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仙侠 > 帝尊 > 第五十一章 心境失守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不料,事情的发展却出乎沐清泉的预料,他的玄冰真气展开,竟然只是让火势稍稍弱小一分,并没有起多大用处。

    他的玄冰真气虽强,但江南所催动的大火乃是兜率神火,比起他的玄冰真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沐清泉自然休想破去这片火海。

    火龙、火虎、火象等异兽在大火之中奔腾而来,突然异象消失,变作两只手掌,与沐清泉的双掌撞在一起。

    一声闷响传来,沐清泉只觉一股难以想象的巨力压下,几乎将自己的全身骨头统统压断压碎,与此同时,汹涌澎湃的火元力从江南双手传入他的体内,不断将玄冰真气蒸发!

    兜率神火的烈性,被江南催发的淋漓尽致,这种神火又与玄冰真气相克,沐清泉只觉自己的修为在不断缩水,一个照面间,他苦苦修炼而来的玄冰真气便几乎被焚化六成之多!

    幸好他见机得快,修为又远比江南深厚,鼓荡罡气,立刻将江南的真气和兜率神火逼出体外,这才没有像齐钟良一样被炼化成灰。

    沐清泉又惊又怒:“这小子究竟炼了什么妖魔心法,怎么这么怪异?我的修为远比他高深,以招式隔空震死他,万万不能让他近身!”

    他还未来得及出手,江南又是双掌狠狠推来,排山倒海般向他压下,只见他掌力所过之处,兜率神火竟然悉数熄灭,取而代之的是森寒入骨的水气,这是无比精纯的水元力,比沐清泉的玄冰真气还要精纯不知多少倍。

    浪声阵阵,涛声澎湃,幽冥神水在江南的真气操纵下化作长江大河,汹涌而来。

    “齐家的江月破浪诀?这小子怎么精通这么多武学,非但学去我沐家的神木真气,便是连齐家的绝学也偷学了去?”

    沐清泉怒吼,刚刚催动罡气抵挡,突然只见江流扫过,自己的双手肌肤开始迅速消融,肌肉被腐蚀得一干二净,眨眼间只剩下累累白骨!

    唰!

    幽冥神水席卷,他的双臂立刻皮肉消融,也变成白骨,甚至连骨头都被侵蚀得布满一个个孔洞!

    “啊——”

    沐清泉终于无法克制心中的恐惧,高声尖叫起来,厉声道:“天宝前辈救我!”

    咚!

    江南一拳轰出,七象之力爆发,整整七万斤的神力,轰在沐清泉胸口之上,只听咔嚓咔嚓骨骼断裂的声音传来,七万斤的神力一举轰穿他的护体真罡,将他胸口肋骨打断七八根之多!

    “果然是个厉害的小子,不过你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天宝太监脸色剧变,短短时间内沐清泉便要落败身死,这种结局实在出乎他的预料,当即从背上取下雁鸣弓,冷笑道:“路公子死了,齐公子也被你所杀,若是连沐公子也死在你的手中,咱家还如何回去见二殿下?”

    神鹫妖王咳嗽一声,忍不住道:“小子,你刚才不是说我们不动手,你也不动手么?怎么如今反而出尔反尔了?”

    天宝太监哑然失笑,瞥他一眼,傲然道:“小辈,咱家教给你一个道理,那就是谁的拳头大,谁的话就是道理!咱家乃是外罡巅峰强者,你是什么东西,也能跟我讲价还价?”

    “你这么说,我便放心了,可以心安理得的吃掉你了!”

    神鹫妖王大喜,脖子一拧,脑袋迎风膨胀,密密麻麻的青羽从脑袋里钻出,化作一颗小山般大小的鸟头,向下一啄,便将天宝太监啄死,叼起腿仰头吞入口中!

    这头妖王吃了天宝太监,尝到血腥,不由凶性大作,探头向山下狠狠一啄,沐清泉正在力抗江南的攻击,突然只觉一个阴影落下,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他啄死,直接吞吃下去!

    “爽口!修成罡气的人类肌肉结实有嚼头,真是爽口!”

    这头妖王嘎嘎怪笑,凶威四射,低头四处搜寻活物供自己使用。他吃得兴起,瞥了瞥江南,眼中凶光闪动,叫道:“一是开了荤,便索性吃个痛快,什么主公,也一发吃了!”

    他正要啄下,突然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传来,神鹫妖王怪叫一声,化作一头无双大鸟,一足抬起,一足立地,双翅展开,俨然一副金鸡独立的样子站在那里,只剩下眼珠子滴溜溜乱转。

    “小子,放我下来,鸟爷爷与你大战三百回合!”神鹫妖王又羞又怒,叫道。

    江南冷冷看他一眼,心念微动,神鹫妖王顿时惨叫,脖子仿佛被无形的大手拉长了十几尺,连连呼痛。

    咔吧,咔吧!

    他的脖子还在向外延长,几乎要把这头大鸟的颈骨脊椎骨从胸腔里扯出来,神鹫妖王吓得魂不附体,连忙告饶,叫道:“主公,我再也不敢了!”

