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箭神 > 正文 第022章 抢戏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话音未落,一个少年长身而起,拔剑冷笑。“小竖子,单挑就单挑,老子怕你么。看你这油头粉面的模样,拿得稳剑吗?呆会儿若是受了伤,不要哭着找你阿母才好。”

    他身边的少年们哄堂大笑,西北帮少年却是群情激奋,纷纷站了起来。

    “一帮穷鬼,你那手里的东西也配叫剑吗,要不要老子借你一口?”

    “没家教的贱人,竟敢以下犯上,看老子今天不教训教训你。”

    没等梁啸反应过来,一场突如其来的械斗就暴了,西北帮少年和西南帮打在了一起。有的还算克制,只是撸胳膊卷袖子,有的就猛了,直接拔出了刀剑,更有甚者,居然拿出了弓弩,摆起了阵势,互相掩护,有攻有防,煞有其事。

    不得不说,汉代民风强悍,就连街头厮混的半大小子都粗通阵法,人数一多,不自觉的就结阵而斗,说好的单挑已经没人记得了。

    这都要归功于汉代的兵役制度和宽松的兵禁。

    汉代实行全员征兵,男子二十岁傅籍,二十三岁开始服兵役,在地方训练一年,到京师或者边关卫戍一年,以后转为预备役,随时听候调遣,由乡亭组织,农闲时进行训练。官府每年还要集结在役的士卒举行都试,以检验一年的训练成果。

    训练的主要内容有两种:一是个人的战斗技能,对剑戟弓盾等常用武器的掌握,一是对阵法的熟练,相互之间的配合。经常训练,拳不离手,一旦有事,可以立刻组织起来,进入战斗。

    另一方面,汉代对兵器的携带也比较宽松。普通的刀剑自然不在话下,就连威力强大的弩也有人随身携带,虽然朝廷屡有禁令,民间却禁而不绝。梁啸本人就有一架小弩,天天带在身上,也没人要来没收。

    这些少年虽然还没有经过正式的训练,可是平时耳濡目染,一点也不陌生。此刻突然开打,组织得有板有眼,一点也不逊色。

    相比较而言,西北帮的实力更强一些。一是因为这些少年家境都比好,身体壮实,二是他们家中多有各地逃亡而来的游侠儿、亡命徒,能学到一些真正的杀人技,比起只会普通武技的西南帮,他们优势明显。

    这也是西北帮一向看不起其他人的原因。

    战斗开始了没一会儿,西南帮就撑不住了,阵形被打乱,四处奔逃,西北帮不肯罢休,散开阵形,满山追撵。一时间,金匮山热闹无比,就连荼牛儿都按捺不住,加入了战圈,偷空揪住一个最凶猛的锦衣少年,摁在地上猛揍,随即又被几个锦衣少年拽住,拳打脚踢,被揍得鬼哭狼嚎。

    场面很热闹,很火爆,人数虽然不多,气势却丝毫不弱。

    钟离期坐在远处,非常淡定。这样的场面,他看得太多了,习以为常。他只关心梁啸和荼牛儿二人,梁啸坐在树上,没有危险可言,荼牛儿虽然叫得很大声,却仗着蛮力,不久就顺利突破了包围。钟离期也因此得以清闲的坐在一旁看戏。

    和钟离期一样清闲的还有几个人。五个身体壮硕的年轻汉子拥着一个锦衣少年,占据了一个高地,正看得津津有味。少年大概十五岁六,却戴了冠,眉清目秀,双目有神。他抱着双臂,眼睛盯着激战正酣的场面,不时和身边的年轻汉子说着什么。

    梁啸坐在树上,非常寂寞,非常郁闷。

    你们这帮抢戏的牲口,我才是主角啊。这是我花了大心思才布的局,怎么成了你们的舞台?看客就是看客,能不能有点职业道德。

    和梁啸一样郁闷的还有胡来。

    在胡来的计划中,这原本是一个私事,并没有打算大加张扬。约的时间是酉时,他计划日落后出城。这时城门将闭,他认识看守西门的卫士,回城时间不受限制,其他人却不行,为了不被关在城外,都会尽快往回赶,不会有人注意到他。

    可是,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了,不知道什么人把这个风声放了出去,不到半天时间,几乎满城的少年都知道他要和梁啸单挑,地点就在金匮山。

    胡来原本不想理他们,可是后来不断有人赶往金匮山,他有点沉不住气了。

    再不去,岂不是让人误会他胆怯,临阵脱逃?

    胡来丢不起这个人,带着随从赶往金匮山。等到了金匮山,看到满山追逃的少年,他更是恼火。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怎么这些人还打起来了?有没有搞错,是我和梁啸决斗,还是你们群殴?

    和梁啸一样,胡来有一种被人抢戏的感觉。

    “都给我住手!”胡来一声大吼,因为用力,脸都胀得红了。

    正打得热闹的少年们听到这一声吼,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一见是正主儿上场了,他们知道正戏要开始了。他们互相不服气的看看,互相叫嚣着待会儿再战,再次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等着看戏。

    胡来很满意,他看了一眼坐在树上的梁啸,眉头微皱。“下来吧,难道你长了一双猿臂,就想做猴子?”

    梁啸不为所动。他站得最高,看得最清楚。就在胡来上山的时候,钟离期也来了,就坐在那天荼牛儿伏击他的位置,相距战场不过三十步,随时可以救援。

    梁啸心中大定。有这个高手在旁边观敌料阵,胡来想飚也没什么机会了。不过,他也注意到了胡来身边的随从。这些人个个身形矫健,神情剽悍,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最让梁啸不安的是一个年轻男子,看起来二十出头,三十不到。他不怎么说话,神情冷漠,但是眼神凌厉。胡来的随从中不凡背弓挎剑的,但他却只带了弓箭,没有其他武器。

    很明显,他对自己的射艺相当有自信,这才敢不带刀剑等防身武器。

    梁啸暗自警惕,脸上却不动声色,听到胡来的招呼,他笑了一声:“胡来,决斗是你提起的,时间、地点也是你选的,我应约而来,你却姗姗来迟,是不是有些失礼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