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箭神 > 正文 第027章 民风(求推荐,求收藏!)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梁啸不明白胡来为什么杀意那么重,两次三番的下死手。不搞清楚这件事,他无法安心。

    对他来说,杀人这种事太过严重,不管是杀人还是被杀。他还做不到像荼牛儿那么淡定,动不动就把杀人挂在嘴边上。

    荼牛儿睡得正香,梁啸费了好大的力气,最后不得不在他的胖脸上戳了两下,他才痛得打了个激零,真正清醒过来。“好痛。阿啸,你再碰我的脸,我跟你绝交啊。”荼牛儿埋怨着,被梁啸拖出了吴王祠。

    用冷水洗了脸,定了定神,梁啸和荼牛儿摸黑向广陵城走去。广陵城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王城,守备森严,夜里攀爬,一旦被守城的士卒现,格杀勿论。给梁啸两个脑袋,梁啸也不敢去爬王城。

    梁啸要爬的是大城,也就是普通百姓所住的城。胡家住在西北,但是梁啸却不能从西北进城。西北是富人聚集区,守备相对来说也比较严,城南是贫民区,更容易攀爬。

    梁啸和荼牛儿翻进了城,穿街走巷,先回了青云里。宵禁早已开始,路上没有一个行人,还不时的有巡夜的士卒走过。不过这些都拦不住梁啸和荼牛儿,对付这些情况,他们早就是行家里手。

    来到青云里里墙外,荼牛儿在外面放风,梁啸爬上了里墙,脚刚刚落地,梁啸就屏住了呼吸。

    里正王奉世举着一张弩,弩矢在月光下着寒森森的光芒,直指梁啸的胸膛。

    梁啸连忙低声叫道:“王伯,是我,阿啸啊。”

    “是你啊。”王奉世松了一口气,垂下了弩。“牛儿呢?”

    “王伯,我在这儿呢。”荼牛儿在里墙外听到了王奉世的声音,憋着嗓子叫了起来。

    “你们这两个小竖子,闯了祸,还敢回来?”王奉世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怎么搞的,胡家都找上门来了。要不是老子拦着,你们两家都得被砸了。这大半夜的,老子还不能睡个安生觉。”

    “多谢王伯,多谢王伯。”梁啸连声致谢。“我回家看看我阿母去。”

    王奉世哼了一声,开了里门,让荼牛儿进来。荼牛儿进了里门,却不肯回家,躲在角落里给王奉世行了一礼。王奉世奇怪,把他拉到亮光,借着月光一看,吃了一惊。“你这小把戏,怎么伤成这样?”

    “不妨事,不妨事。”荼牛儿一边遮着自己的脸,一边说道:“胡家以多欺少,我吃了点亏。我就不回家了,要不我阿翁阿母看到了,又会心疼。”

    “嗯,我听说了。”王奉世将荼牛儿拉到屋里,将他摁在席上,拿出一只粗陶罐。一打开,就冒出一股浓烈的气味。荼牛儿眼睛一亮:“獾油?”

    “亏你识货。这是老子自己做的上等货。”王奉世用手指挖出一块油,抹在荼牛儿脸上。荼牛儿一边叫痛,一边乐吱吱的说道:“王伯果然好手段,这獾油好,凉凉的,的确是上等货。”

    “那可不是,这是给我自己用的。要不是你们两个小把戏打赢了胡家,给我青云里争了脸面,我才舍不得呢。”王奉世唠唠叨叨的说道,言语中透着孩子般的得意,就像他也参与了那场恶斗一般。

    “我青云里虽然穷一些,却有骨气,岂是他胡家人想进就进的地方?你们两小子别担心家里,有我王奉世在,保你们家人无恙。你们可劲儿折腾就是了。”

    梁啸无语。看来汉代少年好斗的风气由来已久,王奉世一把年纪了,又是里正,居然还这么热血。年轻的时候大概也不是什么良民,说不定也和他们差不多。

    见荼牛儿有王奉世照顾,梁啸就先回了家。西厢房还亮着灯,织机的声音还在响。梁啸走到门前,还没说话,里面织机的声音停了,传来了老娘梁媌的声音。

    “是啸儿么?”

    “阿母,是我。”梁啸轻轻的推开门,一脸愧意。

    梁媌看了梁啸一眼,神情平静。“受伤了没有?”

    梁啸连忙走过去,好让老娘看得清楚一点。不管她多么有主见,毕竟是母子连心,听到消息之后,她肯定非常担心。梁媌仔细的看了一番,又伸出手,撩起梁啸的衣角,见梁啸的确没有伤,这才松了一口气。

    “饭在灶上,赶紧去吃吧。”

    “阿母,我吃过了。那个……我想去胡家看看,搞清楚结的什么仇。”

    “也好。”梁媌推动织机,重新开始织锦。“如果是误会,那就把话说开,免得麻烦。如果不是误会,那就做个了断,免得夜长梦多。胡家势大,只能先下手为强。”

    梁啸愕然。“阿母,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如果非要斗个死活不可,那就别犹豫,宰了胡来,断了祸根。”

    “这……”梁啸彻底无语了。

    “你怕了?”梁媌瞟了梁啸一眼,微微一笑。“没事的,大不了逃出江都国,隐姓埋名,等着大赦就是了。我们母子没田没宅,包袱一打就可以走,他胡家能成么?”

    梁啸无奈的点点头。他再次被这强悍的民风打败了。听老娘这口气,恐怕她随时都在准备逃亡。

    梁啸走到厨房,将灶上热的饭端了出来,也没吃,径直来到里门口。荼牛儿已经抹完了药,满脸油光,精神也好了几分,就是气味太酸爽。闻到饭菜的香味,他顿时馋涎欲滴,食指大动。

    “阿啸,你阿母还给你留了饭?这可真是太好了。”

    “吃吧,我知道你没吃饱。”

    “嘿嘿,一个羊头,两个人分,当然吃不饱啦。”

    荼牛儿也顾不上客气,抓起一把饭就塞到了嘴里。他的力气大,饭量也大,一个人能顶梁啸两个人。两人吃饱喝足,梁啸将碗送回了家,这才告别了王奉世,悄悄的离开了青云里。转街走巷,来到了胡家所在的高阳里。

    胡家不是一般的百姓,家宅广大,几乎占了半里。虽然已经是半夜,胡家还是灯火通明,人影幢幢。特别是厨房所在的东院,更是人来人往,一队队的奴仆端着各式美食,流水般的走向中庭。

    中庭更是济济一堂,高朋满座,连庭院里都坐满了人,一个个东倒西歪,喝得正欢畅。不时有人起身敬酒,掀起一阵**。

    梁啸和荼牛儿趴在围墙上,互相看了看,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

    -

    求推荐,求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