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箭神 > 正文 第020章 布局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出里门的时候,梁啸停了下来,冲着挺着肚子,打着饱嗝的里正王奉世行了一礼。

    “王伯早。”

    王奉世愣了一下,上下打量着梁啸。“小子,你不会是又闯祸了吧?”

    梁啸嘿嘿一笑。他以前对王奉世的确不怎么恭敬,背地里没少干缺德事,比如将水蛇放进王奉世的夜壶之类。王奉世对他们这些半大小子很头疼,轻了没用,重了又怕遭到报复。这些愣头青可不是什么善茬,惹急了,谁知道哪天挨了闷棍。

    里正可不是那么好做的。

    “以前不懂事,多有得罪,还请王伯不要放在心上。这些年我们母子多得王伯照应,谢谢你了。”

    “小子。”王奉世掐着腰,拦住了梁啸的去路,头却转来转去的四处张望。“你可把话说清楚一点,这莫名其妙的,说得老子心里毛啊。你不会是又揣着什么坏吧?牛儿呢,我昨天就没看见他,藏在哪呢?”

    “王伯,你想多了。”梁啸大汗,自己在王奉世心目中的印象真够差的啊。“以前不懂事,给王伯惹麻烦了。现在多亏桓君教导,小子知错,还请王伯大人大量,不要挂怀。”

    “哦。”王奉世恍然大悟,点了点头,让在一边。梁啸笑嘻嘻的拱拱手,一溜烟的跑了。王奉世摸着下巴,嘿嘿笑了两声:“这小把戏没爹就是不行,女人家就是女人家,再有本事也代替不了男人。有桓君教导,这小把戏还有救。老子一不小心又做了善事,真是积德啊。”

    梁啸没听到王奉世的嘀咕。不过,他突然对王奉世这么客气也是有原因的。俗话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王奉世就是这青云里的地头蛇。万一他在外面闯了祸,有仇人找上门来,作为里正的王奉世还是能起点作用的。

    以前他不愿意和王奉世亲近,一是因为王奉世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也是因为梁家势单力薄,巴结不上王奉世。现在不同了,桓君想尽心机要收他为徒,他既然不能推辞,干脆充分利用这个关系。桓君是王奉世领到梁家的,要说王奉世不认识桓君,鬼都不信。梁啸抬出桓君的字号,王奉世多少要给点面子。

    梁啸出了里,没有直接出城,而是绕了一个圈,来到石里找钟离期。

    石里在广陵城西北,胡家也在西北。胡来要出城,就要从石里前经过,钟离期不可能注意不到。

    对梁啸的到来,钟离期似乎早有准备,冲着案上的食盘努了努嘴。“吃了没有,要不要来点?”

    梁啸笑嘻嘻的从袖子里摸出两颗熟鸡蛋,摆在钟离期的面前。“孝敬钟离叔的,别嫌弃。”

    钟离期看看鸡蛋,又看看梁啸,咧了咧嘴。“有事求我?”

    “向钟离叔打听点事。”

    “关于胡来的?”

    “钟离叔英明。”

    “噗!”钟离期笑出声来,指了指对面的竹席。“坐。小小年纪,还知道打探敌情,不错,不错。”他瞟了梁啸一眼,眼中精光一闪,突然说道:“咦,你早上吃什么了?”

    梁啸眨了眨眼睛,一脸茫然。“钟离叔,你说什么?”

    “哦,没什么。”钟离期猜疑的扫了梁啸一眼,转而说起了胡来。

    钟离期眼中的疑惑被梁啸尽收眼底。梁啸知道他在疑惑什么,却没有明说。

    他不希望被人看出破绽。练箭他是新手,可学习他却是高手。苦学加巧学,手脑并用,是他除了洞悉历史大势之外的杀手锏。短短四天领悟“身不离弓”的奥义,既是机缘,又是必然。

    钟离期眼力很好,看出了梁啸举手投足间的变化,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他只会敬佩桓君,怪不得他对梁啸如此看重,不惜主动出击,也要把梁啸收为弟子。这样的资质简直是万里挑一啊,而桓君的识人之明也堪称一绝。将军就是将军,自己望尘莫及。

    钟离期一边喝着粥,一边将胡来的情况说了一遍。他身份特殊,与胡家这样的豪强毗邻,就算没有梁啸这件事,他也会留意的。

    “胡来虽然顽劣,武艺却不错。力气大,下盘稳,身手灵活,是个角抵手搏的好手。胡家有不少游侠儿,胡来的剑术也不错。如果比剑,你不是对手。不过,这小子自恃身大力强,很可能会选择角抵或手搏。”

    梁啸点点头。这一点,他相信钟离期的判断。角抵就是摔跤,手搏就是拳法,都是不用武器的格斗技巧。这样的人都喜欢拳拳到肉的感觉,看着对手被他揍得鼻青眼肿,他们有一种病态的快感,就像昨天钟离期把荼牛儿打成猪头一样。

    以他的武艺,要制服荼牛儿很容易,根本不需要把荼牛儿打成那样。

    “你准备怎么对付他?”

    “桓君昨天对我说,可以置之死地而后生。”梁啸卖了个关子。“对付胡来一人,我还有点把握,可是我担心胡来输了会恼羞成怒,到时候不讲道义,以多欺少,可就有点麻烦了。”

    “完全有这个可能。你准备怎么应付?”

    “打不过就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钟离叔,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钟离期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你准备逃到哪儿去?”

    梁啸想了想:“不是我不信任钟离叔,只是胡家势大,我怕连累了你。所以,就不告诉你了。”梁啸说完,起身告辞。“钟离叔,我再去看看地形,就此别过。”不等钟离期说话,他就跑远了。

    钟离期端着粥碗,愣了半晌,破口大骂:“将军,你这次真是走了眼。这小子这么奸猾,哪里像是能做大事的人。要我帮忙,却连一点口风都不露,简直是阴险到了极点。”

    远远的,梁啸听到钟离期的叫骂声,禁不住乐出声来。他相信,钟离期不会看着他被胡来杀死,也不会坐视他逃亡。桓君费了那么多心机,怎么可能让他这么轻易的逃走。

    有了钟离期这个高手坐镇,就算胡来耍蛮,他也不是一点反抗能力没有了。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孙子说得好,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上策。要让胡来输得心服口服,还没借口飚,那才是万全之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