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箭神 > 正文 第031章 养名与避祸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荼牛儿开道,王奉世陪同,梁啸被拥着进了门。

    胡来穿着一身锦衣,手扶长剑,站在门口,下巴微扬,眼中全是高高在上的傲慢。如果不是脸上的伤疤还未消退,倒也算得上气宇轩昂。

    看到胡来,荼牛儿也不自觉的挺起了胸口,就像两只好斗的小公鸡一样。只是胡来一身锦衣,像一只毛羽鲜亮的小公鸡,荼牛儿破破烂烂,像掉了毛的小公鸡。好在他们脸上都有伤,还是蛮般配的。

    “脸上的伤还没好啊?”荼牛儿先制人。“没磕出毛病来吧?破了相,可找不到媳妇。”

    “彼此彼此。”胡来不甘示弱,反唇相讥。“你就是不破相也找不到媳妇。”

    众人轰堂大笑。荼牛儿恼羞成怒,攥起拳头,正准备和胡来理论,胡来冷笑一声,瞟了梁啸一眼。“今天我是陪刘君来的,不想和你动手,以免伤了同僚的和气,今后不好相处。”

    荼牛儿哼了一声,把头扬得高高的,就差将鼻屎喷到胡来脸上了。

    梁啸暗自苦笑,拉住了荼牛儿,目不斜视地走过胡来面前,来到庭前。

    自家老娘梁媌和刘陵正相对而坐,相谈甚欢。雷被坐在刘陵下。堂下的走廊上摆了几只箱子,箱盖全部打开,露出里面的丰盛礼物。梁啸见了,连连摇头。这也太不讲究了,咱就不能矜持点吗,当面清点礼物,多小家子气啊。

    这其实正是汉代开放的思想所在。送的礼物够丰厚,主人有面子,客人显得出手大方,恨不得要让所有人都看见才好。他们才没有梁啸这种遮遮掩掩的想法呢。

    见梁啸进来,刘陵微笑着欠身致意,梁媌招手道:“啸儿快来,刘君来访,已经等你多时了。上前见礼,望刘君恕你怠慢之罪。”

    梁啸上前,长揖致礼,笑道:“在外面厮混了几天,衣衫不整,还请刘君容我洗漱一番,再来相陪。”

    刘陵看着一身污垢的梁啸,笑盈盈的点了点头。梁啸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又叫了一声:“阿母,我的衣服在哪里?”

    梁媌向刘陵致了歉,起身走进房间,顺手掩上了门,低声道:“怎么了?刘君已经来访了两次,你怎能这么失礼。”

    “阿母,这刘君不能惹。”梁啸把梁媌拉到角落时,耳语道:“他是淮南国人,也许和淮南王有关系。和他们扯上关系,对我们没好处?”

    “淮南王怎么了?”梁媌大惑不解。“淮南王是当今天子的叔父,天下闻名的大学者,求贤若渴。若真是他赏识你,招你为客,是你入仕的好机会。你为何推辞?”

    梁啸忽然有些头疼。他还真没办法向老娘解释。老娘说得没错,在这个时代,到诸侯王门下为客是出仕的一个途径,而且是比较高层次的一个途径,至少要比为吏或从军强。

    对普通人来说,王国和朝廷一样,都是可以效忠的主君。在吴楚之乱前,王国和朝廷是平等的,即使现在王国官属的地位有所下降,对梁啸这样的人来说依然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到王府做客,不管将来在王官为官,还是被推荐入朝,都是一个升迁的捷径。对一心希望儿子出人头地,封侯拜将的梁媌来说,这更是一个迁载难逢的机会。她不是梁啸,当然不可能知道淮南王最后的结局,甚至不知道现在的淮南王已然包藏祸心。

    梁啸总不能对她说,娘唉,我知道十几年后淮南王必反。真要这样说了,估计老娘又得拎只鸡,请楚婆婆来念咒驱邪了。

    梁啸急得一头是汗。梁媌大惑不解,又有些担心。“啸儿,你究竟担心什么?是不是怕实力不足,入了府,难以出头?”

    梁啸一听,连连点头。“是啊,阿母,你看啊,我现在还没成年,箭术也是刚刚开始学,正是沉下心来修身养性的时候,怎么能半途而废呢?再说了,我爹虽然不在这儿,可是我有师傅啊。就算去淮南王府,至少也要和桓君商量一下。你说是不是?”

    “这倒是个理。”梁媌欣慰的看着儿子。“在这样的机会面前,你还能保持冷静,不望尊师重道,阿母甚是喜欢。这样吧,你出去和刘君见个面,全了礼节,阿母替你婉拒便是了。刘君既是淮南王的使者,想来不会强人所难。”

    梁啸连连点头,又关照道:“刘君既然没有表露淮南王府的身份,阿母就装不知道。毕竟私越国界也是犯法的,万一被人知道了,我家也脱不了干系。”

    梁媌笑了,疼爱的拍了一下梁啸的后脑勺。“啸儿,你终于懂事了。大丈夫立世,固然要光明磊落,一诺千金,却也应该考虑周全,三思而行。不可一时意气,遗祸将来,后悔莫及。”

    梁啸嘿嘿笑了两声,梁媌推门出去,梁啸自己洗漱更衣。等他再次来到堂上的时候,老娘已经和刘陵表达了婉拒的意思,刘陵眼中有些遗憾之意,却没有勉强,只是说等桓君回来,再来拜访,届时看看桓君的意见再说。

    梁啸如释重负,将刘陵和雷被送出大门。当着众人的面,刘陵笑道:“梁君潜心武艺,不为富贵所动,令人钦佩。某不才,愿得良伴为友,三月后再来求教。”

    梁啸一怔,还来啊?

    门口围观的邻居们一听,也不由得赞了一声。虽然梁啸拒绝邀请,不能立刻富贵,可是机会还有。更重要的是拒绝邀请可是一个很有面子的事。汉人求富贵,但同时更欣赏不为富贵所动的人。求富贵是很多人都能做的,淡泊名利却更加难得,很多人还故意拒绝邀请以养名。

    梁啸拒绝邀请本是为了避祸,却阴差阳错的成了淡泊名利的君子。

    听得众口一辞的赞叹声,胡来的神情很复杂,就像吃了一块黄莲,苦到了心里面,却不能吐出来,只好含着眼泪往下咽。

    舍虚名而取实利乃是人之常情,对穷人来说尤其如此。胡来万万没想到梁啸这个穷鬼居然放弃这个天赐良机,宁可博一个虚名。如此一来,他的得意就成了小人得志,被这些青云里的穷鬼看在眼里,还能不满广陵城的宣扬去?以后再想对他下手就更难了。杀一个无赖少年,没几个人会关注,无缘无故杀一个淡泊名利的君子,这可是会给胡家抹黑的。

    梁啸,你够狠!

    -

    求推荐,求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