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仙侠 > 大道争锋 > 第十七章 天发杀机屠满楼(中)
    天上明月皎皎,光洁如洗,如泼水一般照将下来,张衍胸口“趁月心玦”轻轻颤动起来,自觉气机运转度几乎是平时一倍,不由暗道此乃天助我”

    “天杀机,移星易宿,地杀机,龙蛇起6,人杀机,天地反复”他站在栏杆边,抚着手中的如意神梭,手指一弹,出“当”的一声,双目射出如冷电一般的光芒,道今日,你当饱饮鲜血。E小说WwんW.』1XIAOSHUO.COM”

    守在楼道口的三名蹈海力士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却没听清楚他在说,此时只见张衍侧对着他们袍袖一挥,一道青濯濯的光芒迎面呼吸而至,一个盘旋,三人还未反应,头颅便掉了下来,青芒在空中又是一绕,斩碎三人元灵,往另一处楼道口飞去,待飞回手中时,另一侧也没了呼吸声。

    张衍振了振袍袖下摆,不紧不慢向旁侧的房间走去。

    这里都是那些炼丹师的居处,不过这十一人个个是窦明原先的亲信。

    炼丹师开脉之后,需熬练几十年的“三窍术”,身上半点乾坤之气也无,此刻还都是在睡梦中,最好对付不过,张衍破开房门,一指点死一个,再顺手拍散元灵。

    来到最后一个房间时,刚推开房门,却见一人猛地从床上翻起,手中长剑一声不吭向他刺来,张衍冷哼了一声,一股白气从他鼻子喷出,正中那个人的面颊,那人“啊呀”一声如遭锤击,飞出去“砰”的一声倒在了身后的榻上。

    张衍走前两步,居高临下看了下来,他双目视黑夜如白昼,就算不用烛火,也能认出此人就是窦明,此刻对方捂住流血的双眼,一边后缩,一边喊道张衍,此去水国,你还需我等炼丹,我,我对你还有用……”

    张衍一叹,道害大于用也。”上前翻掌一拍,将窦明拍死,再张口一吹,将他元灵吹散。

    走出房门,他缓步向第五层走去。

    却感觉底下气机驳杂,似乎有二十多人,而且好像有人已经察觉到了楼上的动静,有一蹈海力士匆匆上楼,却感觉到前路被阻,猛一抬头,一个人影正站在正前方,惊呼道你……”

    张衍“哈”的一声吐出一口浊气,“噗嗤”一声将此人额头开了一个圆洞,再一脚蹬在他的胸口,尸体顺着楼板骨碌碌一路滚落下去。

    底下一阵喧哗。

    “人?”

    “丁老大被杀了”

    “赵二,快快拉警铃”

    “那是?遭了”

    第五层一共有二十三名翻江力士,实力比蹈海力士还要差上一等,他们事先并不知晓除去张衍的计划,此刻见一道青芒划过,几根警铃绳线悉数断绝,由于带头之人已经被张衍杀了,顿时乱成一片。

    见张衍缓步下来,他们都是怔愣在那里,脸上浮起茫然之色,有些不明所以,还以为是这个修士对丁五不满,所以随手打杀了。

    张衍不理他们,手一挥,如意神梭绕场一匝,待他下到六层时,五层满地都是人头滚落,连元灵也被一并抹了。

    第六层中,一个原本端坐蒲团的修士突然双目一睁,身躯一晃,便挡在了张衍面前。

    这名修士乃是一名明气二重修士,但他却不急着动手,而是道张衍?我也曾听封郎君反复说起你,今日我倒要看看你有几分本事。”

    张衍眉毛为挑,道封汲?他在哪里?”

    “封师弟便在楼下,不过你有命走下去么?”这名修士冷笑道我修道二十三载,练就水木玄功,胸**有二十四口清浊之气,远胜常人一十六口,你决计不是我的对手,劝你束手就擒为好”

    唰唰两声,人影闪动,两个俱是明气一重的修士一左一右出现在此人身后,这名修士不由心神一定,其实刚才他也是心里打鼓,张衍片刻间就从五层那么多蹈海力士中杀下来,实力岂是等闲?所以他先用言语恫吓对方,好等同伴有所准备,没想到对方果然上当。

    要,气机越多,则表明所能施放的术法越多,修士纸面上的实力也就越强,其实他胸中哪里有二十四口清浊之气?不过一十六口而已

    张衍却是淡淡道来齐了就好。”

    “杀”

    两名明气一重弟子还未有资格学到术法,所仰仗者不过是手中飞剑,此刻一起大喝,手中飞剑齐向张衍斩去

    而那名明气二重的修士则往后一退,一十六口清浊气尽数从口鼻中喷出,在空中盘旋若舞,黄光闪闪,竟是要结出一个法术,可是突然间,面前青芒一闪,只听“嚓嚓”两声,两颗头颅便落在了脚下,飞到张衍面前的两口飞剑顿时失去了灵机,被他抬手拔开了。

