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箭神 > 正文 第004章 最好的时代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梁啸恼羞成怒。“你别说大话,你试试看,说不定时间还没我长呢。”

    囚徒一声不吭,单手举起手中的木杖,指向梁啸。

    梁啸脸色大变,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仿佛囚徒手中举的不是一枝木杖,而是一具杀气腾腾的强弩。

    囚徒淡淡的说道:“勇气可嘉,实力太差,难登大雅之堂。”

    梁啸再迟钝,也知道遇到高手了。别看自己手里端着弩,人家手里只有一根木棍,还是个瘸子,真要动起手来,谁生谁死还真说不定。

    光棍不吃眼前亏,梁啸收起弩,拱拱手。“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卖弄于方家,还请桓君恕罪。”

    囚徒放下了木棍,轻轻拍打着自己的伤腿。“你比那个傻小子机灵。”

    梁啸一愣,随即明白了。荼牛儿拿着他的弩从西郊走来,囚徒也是从西面过来,肯定看到过这具弩。

    “桓君好眼力。”梁啸半真半假的赞了一声。

    “当然,欲窥射术之妙,不仅要有臂力,还要有眼力。百步之外,人面如豆,如果没有过人的眼力,如何能做到百步穿杨、百百中?”

    梁啸将信将疑。他对百步穿杨这种事一向持保留意见。正如这个囚徒桓君所说,百步之外,人的头部看起来和一颗豆子差不多大,就连看都看不清,怎么可能射中,而且还百百中。

    “能否做到百步穿杨,一要看是不是有这个天赋,二要看是不是训练得法,两者不可缺其一。”囚徒瞥了梁啸一眼。“你不要想太多了,古往今来,真正能做到百步穿杨的人屈指可数。”

    梁啸眼珠一转:“那桓君能做到百步穿杨么?”

    “不能。”囚徒不假思索的摇摇头。“我的目力虽然不错,却没有百步穿杨的天赋。”

    梁啸嘴角微挑,追问道:“那桓君能做到什么?”

    囚徒盯着他看了一会,忽然笑了起来。“知道最高明的箭术有几种么?”

    梁啸摇摇头。他的确不知道。前一世,他对箭术一无所知,这一世,他也知道得有限,只是凭着天赋好,比一般人射得好一些罢了,离百步穿杨这样的神技太远。

    “射乃六艺之一,文以观德,武以安邦。古有五射:曰白矢,曰参连,曰剡注,曰襄尺,曰井仪,以礼仪为重。今则有引强、佽飞、迹射、射声,以实效为重。”

    梁啸听得津津有味,囚徒却不往下说了,盯着梁啸说道:“你随母姓,你父亲是谁?”

    梁啸眨眨眼睛,摇摇头。“不知道,我从来没听我阿母说过。”

    囚徒沉吟片刻,忽然说道:“我累了。”

    梁啸虽然遗憾,却也看出囚徒不肯再说,只得怏怏的点了点头。本事是人家的,他想学,也得看人家愿意教才行。人家不肯,他也不能强迫。好在住在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以后还有机会。

    梁啸心里存了学艺之念,态度也转了一个大弯。他和母亲商量了一下,宰了一只鸡,又去沽了些酒,做了一大锅米饭,请囚徒饱餐了一顿。囚徒也不客气,甩开腮帮子一顿猛吃,一个人就将一只鸡吃了,连点汤都没给梁啸留,一大锅香喷喷的米饭,他一个人干掉大半锅,只剩了一点锅底给梁家母子。

    囚徒酒足饭饱,自去休息。梁啸看着残羹冷炙,想了想,站了起来,拿起弩。

    “阿母,你先吃,我出去一下。”

    “你干什么去?”

    “我去射几条鱼。”梁啸笑笑:“你准备好柴和水,我天黑前回来,煮一锅鱼羹,吃个饱。”

    汉代普通百姓一天吃两顿,上午这顿叫朝食,通常在卯辰之间,也就是上午**点,下午这顿叫暮食,通常在申酉时,也就是下午三五点之间。

    对普通人来说,吃完暮食,天一黑就上床休息,既省了灯油钱,又能少吃一顿,倒也没什么。可是梁家母子一个要赶夜班织锦,一个正在长身体,一心想着将来从军立功,封侯拜将,一天两顿就有些勉强了,何况还被这姓桓的囚徒吃掉一大半。

    梁媌自己少吃一点倒无所谓,却不肯饿着梁啸。天色还早,让梁啸现在去城外射鱼,不失为一个补充食物的好办法。吴楚人稻饭鱼羹,广陵城外就是大江,鱼虾很多,只要肯出力气,用不着花一个钱就能吃顿好的,一向是普通百姓打牙祭的最佳选择。

    这种事,以前的梁啸经常干,天还没黑透,他就射了十来条大鱼,就在江边开膛破肚。

    处理着手中的鱼,梁啸忽然想起来他似乎忘了穿越者都应该做的一件事:今年何年,今夕何夕啊?

    他坐了下来,将鱼扔在一旁,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虽然在原先的梁啸记忆里,似乎没什么具体年份的印象,只知道现在是汉代,可是有几个信息很有价值。

    一是江都国。据他后世的记忆所知,汉代的江都国立国时间并不长,前后就传了两代人。好像太子还没有即位,现在应该是第一代江都王,也就是后来被称为易王的刘非在位。

    梁啸做出这样的判断,还有一个依据:那个囚徒说他是吴国人,因为附从吴王而获罪,这应该是指吴王刘濞。换句话说,吴楚之乱刚过去不久,而吴楚之乱是在汉景帝年间,后来再出现吴国要等三国了。

    再联想到前两年的新帝登基,梁啸基本可以肯定,现在应该是汉武帝初年。

    一得出这个结论,梁啸忽然兴奋起来。

    汉武帝时代好啊,这可是一个热血沸腾的时代,大汉经过六七十年的积累,正是国力强盛的时候。不久,汉武帝对匈奴开战,卫青、霍去病等名将横空出世,开创了一个新时代。汉武帝君臣打残了雄霸草原几百年的匈奴人,打出了威风,打出了志气,大汉一扫几十年和亲的晦气,汉也因此成为一个民族的名字。

    对梁啸个人来说,这无疑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在科举出现之前,平民几乎没什么出路,可是汉武帝时代却是一个布衣为卿相,骑奴做将军的年代。什么察举,什么科举,统统靠边站,这年头军功才是出人投地的捷径。

    冷兵器时代,弓弩是最重要的武器,骑射几乎就是武艺的象征。我有一双猿臂,天生就是做神箭手的材料,从军立功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怪不得老娘那么有信心,说我能封侯拜将。

    等等,老娘这么有眼光,她不会也是穿越者吧?

    梁啸激零零打了个寒颤。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世界也太恐怖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