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仙侠 > 帝尊 > 第三十章 降服妖王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江南对上次自己服用金莲花瓣的情形记忆犹新,当时他服下一片花瓣,一瞬间爆发出的庞大药力,几乎将他的衣衫点燃,把他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炸裂,鲜血顺着毛孔喷出血雾!

    如果爆发出的药力超过他身体所能承受的范围,江南绝对会被活生生烧死、胀死,爆体而亡,焚化成灰!

    “舍利灵丹也不是那么容易吃的,我如今真气消耗一空,还是先回复修为,有了真气镇压药力,便会减小几分危险。”

    江南把丹房中的灵药收拾一下,随即离开炼丹房,待走到外面,只见天地一片昏暗不明,只有东方露出鱼肚般的白色。

    “好家伙,三枚舍利灵丹让我足足炼制一整晚才炼成!”

    他马不停蹄回到住所,没有多做休息,立刻开始催动魔狱玄胎经,借助朝阳中蕴藏的太阳元气填充修为。

    不得不说,耗尽修为然后从头修炼,的确有助于修为的增长,江南只觉自己的真气运行速度变得比从前又快捷几分,运行更加如意,而且随着修炼时间推移,他的修为也在不断的提升之中。

    如今他已经突破炼体的桎梏,打通所有骨膜,成就炼气的境界,只是因为刚刚修成这一境界,尚有些不稳。

    现在他炼丹之后再来修炼,便相当于将不稳的境界加固了一番。

    “江雪姐姐说修炼如炼丹,这句话着实不错。”

    江南心中感慨,他的修为每前进一步,对这句话的感悟便多了一分,修炼如炼丹,需要时时刻刻小心谨慎,驱除体内的每一分杂质,让自己的真气、身体、精气神变得精纯如一,然后把真气、身体和精气神当成药力融合归一,让自己如同一枚十成的灵丹,晶莹剔透,完美无缺!

    “不知道江雪姐姐出门寻找灵药,寻到了没有?”江南心道。

    远在千里之外的小浪峡,一位白衣女子灵动的迈着脚步,踩在两岸深谷中心的大江之上,徐徐踏浪前行,她仿佛是从天上下凡的仙子,白衣胜雪,轻盈灵动,奔腾澎湃的江水到了她的脚下便开始变得驯服起来,不起半点波澜。

    没过多久,左岸边峭壁上一株古老苍劲的松树映入她的眼帘,这株古松从山崖上生长出来,郁郁葱葱,繁茂旺盛,横插大江上空,如同一道天然的浮桥。

    而在古松的树冠上有这一个松枝搭建的鸟巢,鸟巢中一个一脸横肉鹰鼻中年男子正襟危坐,吞吐天地灵气。

    这中年男子身穿道袍,头顶却光秃秃一片,没有一根头发,非僧非道,很是怪异。

    江雪徐徐走来,步子越来越高,踩在空气中,如履平地,径自向那鸟巢走去。

    鸟巢中的道人猛然睁开眼睛,目光锐利如电,落在这个如同精灵般的女子身上,突然开口,声音尖锐,如枭如鹰:“近来听闻有一小娘皮游历大川,抢掠搜刮五湖四海的妖王收藏的灵物,便是连黑风谷的老狮子,也被那小娘皮洗劫,被抢走了灵寂花,这小娘皮想来便是姑娘了!”

    江雪停下脚步,静静站在古松鸟巢对面,平淡的看着鸟巢中的道人,淡然道:“我并非是抢,而是取。神鹫妖王,你鸟巢中的火灵果也是我所需的一种灵药,你若是自己献上火灵果,我便承你一个人情,将来我有所成就,便会还给你比火灵果要好无数倍的东西,你若是不献上来,那么我只有自己取了。”

    那鸟巢中的道人正是神鹫妖王,盘踞在小浪峡中的一头鹰鹫修炼成妖,闻言放声大笑,讥讽道:“你大爷!这株火灵果乃是我的立命根本,当年我尚未修炼成妖时,浑浑噩噩,便是吃了一枚火灵果这才开启灵智,修炼到如今的境界!你说你将来有所成就,便会还给我更好的东西,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也有人信?不如你把你身上抢来的种种灵药,统统交给我,将来我有所成就再还给你!”

    江雪哑然失笑,摇头道:“好个伶牙俐齿的小鸟儿,可惜我好心许给你好处,你却冥顽不灵,自己拒绝。”

    神鹫妖王大怒,突然长身而起,向江雪扑去,唳声道:“我等妖修,夺天地之钟灵造化,本来便是强者为尊,胜者为王!你若是比我强,我自然将火灵果拱手相让,你若是不敌我,便别走了,做我的压寨夫人!”

    江雪站立不动,对神鹫妖王的扑杀之势视若无睹。

    “小娘皮,你的修为不济,才刚刚炼成神轮修成神通,而我却已经开启五道神轮的强者,炼成五大神通!”

    神鹫妖王纵身扑来,大江陡然呼的一声竖起一面水墙,高达数十丈,向江雪压下!

