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汉箭神 >章节目录第010章 手中无弓,心中有弓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东厢房,一盏昏暗的粗陶油灯下,囚徒桓君端坐着,独眼中目光炯炯。

    在他面前,跪坐着一人,双手扶膝,身体微微前倾,态度十分恭敬。“将军,没想到此生还能再见到你。你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回家,却借住在这里?”

    囚徒瞥了他一眼:“十几年了,你还是没什么长进,居然被一个孩子骗了。”

    “什么?”里正愣了一下,分辩道:“将军,他没现我。”

    “他的确没有现你,但是你到这儿来,却是他希望看到的结果。”囚徒伸手示意,里正顺着他的目光一看,案上放着两只陶碗,陶碗里各有半碗酒气淡得几乎闻不出来的酒。

    里正眨眨眼睛,尴尬的说道:“将军神机妙算,那小子怎么能和将军相提并论。”

    “你不仅和以前一样轻敌,还喜欢自欺欺人。”囚徒叹了一口气:“你啊,武技练得再高明,也不过是个斗将,做不了智将。”

    里正讪讪的笑了两声,转移了话题:“将军,你真打算调|教这小子?”

    囚徒瞥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端起一碗酒,冲着里正示意了一下。“喝了酒就走吧,没我的命令,不准再来。如果有事,我自会去找你。”

    “喏。”里正端起陶碗,一仰脖子,一饮而尽。他放下陶碗,用袖子抹了抹嘴,趴在地上,向囚徒行了一礼,推门而出,身形一纵,便消失在黑夜之中。

    ……

    第二天起来,梁啸依旧早早的起床,打扫了庭院,又准备好了洗脸水和早饭。正当他拿起弓,准备练习射箭的时候,东厢房的窗户打开了,露出囚徒惺忪的睡眼。

    “过来。”

    梁啸一脸疑惑的看看囚徒,还是走了过去。

    “弓给我。”囚徒伸过手,从梁啸手里夺过弓,“啪”的一声,又关上了窗户,在一声长长的哈欠之后,传来他不容置疑的声音。“百日之内,不准摸弓。”

    梁啸心中暗喜,却极力掩饰。“没有弓,我怎么练习?”

    “手中无弓,心中有弓。坐卧行走,身不离弓。”

    梁啸顿时懵了。拜托,你这是武侠小说么,还手中无弓,心中有弓,搞得这么玄。坐卧行走,身不离弓又是什么意思,难道让我像个驼背一样走路?

    他想了好一会,老老实实的说道:“小子愚钝,不得其门而入,还请桓君指点。”

    过了良久,屋里传来一个对梁啸来说宛如天籁的声音。“进来!”

    梁啸大喜,连忙推门而入。囚徒拥被而卧,瞪着一只独眼,面无表情的看着梁啸。见梁啸走近,他张开双臂,伸了个懒腰。梁啸一见,眼前顿时一亮。

    这哪是伸懒腰,这分明是一个开弓的姿势。只是这个姿势比常见的姿势更加舒展,更加轻柔。

    “看明白了?”囚徒眼中闪过一丝喜色,随即又恢复了那副没睡醒的样子。

    “没完全明白。”梁啸老老实实的说道。“能否让我再看一遍。”

    “好,再看一遍。”囚徒看起来有些勉强。他转过身,背对着梁啸,又做了一次开弓的动作。不过,这一次,他做得更慢。他没穿上衣,祼露着疤痕纵横的后背,肌肉在斑驳的皮肤下缓缓蠕动。

    梁啸眯起了眼睛,紧紧的盯着眼前这具极富力量感的身体。他从来没想过,看起来瘦弱不堪的囚徒居然有这样的一副好身材。他特别留意了一下囚徒的左肩,因为昨天囚徒就曾经让他去摸,被他拒绝了。

    梁啸看出了点门道。

    普通人拉弓的时候,为了握紧弓,左臂会非常用力,左肩会因为用力而耸起。可是囚徒的左肩却是下沉的,看起来非常松驰,丝毫不着力。

    “桓君,这左肩……”

    没等梁啸说完,囚徒钻进了被子,鼾声大作。

    梁啸识趣的闭上了嘴巴。囚徒不说,自然有他不说的道理。自己问也没有用,还是自己去慢慢琢磨吧。他躬身施了一礼,退了出来,顺手带上房门。

    在廊下,梁啸站了好一会儿,仔细的回忆着刚才囚徒展示的开弓身法。直到自我感觉把看到的细节都琢磨透了,这才舒展身形,开始演练。

    一旦真正开始演练,梁啸立刻意识到这个开弓动作看起来简单,其实非常别扭。别的不说,这左肩很容易绷紧耸起,根本无法像囚徒一样松驰下沉。可是,他没有放弃,他一遍遍的回忆着囚徒演示的动作,一遍遍的练习。

    他越练越慢,一个开弓动作,竟比平时射出十几箭的时间还要长。

    直到日上三竿,囚徒打着哈欠从东厢房里走出来,梁啸还在琢磨这个开弓的动作。囚徒摇摇头,一脸轻蔑,轻飘飘的吐出一句话:“朽木一块!”

    梁啸眉头一扬,刚准备火,却又强行按捺住,趋步上前,端起洗脸水,送到囚徒面前。

    囚徒瞥了他一眼,点点头:“幸好心性尚可,如能朝夕用功,做个引强还是有机会的。”

    梁啸趁势问道:“敢问桓君,何为引强?”

    “引强么,就是有一把子笨力气,开得强弓硬弩,射得远一些罢了。”囚徒洗了把脸,坐到梁啸准备好的案前,拿起了筷子,漫不经心的说道:“不过,军阵以弓弩为先,开得强弓,做个材官都尉也算是个出路。如果运气够好,射杀一两名敌军大将,博个爵位,换几亩良田,也能衣食无忧。”

    梁啸明白了。所谓的引强就是力气够大,开得硬弓强弩,箭射得比别人远,如果再有一定的准头,就有机会在两军阵前射杀对方大将。

    两军阵前,人头涌动,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杀到敌将面前的,用强弓硬弩进行远程狙击,无疑是立功的最佳手段,比拿着刀与敌人互砍容易得多。

    “如此,我愿足矣。”梁啸笑嘻嘻的说道。

    囚徒瞅瞅梁啸,付之一笑,一副对梁啸的小心思了然于胸的豁然,甚至还有些鄙夷。

    忽然之间,梁啸有种没穿底裤,被人看见**的感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