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箭神 > 正文 第064章 两败俱伤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梁啸半坐中草丛中,眼前一阵阵黑,受伤的腿已经失去了知觉。

    他知道自己失血过多,坚持不了多久,很快就会失去意识。

    没想到就这么死了。梁啸无声的苦笑。还想从军立功,封侯拜将呢,还没出广陵界就要死了。战场凶险,这句话说了无数次,都没有现在的感受深。如今死神迫在眉睫,自己的穿越之旅很快就要划上一个句号了。

    真他妈的窝火啊,究竟是谁要杀我?

    梁啸有些不服气。这么死太窝囊了。就算死,至少也要知道仇人是谁,究竟是什么原因吧。连大Boss都没见着,就被几个小啰啰干死了?

    梁啸咬了咬,用力在自己腰上掐了一下,用疼痛让自己清醒些。他伏在草丛中,盯着远处的冯疾。

    冯疾二人下了马,随从在前,一手举着骑兵用的圆盾,一手握着长剑,正猫着腰,分开野草,慢慢的走了过来。冯疾隐在他的身后,握着弓,搭着箭,警惕的注视着四周。他们互相掩护得很周密,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破绽,梁啸很难一箭命中要害。

    两人越走越近,居然没有走一点弯路,数息之间,就走到了三十步左右。

    梁啸一想,随即明白了。他的伤口一直在流血,冯疾是循着他的血迹跟过来的。梁啸紧张的看了看四周,咬牙着,忍着巨痛,脱下了已经被血浸透的鞋,又拿着一块布,将腿上的血擦掉,将伤口裹得更严实一些。

    他取出两枝毒箭,拔下箭头,倒插在泥中,然后拖着一条腿,小心翼翼的向前爬去。

    在冯疾二人赶到最后的血迹前,梁啸向前爬了五步,勉强将自己藏在一蓬野草中。几步路,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他的手臂控制不住的抖,几乎握不住弓,眼前也一阵阵的黑,几步外的人影都看不清楚。

    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又慢慢的吐出来,往复三次,勉强让自己放松下来,握弓的手也不那么抖了。

    他抽出一枝箭,搭在弦上。弓低垂,箭指地,上身侧倾,如大梦初醒。

    天地间忽然静了下来,梁啸听到了风声,听到了虫鸣,听到了五步外的脚步声和憋着嗓子的交谈。

    “主君,他跑了。”这应该是冯疾随从的声音,梁啸不熟悉。

    “他跑不掉的。流了这么多血,他走不远。”这是冯疾的声音。“你小心点,那个荼牛儿力气很大,他肯定就藏在附近。梁啸受了伤,他不可能一个人离开。”

    “喏。”随从咽了一口唾沫,用长剑轻击盾牌,好像在给自己壮胆。他向前迈了一步,突然停住了。

    “怎么了?”冯疾低声喝道:“快点找。”

    “主君,我……我的脚中箭了。”随从的声音颤抖,透着说不出的恐惧。“我的脚……有点麻。”

    “不好!”冯疾一声惊呼:“这该死的竖子,居然在地上埋毒箭……”

    听到这一声惊呼,半睡半醉的梁啸突然苏醒了。他没有睁开眼睛,却抬起了身体。随着脊柱挺直如弓,他握弓的左手抬起,左臂平直如弓,左肩下陷,右手双指勾弦,稳稳的夹着一枝箭,箭头直指远处的冯疾。

    半年多来,每天都要练习至少半个时辰的开弓式出现在梁啸的身上,没有一点瑕疵,堪称完美。

    梁啸闭着眼睛,就像在黑暗中练习一样,没有目标。

    他仿佛忘记了冯疾,忘记了天地,只剩下手中的弓。

    松弦,放箭!

    “嗡”的一声轻响,竹箭离弦,向冯疾飞驰而去。

    在那一刹那间,冯疾二人感受到了这份凌厉的杀气。随从不假思索,蹲下身子,举盾护住了自己的面门和腰腹,却将冯疾暴露出来。冯疾不假思索,纵身跃起,在半空中搭箭,勾弦,放箭,一气呵成。

    羽箭离弦,带着厉啸,扑向五步外的身影。

    两枝箭在空中交汇,相隔不足三寸,擦肩而过,分别射向自己的目标。

    “噗!”冯疾中箭,箭射入他的喉咙下方数寸,射穿了他的皮甲和冬衣,箭头刺进了他的锁骨。

    “噗!”梁啸中箭,箭头洞穿了他的肩窝,从后背透出。

    “扑通!”冯疾摔倒在草丛中,接连打了几个滚。

    “扑通!”梁啸踉跄倒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喷出一口鲜血。

    ……

    “阿母,你不要动。”李蓉清附在梁媌耳边,低声说道:“我去将他们引开。”

    “蓉清……”梁媌紧紧的拉着李蓉清的手臂。“你要小心。”

    “阿母放心,我会小心的。”李蓉清鼻子一酸。“我把他们引开后,阿母沿着池边向东走,先把船划离岸边。如果我去了,我会叫你的。”

    “你一定要来。”

    “我会来的。”李蓉清用力的点了点头。“我要做阿母一辈子的女儿。”说完,李蓉清抱着梁媌的头,在她额头亲了一下,转身猫着腰,蹑手蹑脚的走了。

    梁媌抬起手,摸着额头混着泪水的吻痕,眼眶也湿润了。

    李蓉清抹去泪水,潜行到山坡中部,伏了下来。那两个骑士已经下了马,点起了火把,耐心的查看地上的踪迹。他们两人互相掩护,配合默契。没一会儿,他们就沿着梁媌二人刚刚离开的路线向坡顶走去。

    李蓉清伏在路边的野草中,看着两个骑士走近,突然跃出,清叱一声,手臂一扬,一柄短刀脱手而出,飞向较远的那个骑士,然后就地一滚,躲过近身骑士刺来的一剑,反手握刀,刺向他的小腹。

    “当!”骑士举盾,挡住了短刀。

    “啪!”另一个骑士后退一步,挥剑架住了李蓉清手中的短刀。很显然,他们对李蓉清的身手非常清楚,一直保持高度警惕,没有给李蓉清任何偷袭的机会。

    李蓉清一击不中,翻身跃起,再次消失在草丛中。

    两个骑士同声厉喝,包抄了过去。片刻之后,李蓉清再次跃出,却没有攻击骑士,而是向孤坟旁的马奔去。两个骑士见了,紧紧追赶。李蓉清略快一些,奔到一匹马前,飞身上马,用手中的短刀猛扎在马臀上。马吃痛,长嘶一声,向山坡下奔去。

    骑士追到孤前,一个翻身上马,策马追赶,另一人撮唇长啸。李蓉清的座骑听到啸声,不顾李蓉清的踢打,人立而起,将李蓉清摔在地上。李蓉清就地一滚,爬了起来,继续向前飞奔。

    两个骑士纵马追赶,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

    梁媌趁此机会,悄悄的下了坡,沿着吴王池向东走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