低声道张师弟,你可那只灵兽却何来历?那是苏奕昂豢养的灵兽他可那是五大姓之一的秦阳苏氏的弟子。”

    张衍淡淡道凡间尚有言,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难道因为他是苏氏弟子就可以不守门规,就可以随意袭刺真传弟子了么?”

    见苏氏弟子的身份吓不住张衍,窦明急道苏奕昂并不如何,只是他乃是苏奕鸿的胞弟,张师弟应该有也所耳闻,此人平素最为护短,若是开罪了他胞弟,说不定会改日就会找上门来,到时候师弟可别躲起来。”

    “苏奕鸿?”

    张衍想了想,这个苏奕鸿倒的确是好大名声,往日在下院时,也曾被艾仲文反复提及。

    据说人在母胎中就被灵液滋养,玉药蒸煮,由他**耗精血日夜孕育、十六年而诞,一出生便是灵光聚顶,开脉之身,脉象乃是上上少阳之脉,如今修炼三十八载,已经是化丹高手,在玄光境界时便有斩杀化丹修士的战绩,的确不是个简单人物。

    不过实力再强又能如何?

    张衍冷笑一声,他一个人还能与一家一门的势力相比么?他今天整得这些人哪个人背后没有后台?

    他敢这么做,自然有这么做的底气

    身为真传弟子,居然被一群小辈连番袭击,法理何在?门规何在?上下尊卑何在?

    除非凕沧派今日就散伙,否则明面上必须站在这一边,维护这份规矩法统,否则此例一开,变得真传弟子人人可以袭杀,门派岂能长久?

    今天他拿住道理,裹挟大势,正是洪流滚滚,势不可挡,顺之者生,逆之者亡,任他苏奕鸿如何厉害,岂能与他背后大势相抗衡?

    若是此人识相那还罢了,若是没有眼色,冲上来不摔个粉身碎骨,也要让他撞个头破血流。

    是以任凭窦明接下来说,张衍都是一概不理。

    窦明见始终无法说服他,最后也是放弃这个打算,他冷嘲道张师弟不听规劝,我阻不住你,望你过些时日还有这身硬骨我就眼不见为净了告辞”

    张衍拱拱手,道窦师兄好走,不送。”

    窦明一走,张衍拍案而起,道左右力士,将这些人全部用云阳金锁锁住,丢到地窖里关好,不许走脱一个”

    张衍袍袖一拂,踏出德檀阁大门,驾起飞舟,往周崇举居处飞去。

    未出半个时辰,他就到了鱼船,待见到了周崇举之面,他便将此事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周崇举听后,略一思索便明了他的用意,哈哈一笑,道师弟此举虽是针对封氏而去,不过却必须要将那六川四岛的一众世家拉下水,不然目标太小,师徒一脉可无法中攫取足够好处,我问你,此事你有几成把握?”

    张衍想了想,道六成。”

    “六成,嗯,不,不过恐怕火候还差了一分,此事成败在于上下一起力,我且助你一把。”周崇举抚了抚胡须,道掌门近日正好有事倚仗于我,我出面为你去讨个公道,他必会顺水推舟,卖我个面子,成事可能当在八成以上。”

    张衍神色一动,拱手道如此,就仰仗师兄了。”

    周崇举温言道师弟何须客气,你可是今日要回洞府了?”

    张衍点头,道本来也只是装装样子,今日既然已与封氏撕破脸皮,何必在此多留?且他们下来也自顾不暇了吧?无小说网不少字”

    周崇举赞同道你说得不,门中弟子禁私斗,这事一出,也无人会在这个时候来为难于你,就算那些小辈没眼色,难道那些老家伙还看不明白么?此刻你正是好时机,你需得抓紧提升修为,毕竟这才是根本。”

    “师兄说得是。”张衍顿了顿,又道前日观师兄著述,师兄的炼丹术神妙无方,我深研了一番,感到受益无穷。”

    周崇举听出张衍话中之意,不禁面露喜色,道你有兴趣就好,就怕你不在乎我这点小道,对了,你且等等,”他回转里侧,出来之后拿了一瓶丹药,道此是我为配合修炼炼丹术炼制的丹药,你都拿去吧。”

    张衍接过丹药,点头谢过,便与周崇举告辞。

    走出鱼船后。他望向天空,暗道封商,我已出招,你如何回应?”微微一笑,法诀一掐,飞舟腾空而起,回转灵页岛去了。

    ……

    ……

    p:今天晚了,第二更可能很晚。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