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箭神 > 正文 第012章 当头棒喝(求推荐!求收藏!)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荼牛儿摸着脑袋,一脸茫然地走了。看他那神情,似乎觉得梁啸伤还没好,脑子很不清醒。

    梁啸却不理他,继续练习开弓。对于这种小孩打架的事,他根本没放在心上。

    一晃又到了晚餐时间,梁啸将囚徒的晚饭搬到东厢房。为了补充营养,他特地提前结束了半个时辰,赶到城外抓了几条又肥又大的鲤鱼,煮了一锅又香又浓的鱼汤。他原本是想让老娘弄个红烧鲤鱼的,可是一看家里的锅,他还是放弃了。

    汉代的锅又叫釜,很深,适合煮,却不适合翻炒,煮鱼汤没问题,烧鱼却不行,鱼在里面根本放不平。汉代有各种酱,却没有酱油这种东西,只适合蘸着吃。梁啸虽然不太习惯,却也没什么心思去搞这些小明,只能入乡随俗,将就着吃了。等将来有钱有闲了,再来享受不迟。

    囚徒端坐在案后,看着梁啸将杯盘摆好,叫住了正准备退出去的梁啸。

    “等着,我有话要对你说。”

    “喏。”梁啸应了一声,坐在一旁,洗耳恭听。

    囚徒却没了下文,端起碗,慢慢的吃起来。他吃饭的时候很有仪式感,一举一动,都像是经过严格训练似的,不差毫厘,感觉不像是在吃一顿粗茶淡饭,而是在享用大餐,而且是和最尊贵的客人在一起。

    梁啸见他迟迟没有说话,只好主动开口。“不知桓君……”

    “食不语。”囚徒打断了梁啸,瞥了梁啸一眼。“你母亲没有教过你吗?”

    梁啸的脸抽了一下,有些臊得慌,又有些恼怒。说句话而已,有必要这么上纲上线吗?

    囚徒也不理他,不紧不慢的吃完后,将碗里的每一颗米都吃得干干净净,将鱼汤喝得精光,就连每一根刺都舔得干干净净,不带一丝鱼肉,整整齐齐的摆在托盘里,又起身净了手,挪到一旁,这才直起身子,对梁啸欠身致意。

    “饭香汤美,请容我向令堂致意,回来再与你说话。”

    梁啸愣住了。今天囚徒的行为有点怪,让他心里有些毛。

    囚徒也不理他,起身出了门,走向厨房。梁啸连忙跟了出来,看着囚徒站在厨房门,躬身行礼。又看到老娘梁媌在围裙上擦净了手,一本正经的还礼,两人再三致意,囚徒这才退了回来。

    梁啸看得莫名其妙,却又不敢怠慢,莫名的拘谨起来。

    囚徒回到屋中,示意梁啸在他对面坐下,咳嗽一声,这才说道:“听说你要和人决斗?”

    梁啸点点头,反问道:“桓君就是为了这事?”

    “咄,小子无礼!”囚徒沉下脸,严厉的喝道:“长者有问,正面回答便是,岂可不答反问?”

    梁啸尴尬不已,满面通红,只好躬身致意。他虽然不明白囚徒在干什么,但是看他这么庄重,恐怕不会无的放矢。

    “回桓君,确有此事。”

    “你是不是觉得无足轻重?”

    “不过是小儿戏耍,何足挂齿。”

    “那么,你知道对手是谁吗?你知道他最擅长什么武技吗?你知道决斗的具体地形吗?你能确定他能否恪守决定的规则,与你一对一的对决吗?是生死决定,还是点到为止?”

    梁啸懵住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你虽然没有父亲,却有母亲。如此生死大事,可曾事先禀报你母亲?”

    梁啸脸色一变。生死大事,难道胡来真会以死相搏?

    “看你这样,应该是什么也不知道了。”囚徒摇摇头,一脸失望。“原本以为你还有些小聪明,现在看来,连匹夫之勇都算不上。射艺练得再好又有什么用,迟早还是个填沟壑的废物。我倒无所谓,只可惜了你母亲,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却不知道你根本成不了大器。妇人就是妇人,见识终是差人一筹。”

    一听到囚徒贬低老娘梁媌,梁啸再也忍不住了,长身而起,大声道:“桓君,何必欺人太甚。我母子虽然没什么大智慧,却也知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桓君见识高明,又怎么会落得身陷囹圄,寄人篱下的地步?落魄至此,仍大言不惭,桓君不觉得可笑吗?”

    囚徒静静的看着梁啸,不怒反笑。

    “我刚才说错了,你虽然蠢笨,却略有勇气,至少还有一份孝心,知道维护自己的母亲。不过,你只知小节,不知大义。如果后天你死在金匮山,又怎么维护她呢?”

    梁啸语噎,瞪着囚徒半天没说话。

    “你是不是觉得我言之过重了?”

    梁啸眨了眨眼睛,点了点头。“是的。”

    “也许吧,这次我可能过虑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除了以军功入仕,别无出头之路。战场凶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尚不能保万全,而欲以轻忽之心,蹈必死之地,焉能长保?”

    梁啸眨眨眼睛,反驳道:“这又不是战场……”

    “你既然立志以军功入仕,就应该从现在开始,培养自己的谨慎之心,将任何一场冲突都当成生死之战,慎重对待。否则,你以为无足轻重的一次决斗,很可能会成为了你最后一次战斗。”

    梁啸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的吐了出来。他听懂了囚徒的意思,胡来也许不可怕,但是轻敌却非常可怕。对于一个只能从军立功的人来说,轻敌就是取死之道,任何一点疏忽,都有可能带来杀身之祸。

    “多谢桓君。”梁啸怒气全消,恭恭敬敬的给囚徒施了一个大礼。“敢请桓君指点。”

    “两军相争,多算者胜。”囚徒坦然的受了梁啸一礼。“知已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于今之计,你应该想办法弄清对手的真正意图,才能有的放矢,对症下药。”

    “那……怎么才能搞清楚他的意思呢?”梁啸有些挠头。“我跟他不是很熟,现在又结了仇,他总不会告诉我他想干什么吧?”

    囚徒微微一笑:“欲知敌情,莫善于用间。”

    梁啸愕然。为了对付一个胡来,连间谍都用上了,是不是有些太夸张了?

    -

    周一,求推荐,求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