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箭神 > 正文 第044章 遇险(求推荐票!求收藏!)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这个声音,这个语气,梁啸都熟得不能再熟。

    除了胡来,还能有谁?

    梁啸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胡来,这就是你的不对啦。不管我以前怎么得罪了你,你两次欲置我于死地,我都忍了,你还不依不饶,非要我的命不可?泥菩萨也有三分土性子,兔子急了也咬人。你真要这么干,可就不能怪我了。

    梁啸凝神屏息,仔细倾听。

    他听到了四个人的脚步声,三个人很正常,第四个人却有些古怪。他似乎是踮着脚尖在走路,声音非常轻,就像蜻蜓点水一样,不注意听,很容易忽略过去。

    而且他一直没有说话。

    三个人说话,梁啸听出了两个人的声音:一个是胡来,一个是胡来身边的箭手冯疾。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尖厉而略带沙哑的声音,就像沙砾刮过陶碗,又有点像恶狗的牙齿啃咬猎物的骨头,透着说不出的残忍,让人不寒而栗。

    梁啸从来没听过这个声音。

    “胡来,别总想着你那点破事,耽误了我的事,你不要怪我不给你胡家面子。”

    梁啸很诧异。这人究竟是谁,居然敢用这样的口吻和胡来说话。胡家可是广陵屈指可数的豪强,胡来更是个横行广陵城的纨绔,这人难道比胡来还要霸道?

    梁啸正在侧耳倾听,仔细辨认,忽然闻到了一股臭味。他愣了片刻,连忙伸手捂着鼻子,转过头,对荼牛儿怒目而视。荼牛儿一手捂着鼻子,一手在鼻前用力猛扇,一脸得意的坏笑。

    梁啸哀叹。真是猪一样的队友啊,居然这时候放屁,而且这么臭。

    巨石上,那个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什么味,这么臭?”

    冯疾不紧不慢的说道:“这里常有狼狐等野兽出现,它们都喜欢藏猎物,可能是坏了,才如此恶臭。”

    “也可能是有人在这里解手。”胡来也说道:“那些贱民常这么干。”

    那人哼了一声,跳下巨石,脚步声渐渐远去,越走越远。

    听得脚步声消失,梁啸连忙钻出草丛,向相反方向逃去。荼牛儿跟了过来,得意的笑道:“阿啸,怎么样,我一屁退千军。”

    “得了吧。”梁啸没好气的说:“你也不看看什么时候,差点害死我。”

    “这是什么话,屁乃人身之气,岂有不放之理?”荼牛儿眉毛一挑,不服气的说道:“我师傅说,屁多是气至脏腑的表现,这说明我这段时间的苦练有效果,一日千里啊。用不了多久,我就是真正的高手了。”

    “屁的高手。”梁啸骂道。

    荼牛儿笑嘻嘻的,正准备还嘴,突然伸手一推梁啸,将梁啸拨得一踉跄,险些摔倒。梁啸大怒,正准备骂,却见荼牛儿挡在他的身前,双腿微分,身体前倾,双手一前一后,如临大敌。

    梁啸吃了一惊,伸头一看,只见前方不远处,一棵大树后面,隐隐绰绰的有一个人影。

    梁啸倒吸一口冷气,想起了那个脚步声特别轻的人。不会是胡来派来的刺客吧?

    时间仿佛一下子凝固了。梁啸屏住了呼吸,第一次有生死一线的感觉。他盯着那个身影,慢慢的爬了起来,伸手在地上摸了一下。没找到石头,他就抓了两把土,准备迷了那人的眼,创造逃跑的机会。

    虽然双方相隔数步,他却能感觉到那人身上的凛厉杀气,就像一张拉满的弓,随时都有可能射出必杀的一箭。面对这样的人,梁啸有自知之明,知道不是对手,只有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就在梁啸心跳如鼓,两腿颤,随时准备撒腿逃跑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桓远说过的话。不可胜在我,可胜在敌。既然那人迟迟没有出手,显然是没有必胜的把握,否则他早就冲上来了。

    这说明自己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弱。

    想通了这个问题,梁啸迅冷静下来,心跳虽然很快,却不再慌乱,只是让他更加警觉。腿也不颤了,慢慢的恢复了知觉,就连听觉都好了起来,荼牛儿的呼吸,周围的虫鸣,一一入耳。

    梁啸听到了另一个弱不可闻的声音,就在他身后三五步。

    梁啸顿时觉得头皮麻,太阳穴呯呯乱跳。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啊,居然被人前后夹击。这人跟在身后只怕有一会了,自己居然一点也没现,真够大意的。再走两三步,说不定就要背心一凉,一命呼吸。

    梁啸紧张万分。他长长的吸了两口气,又慢慢地吐了出来,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头不动,只是转动眼珠,四下查看了一下情况,现自己和荼牛儿站在一片小树林的旁边,左前方不远就是两棵杂树。杂树不高,却枝叶披拂,垂至地面,足以给行人造成麻烦。

    梁啸悄悄的伸出手,拽了拽荼牛儿的衣角,压低了声音。

    “牛儿,两棵树。”

    荼牛儿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应了一声。他们是多年的死党,伏击别人和被别人伏击的事都没少干,梁啸一开口,他就知道什么意思。

    “走!”梁啸突然喝了一声,转身用力扔出了手里的泥块,然后四肢着地,手脚并用,连滚带爬的冲向了那两枝杂树。荼牛儿低吼一声,转了半圈,背对杂树,双手握拳,保持警戒,连退几步,退到杂树前,翻身倒地,一个懒驴打滚,从横生的树枝下面滚进了树林。

    两人的动作虽然难看,却很熟练,而且配合得非常默契。

    躲进了树林,荼牛儿挥掌劈下两根手臂粗的树枝,递给梁啸一根。“阿啸,你先走,我断后!”

    “等等。”梁啸接过树枝,却没走。他隐在树后,指着左前方的那棵树,仔细辨认了一会儿。“牛儿,那人……好像是我师傅。”

    “呃……是吗?”荼牛儿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埋怨道:“你师傅这是干嘛呀,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闭嘴!”梁啸转过身,指了指右前方。“那里才是敌人。”

    “那里?”荼牛儿睁大了眼睛,四处张望。“那里还有人?在哪里,在哪里?”

    就在这时,离梁啸原来位置不足五步的草丛里,一个纤细的人影站了起来,手持状如长剑,却漆黑无光的武器,一步步的向后退去。一直退到百步之外,才突然转身,消失在茂密的野草丛中。

    梁啸目瞪口呆。听到这人的脚步声,他立刻明白了。这就是那个与胡来同行,却一直没有说话的人。

    -

    求推荐,求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