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箭神 > 正文 第023章 激将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胡来哼了一声,不屑作答,也无法作答。

    决斗自有决斗的礼数。决斗的起人应该先到场,应约的人后到场。现在梁啸比他先到,他就是失礼。虽然这不是他的本意,却无法解释。

    在成年眼中,他们都是些半大孩子、小把戏,可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格外的注意礼节,极力让自己表现得像一个真正的勇士、游侠。对这种“被”失礼,胡来很憋屈,脸色更红,气势无形中受挫。

    “既然是单挑,当然要公平起见。你定了时间地点,我挑一个决斗的方式,不过份吧?”

    胡来四下看了看,见树下站着一个脸肿得变了形的粗壮少年,手中拿着一具弩。看体形,有几分像梁啸的死党荼牛儿。

    胡来暗自高兴。

    在广陵城的少年中,梁啸的射艺是屈指可数的,如果让梁啸挑选决斗方式,他自然会选射箭。

    按照决斗的规矩,他定了时间地点,梁啸的确有资格挑选决斗的方式,除非他自认不敌,才可以另选他法。未战而负,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这应该是梁啸的如意算盘。不过,如果梁啸以为这样就能取胜,那他就想错了。

    胡来嘴角微挑,故意以一种不太自信的口气说道:“你……你想怎么斗?”

    “整个江都国都知道你胡来角抵第一,我要和你角抵。”

    梁啸一言既出,众人哗然。

    胡来的角抵虽然不像梁啸说的那样江都国第一,却也是一个真正的好手。角抵是常见的徒手搏击技术,很多人都会两下。不过,普及不代表就没有难度,真正的角抵高手可不是那么容易练成的。

    要成为一个角抵高手,先要有强壮的身体。力量不足,就算有再好的技巧也很难挥出来。还要有高人指点,训练也好,实战也罢,总有一些秘而不宣的技巧是普通人无法知晓的。

    这两个条件,胡来都具备。胡家是广陵有名的豪强,胡来从小就是吃三顿饭长大的,体格之好,绝非一天只能吃两顿饭的普通人家孩子可比。胡家有钱,依附胡家的游侠、剑客很多,家里也养了一些角抵高手,从小就练习角抵,基本功扎实,实战经验丰富。

    胡来在少年中的名声是他自己打出来的,并不全是依仗胡家的势力。

    反观梁啸。和同龄人比,梁啸的身体也算强壮,可是和胡来相比却略逊一筹。论角抵技术,就差得更远了。少年聚斗,梁啸都是用弩远攻,一旦被人近了身,就只能靠荼牛儿保护了。

    他和胡来较量角抵?这不是送死是什么。

    不少人怀疑起来,这不会是胡来自己做的一个局,找梁啸演一场戏,给自己扬名吧?

    那锦衣少年看看少年们的反应,似乎明白了什么,身体微微后仰,眼睛却盯着梁啸,眼神中充满了好奇。一个年轻人上前半步,身体微躬,轻声说着什么,锐利的目光扫过梁啸,似乎也有些诧异。

    胡来比任何人都意外,一时忘了反驳。他身边的年轻箭手捅了他两下,他都没接茬。

    梁啸站在高处,将这箭手的小动作看在眼里,疑窦暗生。他不等胡来反应过来,扬声道:“既然不反对,那就上来吧。”

    “上……上去?”胡来一怔。

    “当然。这里地势高,胜负一目了然,免得有人输了不认账。”梁啸笑了一声,又道:“角抵最重下盘稳固,你是真正的高手,不会在树上站不稳吧?”

    胡来本来还有些犹豫,听了梁啸这话,立刻怒了。在这么多人面前,让他承认下盘不稳,不敢应战,他可做不到。他冷笑一声,催动坐骑,向大树冲了过去。眼看着白马要冲上坟包,他从马背上跳下,在坟包上踩了一脚,高高跃起,抓住了树干,又荡了两荡,翻身跳上了大树,稳稳的站在了树枝上。

    这一手玩得很漂亮,即使是对他印象不好的人也不得不喝一声采。那锦衣少年见了,也是眼前一亮,叫了一声。胡来更加得意,抱拳四顾,频频致意,大有主角登场,众星捧月的气势。

    梁啸拍拍手,笑容满面:“好身手,好身手,不愧是江都国第一高手。”

    “你少来这一套。”胡来心中得意,脸上却极力做出云淡风轻的从容。“我来了,可以开始了吧。”

    “当然可以。”梁啸张开手臂。“我就站在这里,你随时可以过来。不过,我可提醒你,这里离地面至少两丈,就算摔不死,也会很难看。”

    胡来大声道:“你放心,就算有人摔下去,也是你,不是我。”

    “是吗?未必哟。”梁啸低头看了一眼,又得意的瞟了胡来一眼。胡来不自觉的也向下看了一眼,脸色顿时一变,腿有些软。

    上树之前,他没觉得这树有多高,此刻站在上面,这才感觉完全不同。

    不管是练习还是实战,都会选宽敞平整的地方,没有选在树上的道理。胡来角抵的经验很丰富,在树上却是大姑娘出门——头一回。恍惚之间,居然有一种眩晕感,这是他之前根本没有预料到的,甚至没有意识到梁啸说的高度很夸张,远远出了实际高度。

    胡来有一种上当的感觉,郁闷无比。他张开双臂,保持平衡,身体微蹲,降低了重心,向后滑了半步,背靠树干,恶狠狠的盯着梁啸,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奸猾小人,不要脸。”

    梁啸不以为然。他双腿微分,站在两根粗壮的树枝上,故意搓了搓手,让自己的身体晃动起来。

    “来吧,别不好意思。天色不早了,分了胜负,我们还要急着回城呢。你胡家势大,可以枉顾禁令,我们这些普通百姓可没这待遇,关了城门,就得在这里过夜了。”

    梁啸的声音不小,周围的少年们听了,也有些不乐意。因为胡来迟到,耽搁了不少时间,再拖延下去,今天就别想回城了。如果大家都回不了城,那也就罢了,夜不归宿也是常有的事。偏偏胡来有权有势,不受禁令拘束,这就分出了三六九等,少年们听了,难免有些怨气,话也变得难听起来。

    “胡来,快点动手吧,分了胜负,我们好回城啊。”

    “难不成真是下盘不稳,上了树,就不敢动了吧?”

    “我呸,原来是个摆设,当不得真啊。”

    梁啸一句话,给胡来拉来了不少仇恨,各种冷言冷语像一枝枝暗箭射向胡来。胡来听得心烦意躁,大吼一声,向梁啸扑了过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