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仙侠 > 帝尊 >章节目录第五十五章 地底巨变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三江还剩最后两个小时,求三江票!)

    刚才那一战,江南的确有些支撑不下去,几乎是拼命才在苏晃的攻势下存活下来,这一番交手,让他对外罡强者的攻击手段有了深切的认知。

    但是最为关键的还是与苏晃交手时,苏晃的真罡每一次震荡,便将他的身躯震得创痕累累,无论发肤骨骼筋肉还是真气,都遭到极大的冲击,甚至连体内的各种杂质震得浮动酥软。

    苏晃的真罡冲击震荡,将他体内的这些杂质震碎,然后再以神火真水淬炼,便可以将这些杂质驱除。

    虽然这种方式会让他受伤,但在水火炼体的时候,伤势也会复原。

    这种方式虽然不如他体内的魔钟震荡的作用,但也可以炼化一部分体内的杂质,让他的身体素质大大提升。

    破而后立,便是这个道理,先把身体打破,让体内的杂质显现,然后方能将那些藏匿起来的杂质炼化。

    “咦,他的恢复速度怎么这么快?”

    苏晃惊疑一声,看向江南,只见短短片刻时间,江南身上的伤痕便迅速结疤,疤痕脱落,再过不久,新肌肤的肤色便恢复如常,不仔细分辨,几乎看不出曾经受过伤!

    “江兄到底服用了什么灵丹妙药,怎么恢复能力这么惊人?”

    他原本以为,以江南的伤势最低要修养个三四天,每天服用养身丹、火灵丹之类的灵丹疗伤,才能恢复,没想到江南只需短短片刻,便彻底恢复如初,甚至看不出曾经受过伤,这种恢复能力真是变态!

    他却不知道,江南用水火炼体,目前虽然依旧比不上他的肉身强大,但在恢复能力上却达到外罡强者也无法企及的高度。

    突然,江南一跃而起,神采奕奕,笑道:“殿下,咱们再来!”

    “好!”

    苏晃也想看看他的体能极限究竟在哪里,当即罡气一振,钢铁齐鸣,化作刀枪一发向江南攻去。

    两人再度交手,这一次江南支撑的时间更长,在苏晃手底坚持了半炷香的时间,这才不支落败。

    第三次,江南恢复之后,支撑时间又延长许多。

    到了第四次交手,江南竟然可以在他手底支撑一炷香之久,而苏晃还是始终没有试探出他的体能极限究竟在哪里。

    连续数次战斗,苏晃竟然隐隐感觉到自己体能有些不支的趋势,心中不由一惊,郁闷不已:“这小子,我想试出他的体能极限,没想到反倒差点试出自己的体能极限了……”

    太阳落山,两人终于罢手休战,各自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去歇息。

    到了第二天,又是一场恶斗开始,两人各自施展手段,最终还是江南落败,不过坚持的时间更长,到了夜幕降临,他已经能在苏晃手底坚持小半个时辰这才不支落败!

    第三天,江南终于坚持一个时辰之久不败,这三天时间,他与苏晃交手不下百次,每次都是伤痕累累,借助疗伤之时不断淬炼身躯,他的力量赫然提升了一象之力,达到八象之力的程度。

    要知道,他这几日大战不断,根本没有修炼的机会,这新增加的一象之力是实实在在的肉身力量,这点最是难能可贵。

    今后他修为提升,力量还是会有很大的增幅,只会越来越强。

    “子川,今日我便要告辞离开了。”

    一战过后,苏晃感慨万千,他与江南这三天交手,竟然让他的功力也大有精进,虽然不如江南那样恐怖,但对于他这等外罡强者来说,每一分的提升都来之不易。只是让他哭笑不得的是,他的本意是让江南突破瓶颈,没想到自己也因此受益。

    这主要是江南的韧力实在惊人,恢复能力也强得可怕,而且每一次交手他的实力都会有一次不小的进步,反倒让苏晃也大大磨练了一番,这却是他所不曾预料到的事情。

    “今天我父皇已经与齐王岳王等人谈好了条件,准备明天便进入火山,集众人之力助他炼丹。”

    苏晃苦笑一声,向两人拱手道:“他还是对我不闻不问,我去意已决,子川兄,灵郡主,咱们就此告辞,希望将来还有再会的一天。”

    他飘然而去,没有向自己的父亲,景德皇帝告辞,同样也没有向药王岳世庭辞别。

    江南与岳灵儿目送他离去,江南心中怔然:“苏晃离开,去追求他的报复,我难道还要继续留在此地……对了,刚才苏晃说,他父亲景德皇帝聚集了建武国所有的神轮、神通强者,准备进入火山炼丹?江雪姐姐还在火山之中,借助火山的火力炼丹,若是这些人闯了进去,岂不会与姐姐发生冲突?”

