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汉箭神 >章节目录第650章 猜忌
    天子怔了片刻,随即脸色通红。壹小说 W﹤W﹤W<.≦1﹤X≤I﹤A<O<S﹤H﹤U﹤O﹤.<C≦O<M≦他拂袖而起,将一众臣子扔在朝堂之上。

    众人不知所措。窦婴低着头,思索半晌,轻叹一声,站起身,径直出殿。剩下的人更是茫然,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事,谈得好好的,天子怎么就突然怒了?他们走又不是,留又不是,只得干坐着,最后把目光集中到了主父偃、严安等人的脸上。

    曹时强笑道:“主父君,严君,可有徐君的消息?陛下有意出兵,徐君是燕人,熟悉边地情形,又随冠军侯出征有功,我还希望能请他做监军呢。”

    田蚡见众人无视他,不禁心中恼怒。他假笑道:“平阳侯,你已经收集了那么多消息,还需要徐乐来给你带路吗?徐乐在西域立了功,颇受冠军侯器重,他恐怕未必愿意回长安了。嘿嘿,西域好啊,有美玉,有美人,还有美酒良马,去的人都乐不思归,更何况是远征漠北呢。”

    曹时心中一凛,强笑两声,没有接田蚡的话头。他已经听出了田蚡的意思,天子这是怀疑梁啸不愿意回长安复命,要在西域称王啊。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事可就有些麻烦了。放眼朝廷,如今风头正劲的将领中,谁敢说自己有把握击败梁啸?

    整个西域可以说都是梁啸一个人摆平的,大宛、大夏、月氏,都是梁啸的盟友,东方朔、李当户、李舒昀、郭武都是跟着梁啸征战而封的侯,换一个人去西域,谁能一呼百应。

    怪不得天子这么生气。

    不过,这有点捕风捉影了吧?梁啸的报捷文书刚到,天子就怀疑他有不臣之心,是天子心里一直就这样的担心,还是有人在天子耳边挑拨是非?

    曹时不由得看了田蚡一眼,脸色微沉。他站起身,向丞相韩安国等人拱拱手,也扬长而去。

    过了一会儿,李广也走了。

    又过了一会儿,卫青也走了。

    没多大一会儿,大殿中的人走了大半,剩下的人更加尴尬。丞相韩安国摇摇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也起身离席。他出了大殿,走了两步,又停住了。他想了片刻,忽然转身,大步流星的赶往后殿。

    天子正在后殿火,殿中侍候的人屏气息声,连敢咳嗽一声的人都没有。韩安国走到大殿门口,大声报进。天子听到韩安国的声音,立刻收住了怒气,大殿中一片死寂。过了片刻,天子走了过来,脸上的潮红尚未褪尽,神情却基本恢复了正常。

    他扬扬眉,笑道:“韩公,刚才一时腹急,走得匆忙,韩公不会怪我吧?”

    韩安国微微欠身。“陛下,人有三急,勉强不得,走得匆忙,总比失礼殿堂为好。不过,陛下乃一国元,可要保重身体,千万不能大意。”

    天子眨眨眼睛。“韩公,我虽然贵为天子,其实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和其他人并没什么区别。”

    韩安国摇摇头。“陛下所言,臣不敢苟同。臣是统兵之人,敢以军中事相比。将有五德,智勇仁智信,勇在智之后,就是说为将者不可失计,不能怒而兴师,不能愠而致战,否则必为敌所趁。将亦须勇,可这个勇不是匹夫之勇,而是有担当,特别是面临危险时不会乱了方寸,依然能保持冷静。”

    天子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点头。他招招手,示意韩安国入殿,又命人赐座。韩安国入座,天子来回踱了几步,突然停住,目光灼灼的盯着韩安国。

    “韩公,你知道梁啸的家人不在豫章吗?”

    “不在豫章?”韩安国吃了一惊。梁啸上次被贬出京,他的家人全部走了,后来回长安,也是只有他一个人。出征西域,天子就担心他失控,一直犹豫不决,直到刘陵返回长安,成了人质,天子才放心的让他离开,其他人则还在豫章。

    如果梁啸的家人不在豫章,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那他们在哪里,什么时候离开豫章的?”

