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箭神 > 正文 第049章 人不如马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挑战有时候等同于挑衅,是看你不爽,想揍你一顿的另一种说法。

    至少对胡来来说,他是这样理解的。比武较技这种事情只可能生在好朋友之间,或者身份相近的人之间,大家逗个乐,活跃一下气氛。贵贱不同,有什么好比的,除非有仇,想借着比武较技这样的名头下黑手,或者是要在众人面前揍你一顿,差辱羞辱你。

    之前胡来向梁啸挑战,属于前者;而今天荼牛儿向胡来挑战,则属于后者。

    所以胡来很不舒服,很没面子,一点也没掩饰,全在语气中表现出来了。

    荼牛儿后知后觉,只知道待会儿要和胡来干一架,撸胳膊,卷袖子,又往手心吐了一口唾沫。这一口唾沫就像是吐在了胡来脸上,让胡来更加生气,鼻子都快冒烟了。

    看到胡来怒,梁啸心中暗喜。看来主动出击还是有效果的,至少胡来没有心理准备。他特意瞅了一下胡来的身后。冯疾不在这里,却有几个年轻的婢女在一旁侍候着,角落里不乏有调笑声、喘息声。

    那个姓李的女子赫然在列。见梁啸的目光扫过去,她下意识的低下了头,没敢和梁啸对视。

    梁啸环视一周,将在场的人看在眼中,心中更是大定。这些少年大多属于西北帮,家境比较好,却并非每个人都是胡来的死党,心目中还有公平正义的位置。在金匮山的时候,不少人曾对胡来的行径表示不屑。

    毕竟都是十五六岁的年纪,正是憧憬着一诺千金、仗剑天下的时候,还没太多的利害观念。

    即使是与梁啸斗得不死不休的胡来,也是斗气的成分居多。

    “是的,要向你挑战。”梁啸收起了笑容,用鄙视的眼神盯着胡来,不紧不慢的说道:“胡来,我记得金匮山一战之后,你曾经说过,我们之间的恩仇已解,从此两不相欠。”

    胡来尴尬不已,眼神有些躲闪起来。

    周围的少年们听了,不少人放下了酒杯,竖起了耳朵,就连墙角搂着一个胡家婢女的粗壮少年都将不规矩的狼手缩了回来。他们都听出了梁啸的来意,荼牛儿来挑战,绝不是要打一架这么简单。

    成功的吸引了众人的注意,梁啸岂能让胡来蒙混过头,提高了声音,追问道:“胡来,是与不是?”

    当着众人的面,胡来无可抵赖,只得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还派刺客来杀我?”梁啸大声说道:“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这才是丈夫行径。派人刺杀,算什么英雄?胡来,既然你言不由衷,那我们今天就做个了结,决个生死。”

    听到此处,众人才知道梁啸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禁对胡来的做法大为不齿。言而无信已经够不要脸了,居然还派刺客,这岂止是不够磊落,简直是无耻。别说那些与胡来关系一般的人,就算是一向倾向胡来的人此时也有些不悦。

    一时间,帐中人的目光齐唰唰的投入胡来,让胡来无地自容。

    胡来顿时乱了方寸,结结巴巴的说道:“什么刺客?你在胡说什么?”

    梁啸眉头一挑:“你不知道?”

    胡来慌乱之下,哪里注意到梁啸言语中的陷阱,一听梁啸不是那么坚决,立刻沿着梁啸的暗示往下说。“当然,我说话算数,既然说与你两不相欠,就是两不相欠,绝不会再反悔,更不可能做出派刺客这种事。”

    “当真?”梁啸的语气更加犹豫。

    “当真。”胡来脸色通红,却拍着胸脯,大声说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些朋友都可以见证,我胡来虽然不算什么英雄,却也不敢食言自肥。梁啸,我们之间的恩怨已消,刺客什么的与我无关。”

    梁啸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显得有些局促。“那我可能是误会你了。”

    胡来彻底松了一口气,故作豪爽地大笑道:“你的确是误会我了。不过,说开了也就罢了。梁啸,既然来了,不妨一起坐,喝两杯?”

    胡来只是客气一下,却不知梁啸是有备而来,就算他不邀请,梁啸也不会就此离开。他说了句客气话,梁啸立刻顺风上,一屁股坐了下来,大声道:“正当如此。既然我们恩仇已消,那就共饮一杯,一笑泯恩仇。”

    胡来的脸抽搐了一下,话已出口,不好反悔,只好示意婢女上酒。梁啸环顾一周,很自然的对那个李姓女子勾了勾手指。“这个不错,让她给我倒酒吧。”

    婢女是主人的财产,侍酒时被人调戏,甚至被安排暖床,都是很正常的事。这时候的吴楚风气开放,别说是婢女,就算是已经被纳入房中的妾都可以送人。梁啸看中了这个婢女,让她倒酒,倒也不算失礼。

    胡来虽然不舒服,却也不好推辞,只好使了个眼色,让李姓女子上前为梁啸、荼牛儿倒酒。梁啸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搭在李姓女子的腰间轻佻的捏了一下,坏笑道:“这小蛮腰,真是不错呢。胡君,我家还缺个暖床的婢女,不知你肯否割爱?”

    李姓女子顿时红了脸,却不敢作。

    胡来对梁啸的急色倒不意外,只是撇了撇嘴。“她是我家的赘子,你想要她,倒也不是不可,只需要将她欠我家的钱还了就行。也不多,就五千钱。”

    赘子就是人质。欠了钱,还不起,就到债主家做赘子。如果在指定时间内还不了,赘子就会成为奴婢,运气好的也可能成为赘婿。在汉代,赘婿和奴婢没什么区别,都是被人看不起的贱民。一个奴婢的价格是一万到两万钱之间,五千钱的确不算贵。

    “这么多?”梁啸吃了一惊,恋恋不舍的松开手。“我可没这么多钱,有这么多钱,我还不如买你那匹白马,练练骑射呢。”

    “马?”提到那匹白马,胡来顿时精神焕。他眉毛一扬。“我那可是正宗的天水良驹,十几万呢,比她贵多了。这样的好马在广陵可不多见,就算你想买,我也不能卖给你啊。”

    “人还不如马?”梁啸有意无意的瞟了李姓女子一眼。李姓女子的头低得更低。

    “你以为呢。”胡来根本没有注意到梁啸的挑拨,得意的哈哈大笑。

    -

    求推荐,求收藏。

    这两天推荐票又不怎么给力了,老庄眼泪汪汪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