    “谁敢动我姐姐,我便杀他全家!”

    他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暴戾之气,身旁的岳灵儿突然打了个冷战,恍惚间仿佛自己坠入一片血池火海之中,心头不由生出一种大恐惧,感觉到无比的压抑。

    “这就是姐姐所说的魔性?”

    江南突然警醒,急忙平静心神,岳灵儿这才觉得压抑一扫而空,长长舒了口气,浑身香汗淋漓,看怪物一般看着江南,嗔怒道:“子川,你刚才差点把人家吓死了,好不恐怖,你赔我!”

    江南还未答话,肩头上蹲着神鹫妖王嘿嘿笑道:“小娘子,怎么赔啊?肉赔……”

    这头坏鸟一句话还未说完,便被江南直接禁锢,木雕泥塑一般,只剩下两只眼珠子乱转。

    “江子川那小子已经回来了,还带回来一张大弓?”

    药王城的行宫之中,苏彻焦躁不安的走来走去,眉头紧皱,喃喃道:“他回来了,天宝与沐清泉等人怎么还没有回来?雁鸣弓落在江子川那小子手中,难道说天宝他们四人去杀一个炼气境界的小子,竟然还能失手不成?”

    他绝对不信天宝太监等人诛杀江南一事会失手,先不说沐清泉等人的实力如何,单单天宝太监一人,便足以将江南诛杀千百次。

    何况,天宝太监还带着皇室的重宝雁鸣弓,射杀区区一个炼气境界的小辈,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他得到消息,江南已经回到药王府三天之久,身上还背着一张大弓,看模样应该便是雁鸣弓!

    “天宝太监等人至今未归,肯定是遭了他的毒手,这些奴才死了也就死了,不过雁鸣弓乃是我皇室的重宝,是圣祖早年尚未修成神通时所炼,我求了很久父皇才借给我使用……”

    苏彻额头冷汗滚滚而下,心道:“若是父皇知道这张弓落在别人手中,这太子之位肯定没有我的份,甚至说不定连我都会被打入冷宫……”

    这几日,景德皇帝召集建武国所有的神轮神通强者,商议进入火山炼丹一事,苏彻一直陪伴左右,以防苏晃前来争宠,因此没有得到消息。

    此刻景德皇帝已经与齐王、沐王等人谈好条件,苏彻也得以松了口气,没想到又听到这个消息,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噩耗!

    “彻小子,彻小子,你说过孝敬我的童男童女呢?”

    苏彻正在没奈何之际,突然只见一头比大象还要庞大几分的白鹤迈开爪子走来,叫道:“我饿了,快快拿出童男童女来!”

    苏彻瞥了瞥那头白鹤,眼珠子转了转,顿时来了主意,低声道:“鹤公,小侄有一事相求。”

    那头白鹤低垂脑袋,碗口大小的眼睛注视苏彻,苏彻悄悄咽下一口唾沫,低声道:“鹤公,我平日里经常孝敬您老一些童男童女,供您老食用,如今小侄有难。父皇赏赐给我的那张雁鸣弓,如今被人夺了去,我父皇若是得知此事,只怕小侄我……”

    “雁鸣弓被人夺了去?”

    那头白鹤眼中闪过一丝精芒,细声细气道:“你也真是没用,竟然被人夺去了这件宝物!念在你往日孝敬我的份上,我便替你夺回来。不过,事成之后,你须得再孝敬我五对童男童女!”

    苏彻大喜:“只要能夺回雁鸣弓,别说五对童男童女,鹤公您想吃多少,小侄便能给您弄来多少。只是有一点,夺走我雁鸣弓的那小子如今住在药王府,有药王府护住他……”

    那头白鹤傲然一笑:“区区药王府何足道哉?只要我想杀人,别说岳世庭,就算是修成神通的岳忠浩那老家伙出来,也无法阻挡我鹤公!”

    突然,地底传来轰隆隆的闷响,仿佛地下有一头巨大的怪兽在岩浆中兴风作浪,药王城中的房屋剧烈晃动,只听嘣嘣嘣之声不绝于耳,药王城的地面竟然裂开一条条长达数十丈的裂痕,隐隐可以看到裂痕之下有火红的岩浆流动!

    那头白鹤吓了一跳,连忙抓起苏彻飞上高空,与此同时,景德皇帝等人也纷纷腾空而起,向下看去,不由大皱眉头,喃喃道:“大地震动,莫非药王城下的火山要喷发了?”

    整个药王城剧烈颤抖,如同突然间爆发一场大地震,这场震动持续了数个时辰,将大地震得开裂,裂痕越来越大,岩浆从地底流出,炙热难耐,甚至点燃房屋,大火连天。

    城中的百姓早就惊慌失措,哭喊连天四散而逃,没过多久药王城便成为了一个空城,只有实力强大的武道强者还留在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