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汉箭神 > 正文 第067章 喜忧参半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readx;

    夜长梦多,事不宜迟,梁啸让老娘给他洗去血迹,又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然后花了五百钱,从附近人家借来一辆鹿车,请主人推着他,向广陵城走去。

    梁媌虽然不知道梁啸哪来的自信,可是事到如今,她也乱了方寸,只好听梁啸的主意。李蓉清为了救她,被胡家掳走一天,是不是还活着,谁也不知道。多耽搁一天,李蓉清的生还机会就少一分。

    一路上,梁媌不住的偷眼看梁啸,见梁啸虽然脸色苍白,非常虚弱,神色却很镇定,一副胜劵在握的样子,倒也安心了不少,多了几分欣慰。能在这时候还保持镇定,可见梁啸的确是有主意的。

    母子两人乘着薄薄的夜雾,径直走向广陵城。

    梁啸体力严重不足,只能闭目养神,他没有注意到。在他的身后,一辆牛车远远的缀着他们,钟离期驾车,桓远坐在车中,不紧不慢的跟着他们。

    桓远眼神凝重,不时的看一眼远处的鹿车。他不知道梁啸为什么要回城。他伤成这样,怎么去救李蓉清,难道是去求胡家网开一面,放李蓉清一条生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未免太愚蠢了。

    他觉得梁啸不至于这么蠢。可是除此之外,他又想不出梁啸能干什么。

    而梁啸最后的提醒也让他大惑不解。他认识冯疾,知道他是胡家的门客,箭术相当了得。可是他们没有过接触,冯疾为什么两次三番的提到他,仅仅因为他是梁啸的师傅?

    好像也不至于。

    “将军,你说梁啸想干什么?他能救出李蓉清吗?”

    “我不知道。”桓远又看了一眼。梁啸坐在鹿车上,看不清面目,但是能看清他坐得笔直。“这小竖子……可惜了。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一心要去长安,长安的皇帝就是好人吗?他也不想想,以他的出身,怎么出头?”

    “这小子有主见,不像牛儿那笨小子。”钟离期却赞了一声:“将军,我觉得他就像年轻时的你。”

    桓远哼了一声,不置可否。过了片刻,他又道:“我弱冠为将,他可能吗,你以为他是周亚夫?若是随我去江南,也许还有三分机会,偏偏要去长安。长安功臣子弟多如狗,皇亲国戚满街走,哪一年才能轮到他?”

    钟离期笑了起来。“将军,你失态了。跟你这么多年,这是第二次看到你失态。上一次,还是吴王拒绝你奇兵之计的时候。”

    桓远叹了一口气,欲言又止。

    远远地跟着梁啸的鹿车,在城门关门前进了城,钟离期不禁咦了一声:“将军,梁啸不是去胡家,他这是去国相府的路啊?”

    桓远眉头紧皱。他也意识到梁啸的目的地并不是胡家,但他也不认为梁啸会去国相府。

    “不会吧。凭他的身份,连大门都进不去。”

    钟离期没有吭声,他驾着牛车,跟着鹿车向前,越走越肯定,梁啸是去国相府。他回头看了桓远一眼,桓远也在看他,两人眼中露出惊讶之色,不约而同的说道:“他不会是……”

    两人又同时闭上了嘴巴,警惕的看看四击。钟离期眼神一寒:“将军,我去宰了他。”

    “别急。”桓远的眼神也有些不安。“这时候告我们,对他救人没有任何帮助。他虽然顽劣,有时候还有些懦弱,却不至于做出这样的蠢事。只是,他到国相府去,究竟想干干什么?他一介布衣,怎么才能见到一国之相?”

    ……

    胡家。一个年轻人快步走进了西侧院。

    冯疾躺在床上,伤口已经包扎起来。见年轻人走进来,他连忙翻身坐起,深施一礼:“恭迎太子殿下。”

    “免了。”来人正是江都国太子刘建,他摆了摆手。“事情办得怎么样,梁啸死了没有?”

    “应该是死了。”

    刘建细长的眉毛竖了起来,一脸不悦。“死了便是死了,没死便是没死,如此模棱两可,却是何故?”

    “梁啸中了我两箭,血流如注,肯定是活不成了。不过,我没有看到他的尸体,所以还不能肯定他死了。”

    刘建焦躁起来,尖声喝道:“那究竟是死还是没死?”

    “就算现在没死,他也受了重伤,半个月内不能行动,我们一定有机会找到他,杀死他。”冯疾不紧不慢的说道:“只是……有一个问题,还请太子殿下留意。”

    刘建听说梁啸受了重伤,半个月不能行动,这才松了一口气。见冯疾吞吞吐吐,他不屑的说道:“还有什么事?你们这些人,真是无用,区区一个无赖,也能折腾得你们灰头土脸,损失折将。”

    冯疾看了一眼刘建身后的胡应。胡应微微颌,接过话头。“太子殿下,我们刚刚弄清,这次之所以会失手,损失这么大,是因为梁啸有一个师傅叫桓远。桓远是当年吴国的将军,有名的射声士,听声辨位,百百中。据说,当年大王从征时,曾与他对阵,险些受伤。”

    刘建眉头一挑:“桓远?我似乎听说过这人,的确是个厉害角色。他不是死了吗?”

    “他没有死,一直潜藏在梁家,深居简出。”

    “该死!”刘建想了想,又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当真是该死。”

    胡应与冯疾交换了一个眼神,胡疾一本正经的说道:“冯君,你的伤……”

    冯疾站起身来,慨然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岂能因些许小伤误了太子殿下的大事。太子殿下,请稍放宽心,我这就去搜捕梁啸,一定不会让他误了太子的事。”

    胡应也说道:“太子殿下,冯疾不仅身手过人,骑射|精良,更可喜的是忠心耿耿。有他去追捕梁啸,必能马到成功。太子殿下,小女闻说太子殿下光临,备了些薄酒,想请太子同饮。”

    刘建听了,眉头一挑,笑眯眯的应了。他看了冯疾一眼:“这次可不要再错失了。”

    “请太子殿下放心。”冯疾挺起了胸膛,大声说道。

    胡应将刘建请入后堂,冯疾随即带上数十骑,顶盔贯甲,挟弓带矢,匆匆出了城。

    几乎在同时,梁啸来到了国相府的门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