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箭神 > 正文 第029章 将错就错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一听到“屈就”二字,梁啸就明白了少年的意思。这是招揽啊,招揽他做门客,说得再直接一点,就是为淮南王招揽将来造反的班底。

    造反是大事业,当然要从长计议。史载淮南王因为其父之死而怀恨在心,一直想报仇,只是书生造反,十年不成,最后被汉武帝轻轻松松就收拾了,输得比吴王刘濞还要窝囊。

    只不过,造反也罢,被杀也罢,那都是后来的事,现在的淮南王可是有名的贤王,学问渊博,写得一手好文章,又乐善好施,礼贤下士,组织了一帮人写书,据说门客有数千人。这可是一个庞大的门客团体,编书是一方面,替淮南王传播名声更实在。

    很显然,淮南王招揽门客有点像孔夫子招学生,有教无类。宁可错过,不可放过,但凡有点本事的,都想招到门下,壮壮声势也是好的。

    一个普通的庶民被淮南王府招揽,这得多大的面子?按理说,梁啸应该被这位不知道是王子还是王孙的家伙感动得热泪盈眶,纳头便拜才对。可惜,他知道这是个有毒的苹果,看起来很美,吃下去会死人的。

    可是,梁啸又不能一口拒绝,他和荼牛儿被几口剑指着呢,又撞破了人家行藏,如果说不同意,人家要杀人灭口怎么办?

    梁啸绞尽脑汁,只好装糊涂。“交朋友?我们只是一面之缘,一点了解都没有,是不是太仓促了?”

    “你对我不了解,我却对你很了解。”锦衣少年说道:“你叫梁啸,天生一对猿臂,擅长弩射。家中只有寡母一人,织得一手好锦。他叫荼牛儿,家里有父有母,还有一个姊姊叫荼花儿,十八未嫁,最近正打算卖地为她筹备嫁妆。你们都住在青云里,他家就是社树旁,我有没有说错?”

    “咦,你怎么对我们这么了解?”荼牛儿又惊又喜,还有些不服气。“我们却只知道……”

    梁啸一听要坏,顾不得多想,抬起腿,狠狠踹了荼牛儿一脚。荼牛儿没有防备,“嗷”的一嗓子叫了起来,吓了锦衣少年一跳。“他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他今天为了救我,受了伤。”梁啸一边说,一边装作扶荼牛儿,附在他耳边,咬牙切齿的说道:“要活命,就闭嘴。”

    荼牛儿莫名其妙,却不敢大意,连忙闭紧了嘴巴。

    锦衣少年狐疑的看着梁啸。再傻的人也看得出来这里面有问题。

    梁啸嘿嘿一笑,反客为主。“足下对我们的确很了解,那足下是什么人,我们可一点也不了解啊。听足下的口音,不像是广陵本地人……”

    荼牛儿一听,直翻眼睛,梁啸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脸上却挤出灿烂的笑容。荼牛儿见了,眼睛有些直,只好捂着嘴,装脸疼。

    锦衣少年笑了。“没错,还没有介绍一下我自己,真是失礼。我叫刘陵,是淮南国人,家中薄有资产,出来游历,见见世面。他们都是我的侍从,至于雷君,你们想必听说过他的大名,我就不多说了。”

    一听刘陵这个名字,梁啸心里咯噔一下。他倒是知道有个叫刘陵的,不过不是王子,而是淮南王刘安的闺女。这可是个不安份的奇女子,为了淮南王的造反大业,主动到长安做间谍。

    不会就是眼前这小子吗?

    梁啸想着,很自然的瞟了一下少年的脖子和胸口。可是灯光太暗,这少年的衣领又高,他什么也没看出来。胸口略鼓,既有点像育尚不完全的少女,又有点像胸肌达的少年。不过,少年被他看了一眼,不自然的摸了摸脖子,这让他更多了几分怀疑。

    这小子很可能是位女扮男装的姑娘,而且极有可能就是那位奇女子翁主。女扮男装不稀奇,叫刘陵也不稀奇,可是有雷被这位淮南王府的名剑客作侍从,这就太明显了。

    奇怪,他们就不觉得这样太张扬吗,还是与生俱来的书生气,让他们无知者无畏。

    想到这一点,梁啸更加紧张。让他加入淮南王必败无疑的造反事业,他是万万不肯的。可是怎么拒绝,却是一个学问。既不能让他们丢面子,更不能让他们生疑,以为自己看出了什么。

    “原来是刘君,幸会幸会。”梁啸拱拱手。“能得刘君赏识,实乃三生有幸,本当为刘君驱策,奈何家有老母。常言道‘父母在,不远游’。待老母百年之后,再为刘君效力,以谢今日知遇之恩。告辞,告辞!”

    梁啸说着,拖起荼牛儿就走。一个侍从哼了一声,伸出长剑,拦在梁啸面前。梁啸无奈,只好回过头,一脸无辜的看着锦衣少年刘陵。

    刘陵走到梁啸面前,上下打量着梁啸,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梁啸言不由衷啊。”

    “不敢。”梁啸干笑道。

    “父母在,不远游,此乃梁君一片孝心,我本不该质疑。不过。既然梁啸是个孝子,这大半夜的不在家陪着老母,闯到胡家来干什么?就不怕犯了事,白人送黑人?”

    梁啸心里一惊,头皮都炸了起来。这可是赤果果的威胁啊。刘陵现在要是杀了他,由胡家出面告官,说他私闯民宅,那可是一告就准。估计胡来会非常乐意效劳。

    “这个……”梁啸沉吟了片刻,一声长叹。“不瞒刘君说,今天做此鸡鸣狗盗之事,也是迫不得已。白天的事情,想必刘君也看见了。胡君是必欲置我于死地而后快,我不得不……”

    “所以你当面不敌,就来暗杀?”刘陵哼了一声,脸色有些不好看,眼神中也多了几鄙夷之色。

    梁啸摇摇头。“非也,我是实在不明白胡君为什么要杀我,屡次三番,纠缠不休,想来问个明白。如果真有什么对不住他的地方,或是陪罪,或是堂堂正正的决斗,纵使是死了,也心甘情愿。这不清不楚的,我实在是纳闷啊。”

    刘陵一怔。“你不知道为什么胡来要杀你?”

    “不知道。”

    “这可就怪了。”刘陵好奇心大起。他一手抱在胸前,一手捏着下巴,眼珠骨碌碌转了两下。“你是不是因为担心和胡来无法共事,才不愿意接受我的邀请?”

    梁啸一听,正中下怀,连连点头。“正是如此,万一胡来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那岂不是让刘君为难?胡来的武艺、家世都比我强上百倍,因为我,刘君损失胡来这名干才,岂不可惜。”

    “我明白了。这件事的确不好勉强。”刘陵点了点头。“这样吧,等我问清楚了再说,如果能化解你们二位的恩怨,到时候再说。如果不能,也只好大道朝天,各走一边了。”

    梁啸拱手致谢,拉着荼牛儿就走。刘陵显然觉得有些可惜,亲自把梁啸送到门口,依依惜别。

    他们都没有看到,在巷子远处,胡来隐在墙角,一脸惊讶。

    -

    求推荐,求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