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仙侠 > 帝尊 > 第六章 初战告捷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他的真气怎么这么强?”

    武思江心中惊怒不已,江南的真气雄浑程度超过了他的预料,比同等修为境界的人足足强了四五倍,就算是同样修炼江月破浪诀的齐家子弟,在相同的境界时,真气也远不如他雄厚!

    可以说,江南的真气雄浑程度,几乎可以媲美武思江这等炼气的高手!

    这还是江南第一次与人交手,如果他久经战斗,对真气的操控像武思江这么强,他这一招绝对可以将武思江重创!

    “大江伴潮生!”

    江南的明月照大江这一招刚刚落实,真气陡然一变,化作大江伴潮生这一招,真气如同长江大浪,一波接着一波,一浪盖过一浪,汹涌澎湃,向武思江体内涌去,瞬间便将他五脏六腑重创!

    武思江也忍不住哇的吐了口血,心中惊骇万分,急忙一式化血神功攻去,一口气拍出七掌,七掌尽数印在江南胸口,将少年拍飞出数丈!

    江南口中吐血,人在半空,身躯陡然一挺,仿佛一根钉子一般从空中坠地,稳稳的扎根在大地之上,随即身形闪动,狸猫一般游走扑击,眨眼间便又冲到武思江面前,双手的招式陡然为之一变,竟然抛弃江月破浪诀这等绝学不用,反而使出混元开碑手这等武学!

    他一手如斧,一手如锤,斧劈锤砸,悍勇无匹,把武思江当成一块碑,劈开砸碎!

    武思江震怒万分,就在不久前,他还是占据上风,把江南压着打,如同猫玩耗子一般,但这短短时间不到,攻守之势便颠倒过来,江南竟然占据了全部的攻势,将他压着打!

    “这小子,打起来不要命,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他面对江南那无休无止的攻势,心中竟然有些恐惧。

    他这个究竟战斗的老江湖,竟然会怕江南这个初出茅庐的菜鸟,这种情况连他都不愿意相信。

    说起来,江南连中他十余掌化血神功,伤势更重,全凭真气压制住伤势,按理来说害怕的应该是江南,而现在情况却偏偏颠倒过来!

    “武思江,你打算得到江月破浪诀之后杀我灭口,殊不知我也打算杀你灭口!”

    江南冷笑,浑然不似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冷静得可怕,双手大开大合,手掌劈下,竟然一掌劈开武思江的血手大幕的防守,将他的防御破得干干净净!

    武思江肥胖的身躯晃动,如同狸猫般闪身而退,脚尖轻轻一点便后退丈余,飞速向齐王府而去,厉声道:“江子川,你死定了,老夫这便回去禀告内府,你偷学……”

    他的话音未落,江南已经冲来,如影随形,与他相隔不足三尺,一拳如锤,砸在他的胸口,只听咔嚓咔嚓的骨骼断裂声传来,武思江惨叫,身躯高高飞起,向后跌落!

    与此同时,江南也纵身跃起,依旧紧随武思江,手掌如斧,一掌劈落,他的掌风如刀,手掌尚未落下,劲风便将武思江的衣衫切开,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一道血痕!

    江南这一掌终于落下,仿佛一把大斧头砍在武思江的肩头,将他的整条手臂生生切下来,随即招式一边,化作江月破浪诀!

    “明月挂长空!”

    江南爆喝,一掌拍出,真气如同明月腾空,将武思江一掌拍飞挂在半空之中,这一掌蕴藏的威力爆发绽放,瞬息之间便将他的骨骼、五脏六腑统统绞碎!

    武思江的尸体啪嗒一声落入阳川河中,被河水卷起吞噬,消失不见。

    江南落地,脚下打个踉跄,立足不稳,嘴角又有血迹涌出,连忙长长吸了口气,催动真气镇压伤势。

    过了片刻,他终于将伤势镇压下来,这才松了口气,只觉身体的伤口依旧火辣辣生疼。

    “好险,若非魔狱玄胎经神妙无穷,我根本不是武思江的对手!”

    他暗道一声侥幸,化血神功的确霸道,若非他修炼魔狱玄胎经,真气的质地质量远超化血神功,只怕刚一动手便会被武思江废掉一身修为!

    他在逃难的路上见惯了生死,尽管亲手击毙武思江,心中依旧没有多少心理负担。

    江雪无声无息走来,静静站在他的身边,淡淡道:“子川,这一战滋味如何?”

    刚才她只是观战,就算江南遇到危险,她也一直没有出手帮忙。

    江南思索片刻,回顾自己战斗的精力,立刻发现自己在这一战中的种种失误,露出愧色:“我的实战经验太少,以至于刚一动手便陷入被动。如果我的实战经验与武思江一样丰富,根本用不着受伤,也无需战斗这么长时间,只需几招便可以分出胜负。”

    江雪颔首,笑道:“除此之外,你还缺少武道的心志。”

    江南愕然,他的心志无比坚韧,江雪怎么反而说他缺少武道的心志?