    “去了哪里,现在还不清楚,不过离开的时间倒是比较确定,就是翁主来京之前。”

    韩安国倒吸一口冷气。刘陵来京之前,也就是说梁啸出征之前,他就将家人转移走了。这是早有预谋啊。

    见韩安国一脸惊愕,天子长叹一声:“韩公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生气了吧?不瞒你说,我刚刚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很意外。朝廷对梁啸一向信任有加,他却如此做,实在让人心寒。魏其侯一向与梁啸走得近,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消息。他不仅一直隐瞒不说,现在还为梁啸开脱,甚至宁愿去西域,也不愿意留在长安,我……我实在是……”

    天子连连摇头,失望之极,恨得咬牙切齿。

    韩安国汗湿重衫,他迅思考了片刻,俯身道:“陛下,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误会?”天子的眉毛扬了起来,眼神却冷了下来。

    韩安国看得分明,心头不禁一阵阵收缩。他定了定神,问道:“陛下可曾当面问过魏其侯?”

    天子沉默不语,过了片刻,他摇了摇头。

    “既然未曾问过,又怎么能肯定他一定知道?臣与梁啸也曾有并肩作战之谊,梁啸对臣一向恭敬,算是半师半友,可是若非陛下所言,臣就不知道此事。”

    天子盯着韩安国看了好一会儿,眼神阴冷。为了替窦婴开脱,韩安国自认与梁啸关系匪浅,他就不怕自己震怒,连他一并处罚吗?

    韩安国仰着头,迎着天子愤怒的目光,一声不吭。

    过了好久,天子吐了一口气。“韩公侠气,不让魏其侯。”

    “臣不敢当。”韩安国也松了一口气。“论侠名,推魏其侯,其次冠军侯,其他人都不过尔尔。”

    天子眼神一闪,沉吟片刻。“这是何人所说?”

    “长安游侠儿都这么说。”

    “是么?”天子的嘴角微微挑起,意味深长。“怪不得魏其侯不惜为梁啸辩白,原来是英雄惜英雄啊。”

    “陛下不想知道为什么一向不肯服人的游侠儿们为什么会这么说吗?”

    天子沉吟片刻,见韩安国并无放弃之意,只得问道:“为什么?”

    “臣听说,梁啸在长安时,曾经说过一个为侠的标准。他说,侠有大小之分,一诺千金,义薄云天,不过是小侠,只有为国为民,才是大侠。”

    “为国为民,才是大侠?”

    “没错,心中有天下,愿意为天下苍生贡献自己的才智,必要的时候不惜牺牲,这才是真正的大侠。陛下,魏其侯当年为陛下之位,不惜冒犯太皇太后,这些年不顾老迈,一心为治河之事奔走,为山东受灾的百姓呼号,不惜与太后生隙,这样的人又岂是那些行小仁小义的游侠可比,所以称大侠。”

    天子眨眨眼睛,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地吐了出来,颜色稍缓。细想起来,窦婴虽然有时候不知道进退,但他这辈子在大是大非上从来没有出过错,的确当得起大侠二字。

    韩安国暗自松了一口气,这才觉得后背凉嗖嗖的,全是冷汗。

    ——

    韩安国走进了窦婴的书房,看着四周堆满了书本的书架,韩安国忍不住笑了。

    “君侯现在可是长安城最博学的人了。不进这书房,我还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一进这书房,我立刻觉得自己太粗鄙了,必须要求几部好书来滋养一下。”

    窦婴大笑,伸手将韩安国拉到书架前。“看中哪一部,随便拿,反正我要离开长安了,这些书也用不上。”

    韩安国拿起一部书,翻了两页,看似不经意的说道:“君侯真打算外出游历?想去哪儿?”

    “西域。”

    韩安国放下书,抬起手指,抠了抠眉梢。“这么说,梁伯鸣真的不打算回来了?”

