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汉箭神 >章节目录第013章 兼并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梁啸虽然觉得囚徒过于郑重其事,却也不敢怠慢。毕竟他的对手是广陵城有名的纨绔。别看他现在表现得像个贵族,谁知道他的底线有多低。关系到自己的小命,再怎么谨慎也不为过。

    在这个时代,杀人可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杀了人,要担心并不是官府——找个地方躲一阵子,等天下大赦再出来,官府才懒得管以前的旧帐——而是受害者的家属。他如果杀了胡来,有大把的人会替胡来报仇。他如果被胡来杀了,只剩下老娘一个,难道让老娘一个女人为他报仇?

    因此,梁啸还是按照囚徒的指点,先去侦察地形,再想办法打探胡来的目的。

    一个好汉三个帮,梁啸很自然的想到了死党荼牛儿。

    荼牛儿又在挨打。

    荼牛儿捂着脸,鬼哭狼嚎,涕泪纵横:“别打啦,别打啦,又不是我要去决斗,我只是传个话。”

    “传话也不行。”施婶一手掐着水桶腰,一手抡着一根青竹,照着荼牛儿可劲地招呼。“因为你传了几句话,胡家不肯要咱家的地了。地卖不出去,哪来的钱给你姊置办嫁妆?你姊都十八了,再不嫁出去,把家底都吃空了,以后拿什么给你娶媳妇?”

    “阿母,你这是怎么说呢,好像我在家就是白吃白喝似的……”荼牛儿的姊姊荼花儿从屋里冲了出来,一手掐着腰,一手挥着扫帚,拦在施婶的面前。“阿母,你今天可得把话说清楚,要不然我可不依。”

    “唉呀,我说花儿,你就别凑热闹了。我什么时候怪你了,我这不是怪你弟吗?”

    “我弟是个傻子,他知道啥?”荼花儿不依不饶。“你这话明明是说给我听的。”

    “你才是傻子呢。”荼牛儿急了,大声骂道:“你就是因为傻才没人要,呆在家里白吃白喝,唉哟,你这疯婆子,怎么打人……”

    梁啸哭笑不得。他本来是想找荼牛儿帮忙的,现在荼家因为好的事闹得鸡飞狗跳,他倒不好意思进去了。荼牛儿的老娘还好说,荼牛儿的姊姊荼花儿可是个泼辣的女子,撒起泼来,连荼牛儿都要让三分。

    汉代女子出嫁大多比较早,十五六岁一般就嫁人了,有的甚至十三四岁就出门。荼花儿今年十八,按习俗,这就是大姑娘了,有沦为剩女的可能。她最恨的就是别人说她嫁不出去,这几乎是她的逆鳞,一点就炸。梁啸现在进去,弄不好就要挨她一顿揍。

    梁啸无奈,只得将双手拢在嘴边,学了一声布谷叫。荼家的大门哐当一声响,一个人影窜了出来,没等梁啸说话,劈头盖脸就是两扫帚,嘴里还骂着:“哪来的傻小子,也不看看几月份了,还学布谷叫。”

    梁啸一看大事不好,掉头就跑。荼花儿抡着扫帚,紧追不舍,一边追一边骂:“混帐东西,上次偷看我,我还没找你呢,又来糊弄我弟,看我不抽死你。”

    梁啸大窘。还有这事?原来的梁啸品位可不怎么高啊。

    “花儿,花儿……”梁媌站在远处,扬了扬手,手中一片锦,在午后的阳光下闪闪亮。荼花儿一看,眼睛顿时直了,立刻舍了梁啸,换了一副笑脸,迎了上去,老远就热情的叫道:“婶子,你叫我?”

    “这是上次剩下的一块零头,也没什么用场,送你做个帕子。”梁媌拉着荼花儿的手,亲热的摸了摸她的脸。“多俊的丫头,以后不知道谁家有这个福气,能把你娶回去,一准生几个胖小子。花儿,什么时候出嫁,跟婶子说一声,婶子给你做个抱腹,也沾点喜气。”

    “婶子,人家还小呢。”荼花儿扭着腰,接过锦,爱不释手,脸上的凶悍顿时变成了娇艳的桃花。

    梁啸松了一口气,抹了抹额头的冷汗。这荼花儿是影后啊,这表情转换得也太快了。

    “看啥,还不快跑,再不跑,你家又要破财了。我姊做梦都想有一匹双面锦,就差到你们家偷了。”荼牛儿在远处跳着脚,叫了起来。

    梁啸恍然大悟,转身就跑。老娘梁媌织的双面锦是一绝,市面上卖到一匹一金,给荼花儿做手帕的那一小块就比一件衣服值钱,根本不是荼花儿这样的姑娘用得起的。抱腹就是肚兜,对荼花儿来说,一块双面锦做的抱腹就是一顶霞帔,足以让她在小姊妹们面前挺起腰杆。

    “你家怎么又卖地,还要卖给胡家?”

    “不卖地,拿什么给我姊置办嫁妆?”荼牛儿没好气的说道:“这都十八了,再不嫁出去,连我娶媳妇的钱都得吃掉。我家那块地都快被胡家的地包围了,不卖给胡家,谁敢要?”

    “可卖地就是饮鸩止渴啊,没了地,就没粮食,没有粮食,拿什么交租?”

    据梁啸所知,汉代的田赋名义上很轻,实际上很重。因为收田赋的时候,不管你家实际有多少田,都是按百亩的标准收的。一百五十亩也收这么多,五十亩也收这么多,地越少,田赋的负担越重。卖地就是一个恶性循环,只要开了头,基本就收不住了,一直到卖光为止。

    老娘梁媌一直不肯落籍,也有这个考虑在里面。不落籍,就不用授田交赋,只要把里正糊弄好就行。落了籍,成了编户,就要授田,有了田就要交赋。哪怕根本没拿到田,这一百亩的田赋也是免不了的。

    汉代前期轻赋的好处,都被那些占有大量田地的豪强们得去了。事实上,他们甚至连这一百亩的田赋都不要交,转嫁到没权没势的百姓头上。正因为如此,土地兼并在文景盛世已经极为严重,镇压豪强,也成为汉武帝即位之后不得不面对的政治难题。

    荼牛儿叹了一口气,一脸深沉的说道:“我想过了,实在不行,我再去盗几个墓就是了。听说城西又添了几座新坟。”

    梁啸有些惭愧。“牛儿,都是我连累了你。”

    “嘿,说这些话干什么,我们是好兄弟嘛。”荼牛儿不以为然的摆摆手。“就是没你这件事,我家那几块地也保不住,迟早得卖光。唉,现在不是吴国啦,好时光,咱兄弟都没赶上啊。”

    梁啸吓了一跳,连忙捂住荼牛儿的嘴。荼牛儿挣脱他,诧异的看着他。“你干嘛,一惊一乍的?”

    “你能不能管住你这张嘴?”梁啸严肃的说道:“没事提什么吴王?那可是叛逆,被人告,砍了你这颗牛头。”

    “又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说。”荼牛儿满不在乎的晃着大脑袋。“我听好几个老人说过,做这江都国的百姓,真不如以前做吴国的百姓好。吴王的时候,田赋不用交,盐随便吃,多好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