    突然,水墙之上一朵水莲花开,越来越大,将水墙压塌,轰然坠入江中,而那朵水莲花漂浮在江心,丝毫不动,并没有江水冲走。

    神鹫妖王见她轻易破去自己的神通,戾啸一声,化作一头巨大的秃鹫,翼展数十丈,振翅飞来,一双利爪寒光闪闪,向江雪抓去!

    江雪探手,只见手中多出一块腐肉,神鹫妖王双目一亮,不及细想,探头便向江雪手中的腐肉啄去。

    “淘气。”

    江雪轻笑一声,一指点在他的眉心,神鹫妖王大叫一声,鸟嘴里连连咳血,振翅而走,怒道:“小娘皮,你以阴谋诡计胜我,我不服,改日再来寻你一决胜负!”

    “神鹫妖王,你还是不用走了,乖乖的做我的坐骑。”

    江雪一指将他重创,迈动莲步,下一刻便踩在神鹫妖王的背上,神鹫妖王勃然大怒,戾啸不绝,猛然一头撞向山崖,竟然无比刚烈,打算自己撞死也不愿做别人的坐骑。

    啵!

    江雪伸手一指,山崖突然变得无比柔软,神鹫妖王撞在上面如同撞在一块巨大的豆腐块上,陷入山石之中无法动弹。

    这头神鸠努力挣扎,始终无法脱困,尖声叫道:“主公,你神通广大,我是佩服了,放我出来,我愿负你而行!”

    江雪抿嘴一笑,将他释放出来,笑道:“妖王放心,我只是暂且用你代步,三年之后你便是自由之身。不过这三年内你需保护我弟弟的安危。”

    神鹫妖王松了口气,暗道:“这女人厉害,我不是对手,好在只需要做三年的坐骑,不算特别丢人……”

    江雪徐徐走上古松,只见神鹫妖王的鸟巢之中,果然生长着一株火灵果,只有六七片叶子,每片叶子上结出一枚红彤彤的果实,不过其中三片叶子上的果实已经被神鹫妖王吃掉。

    这株火灵果根须与古松相连,江雪将火灵果连根拔起,便见古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终于砰地一声折断,掉入大江之中,被江水冲走。

    “果然洗劫这些妖王,才是收集灵药最快的途径,只是还差几味灵药,才能炼成我所需的破虚神丹……”

    江雪收起火灵果,美眸眨动,四下望去,轻声道:“下一个目标,究竟是谁好呢……”

    药王城中一座华丽行宫之中,一名三十许岁的英俊男子正襟危坐,居高临下俯视沐秦南和路钟祥二人,他的模样依稀间与苏晃有几分相似,气度雍容,显然是久居上位,位高权重之人。

    此人正是建武国的二皇子苏彻,经过长途跋涉来到药王城。

    沐秦南与路钟祥二人战战兢兢,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沐秦南,路钟祥,我四弟最近在药王府是否安分?”苏彻抿了口香茗,淡淡道。

    沐秦南大着胆子道:“四皇子自从来到药王府之后,的确极为安分,只是与一些世家子弟来往密切。还有,四皇子最近广招豪杰,甚至连天谴之地的中土遗民,也被四皇子招揽在麾下。那人名叫江南,仗着四皇子撑腰,甚至连我们二人都被打了……”

    “也就是说,四弟他有些不太安分了?”

    苏彻微微冷笑,自言自语道:“我就知道他不会安分,什么体弱多病,远离争斗,不过是想要脱身自谋发展的小算盘而已。嘿嘿,四弟,恐怕你对皇位也很热切吧?”

    他瞥了瞥沐秦南和路钟祥二人,道:“既然四弟替那个中土遗民撑腰,那么我便替你们撑腰。萧总管,你和他们一起去找那个江南,就在药王府里当场打死,让药王城所有人都知道此事,我倒要看看四弟敢不敢替他出头!”

    沐秦南与路钟祥大喜,与一名锦袍老太监躬身退出行宫。

    苏彻座下另一名老太监浑浊的眼中闪过一道厉色,低声道:“殿下,这件事只怕是这两人被人狠狠揍了一顿,他们不是对手,不敢复仇,要借殿下之手来对付那人……”

    “我自然知道。”

    苏彻抬起手制止他继续说下去,冷笑道:“他们想借我的手除掉仇敌,这点小算盘岂能瞒得过我?不过那个江南确实要杀,不杀此人,岂能警告老四,让他安分守己?再说,沐秦南和路钟祥虽然都是无能之辈,但沐王府和路侯府却是两大不可小觑的势力,我如今替他们二人做主,这两大世家都会感激我为他们挽回面子。能够得到这两大世家的友谊,我距离太子之位便更进一步!”

    那老太监佩服万分,躬身道:“殿下英明,老奴佩服。”

    苏彻微微一笑,悠悠道:“相比老四和那个江南,我此行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父皇这次静极思动,打算来药王城,命我先来清扫行宫。天宝,你说父皇这次无缘无故为何会来到药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