    江南大步走上山来,冷冷道:“神鹫,你若是再敢对我有异心,我便让你自己把你一身羽毛揪得一干二净,然后架在火上烤着吃!小!”

    神鹫妖王身不由己变小,化作一只秃鹰落在他的肩头,这头妖王终于自由,连忙缩了缩脖子,把脖子扭曲在一起,心中暗自懊恼:“这小子把老子的脖子拉得这么长,一时半会是缩不回去了……不过今后吃人倒也方便,身子不动,脖子一伸便可以吃掉,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呸,呸,这小子把老子像只鸡一样摆弄,老子岂能感激他?待三年之期过后,老子一定要好好摆布他,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神鹫妖王想到妙处,不由得嘿嘿低笑起来。

    “姐姐收服的这头妖王,看来脑子的确不怎么好使,明明被我狠狠虐了一番,居然又偷笑起来,难道他又受虐症不成?”

    江南想到一只秃头大鸟兴高采烈的叫道“虐待我吧”这幅场景,便不由打了个冷战,心道:“这头神鹫凶残成性,幸好江雪姐姐以禁锢控制住他,否则连我都会被他一口吞吃!”

    “子川,你最近这段时间,的确大有长进,不过却还不够。”

    江雪迈步走来,白衣胜雪,眼眸晶莹如玉,轻声道:“你如今的实力,比起内罡强者还是有所不如,对付刚才那人尚可,但是如果遇到真正的内罡强者,肯定会吃个大亏。”

    江南心中颇不以为然,笑道:“姐,沐清泉等人已经是建武国内罡强者之中顶尖的人物,可以说同样是内罡境界,只怕无人能够胜过他们。”

    “你不信?”

    江雪悠然道:“建武国所谓的绝学在这个世界中根本排不上名号,这些人所修炼的心法低微,如果碰到修炼高深心法的人,同等境界下你都未必能胜过他。你现在的修为境界,可以在建武国这个小地方称雄一时,但到了外面,便有些勉强了。”

    江南心中一凛,陷入思索之中。

    江雪说的其实没错,建武国的确是个小地方,武学落后,甚至连神轮境界的武道强者都为数不多。而在外面,的确有着更广阔的世界,比如苏晃曾经提及的魔道大派星月神宗,只有修炼到神轮境界才能拜入这个门派,可见星月神宗的武学质量肯定要大大超越建武国。

    同境界下,修炼星月神宗的武学,实力肯定更强,这是必然!

    他原本战胜了沐清泉、路敬恭等人,还有些自满自傲,不过如今想通了这个关键,心态便有谦虚谨慎下来。

    “弟弟,还有一点你需谨记。”

    江雪面色严肃,道:“你刚才心境失守了,被暴戾之气控制内心,一次两次倒也罢了,还不至于滋生魔性。但是若是次数多了,你的武道意志便会彻底败坏,被魔狱玄胎经的魔性控制,彻底坠入魔道!”

    江南心中一惊,刚才他听到江雪即将离开的消息,心神失守,的确处在暴戾之中,固然将自身实力前所未有的发挥,但那次交手他的心境已经不受控制,心中甚至隐隐有一种暴虐杀戮的冲动。

    江雪点明这一点,这才让他警醒。

    “咦?这是刚才那个天宝太监的劲弓!”

    江南突然注意到雁鸣弓,天宝太监被神鹫妖王啄死,这张弓也掉落在地,当即上前捡起,入手一沉:“好重!”

    这张弓重达千余斤,沉重惊人,弓背是由一种大鸟的颈骨构建而成,甚至有丝丝缕缕的妖气从弓身中弥漫开来,长弓两段有如雁翎,而弓弦则不知是什么妖兽的大筋,整张弓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气,一看便知有不知多少人死在这张弓下。

    “我便是差点被这张弓射死,若非我的速度够快,绝对死无葬身之地,根本等不到姐姐的到来。”

    江南对这张大弓的威力心有余悸,不过如今天宝太监已死,这张弓落在他的手中,还是让他有些喜出望外。

    他试着拉动弓弦,费尽全力也只将这张弓拉开小半,心中不禁骇然,他拥有七象之力,竟然还无法将这张弓打开,可见若是完全拉开这张劲弓,射出去的威力是何等惊人!

    “这张弓却也不错,用的是神通级大妖的骨头和大筋打造而成,在凡兵之中已经是顶尖的宝物了。”

    江雪打量一眼,便将这张弓的虚实掌握清楚,笑道:“弟弟,你将自己的真气注入弓身,然后再试试看。”

    江南当即鼓荡真气,注入雁鸣弓中,顿时只觉自己的真气在雁鸣弓中运行畅通无阻,而在他的指端,真气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凝聚起来,化形而出,变成一支利箭。

    这张弓竟然能够帮助他人聚气成箭,让他不由啧啧称奇。

    ————明知不可为,偏偏要为之,宅猪再次为帝尊求一次三江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