    “他敢回来吗?”窦婴撇撇嘴。“仗刚打完,就有人在天子面前进谗言,等他回到长安,不知道多少人要在他身上取功劳。我怕他犯糊涂,所以要赶去西域提醒他。他这么年轻,没必要急着落叶归根,在外面多走走,免得有人惦记,多好。”

    韩安国叹了一口气。他本来以为窦婴不清楚这些事,这才敢在天子面前为窦婴求情,现在听窦婴这件意思,他应该早就知道,而且是故意为之。

    这可怎么劝?

    见韩安国为难,窦婴忍不住笑了起来。“长孺啊,我知道你的来意。想来想去,朝廷里也只有你有这样的资历和胆气,其他人要么不敢,要么不能,说起来,梁伯鸣一走,长安太冷清啦。”

    韩安国眼神一闪,没有说话,却点了点头。若论胆色,窦婴和梁啸这一老一少的确是少有的异类,窦婴不用说,在先帝时就是一个骨鲠之臣,梁啸虽然年轻,却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天子面前求战,已经成为一个传说。他离开长安之后,再也找不到一个这样的年轻人。

    有的只是卫青这样虽然能够统兵作战,却不敢在天子面前大声说话的奴隶。

    “有人进谗言,这不稀奇,天子有这样的想法,却着实让人很意外。”窦婴长叹一声:“统兵在外的将领,最怕君臣相忌,古往今来,良将往往不得善终,难道是良将都有不臣之心?很多时候是被逼出来的。梁伯鸣是什么脾气,你也知道。一旦这样的消息传到他的耳朵里,难保他不会做出过激的反应。”

    韩安国点点头。他思索片刻,又道:“君侯觉得他会有异心吗?”

    窦婴瞪了韩安国一眼,沉下了脸。“连你都这样想,他就是没有异心也只能有异心了。”

    韩安国闹了个大红脸,连连拱手陪罪。

    窦婴神色稍缓,又说道:“有没有异心,先要看有没有这样的想法。梁伯鸣若是贪求名位,当年就不会来长安,他的师傅桓远是吴国旧部,他去吴国岂不方便?若是求富贵,他也没必要来长安,去淮南做王婿岂不更好?以淮南太子刘迁的能力,他至于如此步步维艰吗?”

    韩安国点头附和,却没有说话。

    “除了有没有这样的想法之外,还得看有没有这样的实力。没错,梁啸现在可以在西域称王,但仅此而已,他要想夺取更多的领地,却是妄想。李当户会支持他吗?河西四郡,就算敦煌太守郭文斌会支持他,其他三个郡的太守会支持吗?西域三十六国,听起来不少,其实实力有限,他根本不可能组织起能威胁到大汉的远征。充其量,不过是他夺取的河西、西域罢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他除了一个王的虚名,还能得到什么?”

    韩安国再次点头。梁啸的确不是那种为了虚名而招祸的人,他在西域作威作福有可能,称王却不怎么可能,天子的担心实属多余。

    “君侯知道梁伯鸣的家人去哪儿了吗?”

    “梁伯鸣的家人?翁主在长安,其他人在豫章啊。”

    韩安国盯着窦婴看了半天,这才摇摇头。“不,除了翁主还在长安之外,他的家人并不在豫章。天子得到消息,早在他出征之前,他的家人就离开了豫章,不知去向。”

    窦婴愕然,半晌才苦笑一声,说道:“我明白了,这两人是谁也不相信谁。天子怕梁伯鸣尾大不掉,梁伯鸣也怕天子鸟尽弓藏,所以翁主不到长安,天子不肯让梁伯鸣出征,梁伯鸣也棋先一着,直接送走了家人,只留下翁主一人在长安。哦,不对……”

    窦婴忽然一拍脑袋。“不对,不对,梁伯鸣当初不肯出征,他甚至不愿意升二千石,翁主来长安,恐怕也是翁主的打算,并非他的本意。”

    “那他的本意又是什么?”

    “哼哼……”窦婴冷笑一声:“这才还看不出来?他这是打算归隐啊。原本想隐于庐山,不可得。又想隐于朝廷,亦不可得。如今嘛,只能隐于西域了。”他瞟了韩安国一眼。“你信不信,用不了几个月,他请辞的奏疏就会送到长安。嘿嘿,我看朝廷到时候如何处置。”

    韩安国恍然大悟,不禁哭笑不得。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