    见那一十六口清浊之气即将布成法术,张衍嘴角飘起一抹讥色,手中宣命笔向外一丢,此笔临空一转,顿时将所有灵气一齐刷去,这名修士浑身一震,还未反应,宣命笔又在他额头间一啄一带,元灵精血须臾间被一笔勾销,只余一具空壳直挺挺地躺下来。

    张衍忽然若有所觉,目光向楼道口拐角处撇去,那里从第七层刚刚上来一个修士,此刻眼见张衍像杀鸡一样连杀三个明气修士,顿时吓得亡魂皆冒,哪里还敢交战?连滚带爬转身就往楼下逃去。

    张衍不紧不慢走,下到了最后一层。

    目光一撇,封汲正被五名明气一重的修士围在中间,他手中拎着着一只玉壶,见张衍下来,便一口饮尽壶中酒,再一把抛开,随后双手负后,摇头叹道张衍,你未免太心急了,再过一日方才是你的归期。”

    他背转身去,意气风的一挥手,道杀了吧。”

    众人手中法器飞剑刚刚腾空而起,哪头顶一黯,抬头一看,“轰隆”一声,一方大砚压了下来,整个塔楼第七层都震了震,再看去时,包括封汲在内,这五人连飞剑带法器都被一并被碾成齑粉。

    伸手将镇魂砚收回手中,张衍扫视了一圈,面无表情地向上层走去,随着他漫步而行,脚下渐渐蔓延出一阵阵的迷雾,所过之处皆成了雾气弥漫之地。

    此刻塔楼第七层中,吴真却神色不安,叹息道苏师弟,此次我可是被你拖下水了,原本只是说好你带我引荐苏师兄,我便替教训他一顿,临了变成了要杀了此人了?”

    他对面一个三旬左右的修士笑了笑,道师兄当真我以为我苏奕昂为了一个灵宠就会大动干戈么?我对于张衍此人不感兴趣,只是需要他真传弟子的身份罢了,为我大兄大事,哪怕换一个无冤无仇的人来,我等也一样杀之。”

    吴真一脸为难之色,道师弟,你们这是在玩火,真传弟子何等身份?这消息如若泄露出去,不说师兄我,便是你苏氏恐怕也抵挡不住雷霆之威吧?无小说网不少字”

    苏奕昂大有深意的一笑,道此事岂会泄露?那时我们都已经‘死’了。”

    “你”吴真惊得站了起来,只是看了看苏奕昂那似笑非笑表情,再一想,顿时品味出了对方话语中的意思,他颓然坐下,摇头苦笑道如此一来,我却是回不了凕沧派了。”

    苏奕昂哈哈大笑,道那又如何?吴师兄不过是‘寒谱’出身,家门早已败落,不也罢,我苏氏有意囊括天下英才,并不如同其他世家一般计较出身,只要有才干,便能入我苏氏门中,吴师兄修道三十五载,如今已是明气三重境的修士,比之苏某高明了两筹不止,如此人才,苏某可不愿过啊。”

    听出苏奕昂言语中的招揽之意,吴真迟疑了一下,忽觉苏奕昂的目光正落在脸上,心中一惊,暗道苏奕昂随身还带了几名明气修士,虽然修为不及我,但他大姓出身,随身必定带有法宝,这如若我今天不从,那可当真要丢掉性命了。”

    想到这里,他哪里还敢犹豫,翻身下椅,躬身拜道我吴真愿自此之后,愿听从二郎吩咐。”他二话不说,当下举手了一个誓言。

    苏奕昂面色一喜,暗道这人果然上道,连忙将他搀住,将他扶上座椅,为了笼络其心,他又神秘一笑,道既然吴师兄已是人了,那么我也不妨说与你听,你可知我大兄为何一定要夺下深津涧?”

    吴真道还望二郎解惑。”

    苏奕昂神秘一笑,低声道我苏氏先祖,当年从一隐秘之处得知,深津涧之中,九曲溪宫之下,有一条修炼万载苍龙遗蜕,还有一处真龙府,老鲤渠伯盘踞此地数百年,就是为了找到入口,只是他却不得其法,所以始终未能见功,若是我苏氏一旦占了此处,族中有机缘者立刻便可将这条苍龙遗蜕炼成身外化身,此府室也可成为我苏氏立派之基”

    吴真被这个消息震得懵,随即又觉出对方话中之意,震惊地看着,哑声道苏氏……有自立之心?”

    苏奕昂站起身,看向窗外明月,昂然道我苏氏之气魄,志在天下九洲,又岂是区区一洲一派能容得下的?”

    吴真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胸中翻腾的心绪,虽然苏奕昂此话未免说得太大,但苏氏能于千年之间,从展成为大姓之一,确实有几分骄傲的本钱,当即站起,拱手道二郎既有凌云之志,我吴真愿附骥尾。”

    只是这个时候,却听门口一个清朗的声音传进来宵小之辈,也敢妄谈夺天?”

    ……

    ……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