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箭神 > 正文 第066章 因果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readx;

    梁啸叹了一口气,无力的闭上了眼睛。梁媌哭出声来,问道:“啸儿,我也不愿意你和吴太子扯上关系,可是你伤成这样,没有你师傅帮忙,蓉清怎么办?我在她父亲坟前过誓,要好好照顾她的。”

    梁啸沉默不语。过了良久,他突然睁开了眼睛。“阿母,去年在我家暂住的邯郸人梁蚡,他把女儿送进了江都王府?”

    梁媌有些不解。梁啸怎么会突然提到这件事,莫非他想起了什么?她想了想,突然也升起一线希望。

    “是的,怎么,你想去求梁娥帮忙?”

    “求她帮忙?”梁啸苦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就是被他们父女连累的。”

    “这是什么话?”梁媌不悦的沉下了脸。“梁蚡父女虽然势利了些,却不是恶人。”

    梁啸没有说话,把荼牛儿叫了进来。“你进城去,小心些,找几个信得过的兄弟问问,看看市井间可有什么与江都王府有关的传言。”

    荼牛儿二话不说,点头答应,上岸去了。

    梁啸不再说话,他闭目沉思,翻捡两世的记忆,希望从中找到破局的线索。

    从来到这个时代开始,他就被一个谜团困扰着。胡来几次三番要杀他,但他却不知道胡来为什么要杀他。开始只是怀疑和胡来的妹妹胡成光有关,后来又和江都王府扯上了关系。

    他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直到与冯疾一场恶战,他也没搞清楚这其中的原因。

    就在刚才,在为桓远的固执而大伤脑筋的时候,他突然有了线索,想到了一些事情。

    桓远要效力的是吴王刘濞的太子,他们要夺取的就是现在的江都国,以前的吴国。而江都国同样有一个很著名的太子。严格的说,那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人渣。

    江都王太子刘建是一个好事不作,坏事做尽的恶棍。梁啸对他没什么好印象,前世看书时,甚至不愿意看与他相关的内容。因为有关他的记载实在让人反胃。之所以知道他,是因为他的女儿——著名的江都公主,因为和亲乌孙,又被称为乌孙公主的刘细君。

    此刻,他突然想起刘建,是因为在刘建的无数恶行中,有一项与邯郸人梁蚡有关。如果他猜得不错,梁蚡是把女儿梁娥送进了王府,不过却不是他希望的江都王刘非,而是太子刘建。

    刘建夺了梁蚡献给其父的梁娥,又派人杀了梁蚡灭口。梁蚡曾在自家借住过,自己也许知道相关的事,如此一来,刘建要杀自己灭口也就顺理成章了。因为是子夺父姬,刘建不能不有所顾忌,只能假手胡来。

    刘建的王后好像就叫胡成光。现在胡成光还没嫁入王府,可是胡家想攀附王府的心,恐怕早就有了。

    想起了这些事,梁啸觉得自己应该找到了真正的原因。他相信可以凭自己的力量救出李蓉清。对普通人来说,王府是不可抗衡的存在,可是梁啸读过相关的史料,知道这个时候的王权已经大不如从前,江都王和当年的吴王相比,那可差得太远了。

    吴楚七国之乱后,诸侯王不治民,真正的权力在国相手中。

    梁啸相信,既然刘建不敢自己出手,只能派胡来代理,那他一定不愿意让他的父亲江都王知道,更不愿意让江都国相知道。找到国相,告他一状,把这件事捅到明处,刘建就无法一手遮天了。

    躺在船舱中,梁啸反复考虑,直到疲倦的睡去。

    在这中间,梁媌告诉了他经过。荼牛儿赶到吴王池的时候,李蓉清已经被冯疾的手下抓走了。荼牛儿想去追,可是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蓉清被抓走。荼牛儿找到了梁媌,把她送到船上,又回头去找梁啸,现梁啸躺在血泊之中,昏迷不醒。

    至于桓远和钟离期,他们是荼牛儿在背梁啸上船的途中遇到的。梁啸的伤是桓远处理的。据桓远说,虽然两处贯通伤很严重,但只是皮肉伤,失血过多导致昏迷,休养半个月就差不多了,也不会留下后遗症。

    听了这些,梁啸这才放心。

    天黑之后,荼牛儿回来了。他告诉梁啸,市井间流传着一个消息,不过是几个月前的消息。有个外乡人说江都王太子刘建子夺父妻,大逆不道。不过只传了两天,就再也没人见过那个外乡人。

    梁啸一估算时间,正好是自己遇袭前不久。他心里更笃定了。

    “蓉清呢?”

    “不知道。胡家那边口风很紧,什么消息也打听不到。”

    “那我们得加紧,迟了,蓉清可能会有性命危险。”

    “怎么救?”荼牛儿有些为难。“你伤成这样,我一个人可没法将她救出来。”

    “这次不力敌,我们智取。”梁啸吐了一口气。“牛儿,你今天夜里不要休息了,找个地方躲起来。不要回家,不要回城。三天之内,如果我不露面,你就去淮南国找刘陵。”

    “你呢?”

    “我马上进城,到国相府告状。”

    “国相府?”荼牛儿狐疑的打量着梁啸。“你什么时候认识国相了?你知道他叫什么吗?”

    梁啸笑了。“牛儿,你忘了吗,我们曾经到国相府门前看公告。那上面就有国相的名字。”

    荼牛儿挠了挠头。他又不识字,哪知道上面有没有国相的名字。不过,他相信梁啸,梁啸说有,那就一定有。他也不分辨,收拾东西,就准备离开。梁啸让老娘给了他一大笔钱,要赶到淮南,没钱可不行。再说了,自已去国相府告状,也许就回不来了,这些钱不知道便宜谁呢。

    荼牛儿一个人悄悄的离开了。梁啸对他很放心。以他的本事,藏身在野外,除了他师傅钟离期那样的人物,没几个人能找到他。就算被现,他也能全身而退。

    倒是自家母子,要想平安的走进国相府,倒有些难度。堂堂的国相府,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进的。

    不过,梁啸既然决定去国相府告状,自然有他的底气。

    因为他记得公告上国相的名字叫郑当时。

    “啸儿,你真能见到国相?”梁媌非常不安。她再能干,毕竟是一个家庭妇女,与官府的交往仅限于里正王奉世这个级别,从来没考虑过会和江都王和江都相生联系。“我们很可能连国相府的大门都进不去。”

    “阿母,你放心吧,我手里有一张王牌,他肯定会见我。”梁啸自信的说道:“阿母,你会写篆书吗?”

    梁媌迟疑了片刻。“会一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