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箭神 > 正文 第025章 逃生有术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趁着这个机会,梁啸撒腿就跑。胡家侍从见了,厉声怒喝着,兵分两路,向梁啸包抄过来。

    年轻箭手却一动不动,面带笑容,与雷被对峙。

    雷被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梁啸没有关心雷被与年轻箭手之间的火花四射,他知道今天的戏已经被抢得一点不剩了,自己这个名不符实的主角还是趁早退场的好,以免躺枪。

    听到身后胡家侍从愤怒的叫骂声,他毫不犹豫的奔向那条选好的逃生之路。

    这条路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之外,只是稍微有些陡,小心一点还是可以走的。可是一旦走得快了,却有些危险,很容易摔跤。更重要的是,梁啸让荼牛儿在这条路上挖了好几个坑。

    盗墓不过是掩人耳目,挖坑才是真正的目的。

    这些坑都挖在梁啸精心挑选的位置,如果事先没有准备,急切之间,很难避开。那些胡家侍从见梁啸连蹿带跳,跑得飞快,哪里会想到这些坑的诡异。他们生怕梁啸跑了,大声呼喝着,紧追不舍。

    行家一伸手,就知道有没有。这些胡家侍从一起步,不少人就看出了异样。他们不仅身手矫健,跑得飞快,而且人人拔出了武器,竟是一副要置梁啸于死地的架势。

    这出了绝大多数人的想象,也激怒了少年们。都以为只是一场胡来与梁啸争锋的决斗,只是少年间的比武,没曾想胡来打输了,居然使出这等手段,让手下人追杀梁啸。

    这有悖于少年们的不成文的规则。一对一单挑,那是堂堂正正的比武。派侍从动手,那就成了仗势欺人,以大欺小。不仅西南帮的少年义愤填膺,就连西北帮的少年都有些不齿。一时间,少年们有的跺足大骂,有的赶了过来,准备帮梁啸拦截那些胡家侍从。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侠者的基本行为准则,也是少年们一向自诩的做人原则。

    一时间,金匮山上骂声四起,各种污言秽语此起彼伏,无数身影从不同的方向追了过来,支援梁啸。

    不过,这些少年勇气可嘉,却无补于事。一来他们起步得太晚,二来胡家侍从的度过他们太多。他们刚刚起步,已经有胡家侍从追到了梁啸身后。眼看着一个汉子举起手中的长剑,刺向梁啸的身后,好几个少年失声惊叫。

    “梁啸,小心——”

    “贱奴,敢暗箭杀人——”

    梁啸听得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也是吃了一惊。他不假思索,看准一个准备好的陷阱,猛的跨出两步,在山坡上蹬了一脚,借力突然转向。

    这条路上,他已经演习了很多次,什么地方该转身,什么时候该小心,他一清二楚。后面的胡家侍从却不知道,冲在最前面的一个汉子想跟着梁啸转向,却反应不及,“唉呀”一声惊叫,一脚踩空,张牙舞爪的摔了出去,扑倒在地,吃了一嘴泥,手中的长剑也飞得无影无踪。

    少年们一看,如释重负,大声喝采。

    喝采声未落,又一个胡家侍从失足踩进了盗洞,“喀嚓”一声脆响,他的小腿折断,凄声惨叫起来。

    少年们见了,更是欢喜,一边追赶,一边大声叫好。

    “梁啸好样的!”

    “老天有眼,摔死这些不要脸的狗奴。”

    “梁啸,快跑,又有人追上来了。”

    梁啸不敢怠慢,憋着一口气,力狂奔。仗着对地形的熟悉,接二连三的甩开几个逼近的胡家侍从,一口气奔下了山。

    短短的百余步山路,至少有四个胡家侍从成了滚地葫芦,摔得鼻青眼肿,狼狈不堪。每一次有胡家侍从摔倒,都激起少年们一阵兴奋的叫好声,原本的比武成了一场梁啸逃生的精彩表演。

    外乡来的锦衣少年站在山坡上,看着梁啸像兔子一样灵活的甩开对手,也不禁拍掌跺脚,大声叫好。

    雷被和年轻箭手听到一阵阵的叫好声,非常意外,放弃了对峙,走到山坡旁观看。

    一脸是血的胡来在两个侍从的搀扶下,也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见梁啸已经跑下了山,气得破口大骂:“贱奴,给我追,给我追啊。”他转身对年轻箭手喝道:“冯疾,射他,射他啊。”

    冯疾眉头微皱,握紧了弓,却没有射箭,只是盯着山下快追上梁啸的两个胡家侍从。

    梁啸使尽了浑身解数,依然没能甩脱所有的追兵,还是有两个胡家侍从追到了他的身后,一左一右,包抄过来。眼看着越追越近,梁啸在劫在难,围观的少年们急得大叫。

    “梁啸,快跑!”

    “胡家狗奴,休要以多欺少,有种和老子单挑!”

    “唉呀,梁啸危险!”

    就连雷被都有些紧张起来,握紧了剑鞘,屏住了呼吸。

    锦衣少年捂住了嘴,瞪大了眼睛,原本白晳的脸变得通红。

    在众人关切的注视下,梁啸一边左躲右闪,极力避让,一边大声叫道:“钟离叔,救我!”

    叫声中,钟离期赶到,轻声一喝,挥拳迎了上去。那两个胡家侍从大惊,急切之间,却来不及应战,被击个正着,斜飞了出去。一个滚出十来步远,一个倒在地上,捂着胸口,喷出一口鲜血。

    “阿啸,你先走。”钟离期喝了一声,逆势而上,向山上冲去。

    见梁啸安然突围,围观的少年们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仿佛梁啸就是他们的同伴,梁啸成功突围也是他们的胜利。

    锦衣少年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轻声笑了起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原来还有伏兵。江都不愧是百战之地,连一个乡里少年都通晓兵法,居然有这样周密的安排。喂,你们说,这条路会不会也被动了手脚?”

    他身边的一个侍从说道:“看起来,他早就选好了逃生之路,可谓是谋定而后动。”

    “不错。不过,区区一场约斗,用了这么多心机,是不是小题大作,割鸡用了牛刀?”

    “不然。”一个中年侍从说道:“我看这场比武不像是约斗这么简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