    “子川,武道的心志不仅仅是坚韧的内心,而是一种信念。”

    江雪狐尾摇动,轻声道:“这种信念便是,能用拳头解决的问题,绝不浪费口舌,和对方讲理一辈子都无法解决问题!既然明知无法善罢甘休,那就直接打过去,直到打死对方为止,不给他任何机会!”

    江南一脸黑线,他还是头一次发现,自己这个姐姐竟然如此暴力。

    “不过江雪姐姐的确没有说错,武思江摆明了是要置我于死地,与他交谈的确是浪费口水,不如不与他废话,直接乱拳打死!”

    江南突然发现,自己的思维竟然在慢慢转变,严重受到这个便宜姐姐的影响,越来越有暴力倾向。

    或者说,自己原本就有崇尚暴力的倾向,只是被传统的道德观念压制下来,而江雪只是帮他将这种暴力倾向释放而已。

    “姐,我若是打不过对手呢?”江南突然想到一个关键之处,连忙问道。

    江雪媚眼如同弯月,显然是在笑,显得很是狡黠:“打不过对手,那就是拳头无法解决的问题了,自然要和对方讲道理了。”

    “……狐狸精!”

    江南彻底无语:“我姐姐是绝对是狐狸精!不过她说的却也不错,只有弱者才会去试图讲道理,强者只会一拳打过去!”

    “姐,我杀了武思江,齐王府已经呆不下去了,不如现在趁着齐王府没有发现,咱们立刻逃走!”他突然又想到一个关键之处,急忙道。

    “谁说武思江是你杀的?你只是个落魄书生,怎么可能杀得了武思江这等高手?”

    江雪媚眼弯成月牙,笑道:“子川,你现在还弱,若是逃走,齐王府反而会知道武思江是死在你的手中,你能逃到哪里去?能逃出齐王府高手的追杀?”

    江南微微皱眉,江雪说得的确在理,不过他心中依旧有些惴惴不安。

    “武思江的化血神功,也是一门不错的功法,不知道魔狱玄胎经能否将这门功法推演出来……”

    他心中微动,闭目凝神,黑色魔钟之上渐渐浮现出化血神功的运行路径,过了片刻,江南眼中精光一闪,气血下沉,沉入手掌之中,双手立刻变得血红。

    “血手大幕!”

    他手掌飞起,一瞬间派出数十掌,掌力相连,化作一张方圆数尺的铁血大幕,散发出浓烈的血腥气!

    这是化血神功中最强的一式,如今竟在他的手中重演。若是武思江尚在人世,一定会震惊的跳起来,因为江南使的血手大幕,比他的原版更加精妙,更加诡异,更加霸道!

    “不错,化血神功也是一门不错的功法,比混元开碑手并不逊色,估计是武思江对齐王府有功,这才将这门功法赏赐给他……糟了!”

    江南抬头看天,脸色微变,急忙转身抱起狐妖转身便走,如今日头已近中午,早已耽搁了去齐王府做事的时间。

    而且,自己只顾着修炼,又遇到武思江这档子事,居然忘记吃早饭和准备午餐,如今突然想起来,不由只觉饥肠辘辘。

    “外府不止武思江一个管事,我上午没去做事,只怕那些管事又要阴阳怪气的说三道四,克扣我的工钱!”

    他匆匆回到贫民窟,把江雪安顿下来,正欲前往齐王府内府,突然只听一个大嗓门从外传来,叫道:“子川,你还活着么?”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铁柱的大脑袋从门缝里探出来,东张西望,待看到江南,松了口气,笑道:“老弟,我见你今早没有去王府做事,还以为你已经遭了毒手,被狐狸精或者其他妖兽吃了呢。”

    他呵呵一笑,推门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一个竹篮,里面传来香喷喷的饭菜香味儿,笑道:“我原本说早些过来给你收尸,不过我老娘说我胡说八道尽放狗屁,说你清苦,多半是饿昏了,没有力气去做事,所以让我给你带来一些饭菜。我也没吃午饭,索性就多带了些,对了,你养的那只狐狸呢……咦?这位姑娘是?”

    铁柱的目光突然呆了,直勾勾看着江南身边,有些手足无措。

    江南心中一紧,急忙扭头看去,只见江雪已经从狐妖变化成人,俏生生站在自己身边,不由松了口气,笑道:“柱子,这是我姐姐江雪,我逃难时与她失散,昨天才再次相遇,因此才没有去齐王府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