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汉箭神 >章节目录第070章 风已逝,波未平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readx;

    建元三年冬,十月,一行人聚集在江边,一艘大船整装待。

    国相郑当时亲自来送行,上计吏很有面子,兴奋得有些忘乎所以,说话都不利索了。

    交待完公事后,郑当时只带着亲卫涂虎一人,来到一间不太起眼的舱前,敲了敲门。

    舱门拉开一条缝,露出梁啸半边脸。“郑公有何吩咐?”

    郑当时从袖子里抽出一片竹片递了过去。“这个还你。”

    梁啸接过,看了一眼,收入袖中,再次欠身行礼。郑当时肯定不愿意有别人知道这件事,他当时让老娘用篆书写,也是为了保密,郑当时准确的捕捉到了他的用意,只是不放心,又来提醒他。

    “梁啸,长安遥远,天子脚下,富贵如云。你当好自为之,莫误了自己的才华。”

    “多谢郑公。若有他日,必不敢忘郑公之恩。”

    郑当时笑笑,摆摆手,转身去了。梁啸放下车帘,收起了诚恳的笑容。他听得懂郑当时的警告,长安不是江都国,情况要复杂得多,如果再像以前一样胡闹,随时都有可能死于非命。刘建如果不是抢了他老子的女人,不敢声张,他梁啸也不可能活到今天。

    刘建的心虚,郑当时的侠气,桓远、钟离期等人的渊源,差一样,他都不可能活着离开江都国,更不可能搭上上计吏的顺风车。跟着上计吏入京,不仅安全有了保障,还能借住驿传,享受公务员的待遇。对他来说,这是一项实惠到家的待遇。

    千里出行,对普通百姓来说可不是一件易事。不光是食宿开销,仅是沿途的关卡就够你喝一壶的。跟着上计吏走,这些都不用他操心了。

    很显然,不仅是他一个人对这个结果满意,老娘、小妾,还有死党荼牛儿都很满意。还没起程,荼牛儿已经和郑当时安排的侍卫涂虎成了好兄弟,有事没事就腻在一起。

    一番热闹之后,大船离岸,逆水西行。

    郑当时站在岸边,看着渐渐过去的船影,嘴角微微一挑。

    “梁啸,你可别辜负我的一番苦心啊。”

    ……

    百步外的芦苇荡中,桓远和钟离期席地而坐,看着缓缓驶去的大船,沉默不语。

    钟离期几次转头看桓远,想问些什么,可是看看桓远的脸色,又把嘴闭上了。他很清楚,桓远的心情很不好。梁啸是他看中的弟子,寄予了厚望,没想到梁啸坚决不肯随他去江南,这让他很伤心。

    如果梁啸只是有射箭的天赋,像荼牛儿一样是匹夫之勇,那也就罢了,不过少一员勇将而已。偏偏梁啸又非常聪明,有着普通少年根本不具备的过人见识。

    梁啸重伤之下,桓远以为他穷途末路,一定会屈服。没曾想梁啸居然混进了国相府,借国相郑当时之手翻了盘,现在更是混进了上计的队伍。桓远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在好奇之余,更是惋惜不已。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样的英才对吴太子的事业不看好,严重挫伤了桓远的信心。

    “将军,梁啸怎么会知道太子的事?”

    “我也不清楚,我从来没和他说过。”桓远叹了一口气。“走吧,希望以后不要再见面。”

    钟离期摇了摇头,长叹一声。他觉得桓远这句话不太可能实现。

    ……

    “啪!”刘建将青铜爵砸在地上,脸色通红,双手抖。

    冯疾站在他的面前,躬身而立。他刚刚从江边回来,亲眼看到梁啸等人上了船,跟随上计的人员赶往长安。他就算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去碰官船,否则郑当时一怒,很可能连胡家都连根拔起,就连刘建都吃不了兜着走。

    现在的诸侯王不是以前的王,大权掌握在国相手中,特别是军队,王连碰都碰不着。

    更何况刘建根本不敢把这件事捅出去,否则不用郑当时动手,他父王就能揍死他。

    梁啸成了捅在刘建心里的一把剑,剑柄握在两个人的手上:梁啸和郑当时。他还可以派人去暗杀梁啸,却不敢动郑当时。如果刘建有任何不安份的举动,郑当时轻轻一抖,就能捅死他。

    以刘建的禀性,如此受制于人,他不暴跳如雷才怪。

    冯疾自己也不轻松。胸口那一箭虽然射得不深,只让他躺了半天,却在他心里留下了阴影。桓远只用了半年时间,就调|教出了一个这么出色的弟子,那他本人又该强到什么地步?

    冯疾说动刘建,希望他能下令搜查桓远等人的踪迹,可惜刘建被郑当时捏得死死的,根本不敢有什么动作。胡家倒是出动了不少人,可惜依然找不到桓远的影子。

    这对师徒,还真是麻烦啊。

    ……

    一辆马车停在了青云里门口,邓国斌懒洋洋的伏在车轼上,眼神却透着说不出的兴奋。

    他手里摆弄着一个铜制秋千模型,这是他几个月的心血之作。利用这个模型,他终于搞明白了梁啸的那个问题,不远千里,兴冲冲的来找梁啸理论。

    侍者上前通报,时间不长,里正王奉世走了出来,打量了邓国斌一眼,拱手行礼。

    “先生来晚了。梁啸已经去了京城。不过,他家还在原处,如果先生有兴趣,我可以领先生去看看。”王奉世笑嘻嘻的说道:“梁啸信任我,托我看管他的旧宅。”

    邓国斌眉头一皱:“去了京城,什么时候走的?”

    “刚走两日,是乘船走的。”

    “走!”邓国斌大喝一声:“回淮南,报告翁主,我们去截他。”

    车夫调转马头,拉着马车,辚辚远去,留下王奉世一个人呆。

    翁主?我的乖乖,淮南王的女儿看中了梁啸?这小子还不是一般人啊。王奉世回头看看,越看越觉得门额上的“青云”二字亮,有点祥光万道的意思。他握紧了手中的钥匙,笑了起来。

    “嘿嘿,我可得把这宅子看好。说不定哪天梁啸衣锦还乡,我还能讨杯酒吃,威风威风。”

    想到得意处,王奉世喝起了小曲,一摇二摆走进了青云里,巡视他的地盘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