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汉箭神 >章节目录第037章 闭门羹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不出梁啸所料,桓君一口拒绝,不见!

    得到回复,刘陵似乎并不意外。她从车里下来,走到门前,打量了梁啸一眼,眼睛一亮。

    “数月不见,梁君又精进了,可喜可贺。”

    “不敢。”梁啸也打量了刘陵两眼。刘陵依然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洁白的衣领直到耳际。“刘君游历天下,眼界大开,气度也与数月前大不同。”

    “呵呵……”刘陵轻声笑了两声,又眨了眨眼睛。“陵不才,闻桓君大名,不远千里而来。不知何事不当,桓君不肯赐见,还请梁君指点。”

    梁啸摇摇头。“家师高人心思,啸不敢揣度。刘君的美意,家师心领了。刘君请回吧。”梁啸指了指渐渐高升的日头,咧嘴一笑:“天气热了,刘君还是找个僻静的地方,避过这日头为好。”

    刘陵不以为然,想了片刻,眉毛一挑:“那我能求见令堂,致意问候么?我远来辛苦,想讨口水喝。”

    梁啸知道刘陵不会轻易罢休,肯定会找理由留下。梁家受过她的礼,总不能像桓君一样让刘陵吃闭门羹。梁啸再一次关上门,去回报老娘。

    看着面前轰然关闭的破门,刘陵摸了摸鼻子。

    胡来大怒,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厉声喝道:“好无礼的匹夫,竟敢如此对待贵客。刘君,请让一步,待我砸了这门……”

    “闭嘴!”雷被喝道。声音虽然不大,却一下子将胡来打回原形。胡来胀红了脸,嚅嚅的退了下去。

    旁边赶来围观的青云里百姓见了,齐声大笑。有人说道:“胡家果然霸道,人家不见,便要砸人家的门。这是来拜访,还是来收租啊?”

    “可不是呢,见与不见是人家的自由,岂能如此蛮横。就算是我江都国的大王至此,也不会如此失礼啊。”

    “啧啧,胡家本来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跟他一起的人,又能是什么好人。别说是阿啸,换成我,我也不肯见的。”

    胡来听了,知道自己又惹了众怒,偏偏又作不得,只得忍气吞声,暗自将那些人记下,以后再作计较。见他眼珠乱瞅,青云里的百姓更加来劲。刘陵皱了皱眉,不经意的动了一下身体。冯疾见了,叹了一口气,捅了捅胡来的腰,示意他到里外等候。

    胡来郁闷的走了。大门敞开,梁啸的笑脸露了出来,冲着刘陵拱拱手,将刘陵请了进去。雷被紧随其后,几个侍从抬着礼物,跟了进去,其他人都在门外候着。亏得胡来不在,不然又得受一阵嘲讽。连大门都没资格进的人,有什么资格和青云里的小名士梁啸争风?

    梁啸将刘陵引到堂上,又到后院摘了一盘葡萄,用井水洗了,端上了堂。

    “闻说刘君渴了,请尝几颗葡萄解解渴吧。”

    “这……能吃?”刘陵很诧异。

    “当然能吃,而且味道很不错的。”梁啸捏起一颗,放进嘴里,又吐出皮和籽。他随即意识到这个问题:“刘君见过此物?”

    “见过,据说是南海胡商传来,我家也有几株。不过,这只是用来观赏,却没听说过能吃。”刘陵伸出纤纤玉指,拈起一颗,放进嘴里,学着梁啸的模样抿出皮和籽,不由得赞了一声:“果然很甜。广陵近海,这葡萄也是胡商传来的吧?”

    梁啸恍然大悟。他知道这些葡萄是从哪儿来的了。长江的入海口就在广陵城,偶尔有金碧眼的胡商出现,可能是他们带来了葡萄种子,但是数量很少,只被当成观赏植物,并不知道真正的用途。

    这种情况很正常,西红柿刚引入中国的时候,也是作为一种盆载观赏植物出现的。

    也许正因为此,直到张骞从西域引入葡萄酒,汉人才知道葡萄可以食用。这个时代的文化中心在关中,过了长江就是蛮夷地区,江都、淮南都属于边疆,他们在文化上并不像后世一样占优势。

    “也许是吧。”梁啸模棱两可的笑道。

    刘陵眼珠一转,顺势说道:“陵也孤陋寡闻,家中虽然也种得几株葡萄,却没见过这品种,能否请梁君引我一观,开开眼界?”

    梁啸瞟了一眼老娘。刘陵这显然是欲见桓君不成,改用迂回战术,想在自己这里找突破啊。

    梁媌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啸儿,刘君见多识广,我家贫寒,难得有一物能入刘君之眼,岂能敝帚自珍。”

    梁啸暗自笑,引着刘陵来到后院。雷被扶着剑,远远的站在廊下,刘陵跟着梁啸来到木亭中,一看到那架秋千,她顿时眼睛一亮。“梁啸好雅致,还在院中布置了千秋。”

    梁啸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汉代的秋千的确是叫千秋的,就和很多人取名延年、万岁一样,是一种祈求长寿的佳名,讨个口彩。

    “闲来静思,消遣休闲而已。”

    刘陵伸手摘了一串葡萄。梁啸连忙去井边打了一捅水,放在亭中,供刘陵洗葡萄。刘陵在井水中洗了洗,又轻轻的弹去水珠,摘下一颗葡萄放进嘴中,笑盈盈的看着梁啸。

    “陵冒昧,敢问梁啸闲暇之时,都思考一些什么样的问题?”

    梁啸微微一笑。这就开始了么?

    “我不过是乡野之人,得桓君错爱,初入射艺之门,还能想些什么呢,无非是如何才能领悟桓君所授,早日练成射艺,报效国家。”

    “能否请教梁君,又从射艺中领悟到了什么道理呢?”

    “其实……那天我已经对足下说了。”

    刘陵眼珠转了两下。“欲射鸿鹄者,不在野雉?”

    梁啸一本正经的说道:“是的,学射要专注,心有旁骛者往往不能善终。为人为学,皆当如此。”

    刘陵若有所思,眉头微蹙,看向梁啸的眼神中多了几分警惕。她聪明过人,岂能听不出梁啸语中暗藏的警戒之意。只是她很奇怪,梁啸难道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要不然的话,他这话说得就有些不着边际了?

    刘陵随即又释然了。桓君不肯见,自然是对当年的事耿耿于怀。梁啸是他的弟子,也许听他说过当年事,知道了自己的来意,也是很正常的事。

    “桓君高明,梁君聪慧,如此良材美玉,埋没乡里,着实太可惜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