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仙侠 > 帝尊 >章节目录第五十七章 射杀太子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堂堂一国之君,修成神通五重的强者,竟然向人赔礼作揖,低声下气,可见江雪给景德皇帝的冲击是何等之大!

    火山之中的那一战,将这位皇帝的骄傲,打得荡然无存,打得他认输,打得他服软!

    江南不由心驰神往,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道:“我何时才有这样的霸气……”

    霸气,用来形容江雪这样一位女子,似乎有些过了,但是江雪击杀诸多神轮、神通强者,重伤焦虺妖王,重创景德皇帝,此番举动,的确堪称霸气!

    神轮强者,神通强者,一向目高于顶,但在火山之中,却被割草一般干掉了一大片,建武国可谓是元气大伤。

    岳世庭等人也不禁打了个冷战,暗自庆幸:“幸好我药王府没有冲入火山丹炉之中……”

    若是他们也冲入火山之中,药王府势必也会遭到灭顶般的打击,刚才逃出火山丹炉的只有寥寥数人,沐王、路侯爷包括诸多神轮级别的大妖,甚至连诸多王府硕果仅存的神通强者,也悉数死在火山之中。

    这一战,建武国的顶尖强者几乎被一网打尽,唯有药王府的实力得到保全。

    呼——

    突然,一头体型硕大的白鹤展开双翼一收,载着一辆宝辇从空中降落,落在景德皇帝身前,苏彻连忙从宝辇上跃下,搀扶景德皇帝,低声道:“父皇,现在便返回京城么?”

    景德皇帝缓缓摇头,传音道:“现在还不能离开,朕若是离开,便是告诉天下人朕受了极为严重的伤势,势必会让那些人起异心,到时天下大乱,定然会有人在半路中劫杀朕。朕不走,他们反而不敢有所异动。彻儿,朕便留在药王府行宫之中,趁机疗伤,天下群雄定然会前来探望,想看看朕的虚实,只要这一关过去,我苏家的江山便依旧稳固。”

    苏彻连连点头,搀扶他走入破败不堪的行宫之中。

    突然,江南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二皇子,你的雁鸣弓,难道不想要了?”

    苏彻心中一惊,回头看去,只见江南手持雁鸣弓远远看来。景德皇帝眼中精光一闪,有些不悦道:“彻儿,雁鸣弓怎么会落在外人的手上?”

    苏彻听到他语气中的怒意,不由打了个冷战,怯怯懦懦不敢答话。

    岳世庭与药王府的几位老者对视一眼,心中不由为江南暗暗着急,景德皇帝被火山中的那人打成重伤,死了三位皇叔,明显正处于气头上,江南偏偏在此刻跳出来,分明是撞到枪口上了。

    “彻儿,待会再与你算账!”

    景德皇帝冷哼一声,看向江南,淡淡道:“今日有前辈高人在场,朕不好以大压小,你把雁鸣弓送来,朕恕你无罪,你便可以退下了。”

    岳世庭面色威严,连连向江南丢眼色,喝道:“江世侄,还谢主隆恩?”

    “谢主隆恩?我又不是建武国的子民,谢什么主的隆恩?再说,到了我手的东西,岂有送还回去的道理?”

    江南摇头笑道:“景德陛下,念在你是苏晃的父亲,而我与苏晃是知交好友,我也不会为难你。此事与你无关,苏彻屡次三番派人杀我,今日我射他一箭,若是他能接我一箭而不死,其他的事情我便不再追究。”

    岳世庭等人心中不禁打了个突,暗暗跺脚,江南当着景德皇帝的面说以雁鸣弓射死他的爱子,实在太狂妄,简直可以说嚣张得无边了!

    景德皇帝心中大怒,眯了眯眼睛,突然摇头失笑道:“好大胆的小子,你以为朕身受重创,便是虎落平阳,可以任由你欺凌了?朕让你交出雁鸣弓然后退下,便是给你的恩典,你便应当千恩万谢!你若是不知进退的话,今日朕便让你人头落地!”

    江南充耳不闻,浑身筋肉一动,八万斤神力爆发,生生将雁鸣弓拉开大半,淡淡道:“陛下还请让让,免得令郎的血溅到你的身上。”

    景德皇帝面色陡然一沉,挺直虎躯,哈哈大笑道:“好!朕便站在这里,看看你如何当着朕的面,一箭射杀我建武国的太子!”

    苏彻闻言,不由又惊又喜,景德皇帝当众说他是建武国太子,无疑是确定了他的储君身份,实在让他喜出望外。

    “既然如此,那么陛下非但要重立一个太子,甚至说不定连你建武国的江山也要不保了。”

    江南面色也是一沉,低声喝道:“神鹫,谁敢拦我的箭,你便给我杀谁!”

    神鹫妖王喜出望外,站在他的肩头嘎嘎怪笑:“刚才大主公出手太快,没能让我吃到几个人,现在终于可以吃个痛快了!”

    “神轮级的大妖?”

    景德皇帝这时才注意到江南肩头的神鹫妖王,微微皱眉,冷笑道:“原来这就是你的依仗,拥有一头神轮级的大妖撑腰,难怪敢如此大言不惭。不过区区神轮级大妖,还想在朕面前放肆?鹤公,你去将那大妖击杀!”

    那头体型大过象的白鹤走出,眉目狭长,盯住江南,叫道:“苏彻,原来你让我杀的那人,便是这小子,难怪他能夺取雁鸣弓,原来有一头大妖给他撑腰!杀一头神轮大妖五对童男童女的代价却是低了,我要吃十对童男童女!”

    苏彻心中大定,笑道:“鹤公,我原来说过,只要你杀了他,想吃多少童男童女都依你,本王一言既出,便绝不会食言!”

    白鹤大喜,戾啸不绝,震动双翼,顿时如同掀起一场飓风,妖气弥漫,骇人之极,闪电般向江南扑去,叫道:“我先吃了这头大妖,然后再吃掉那小子!”

    苏彻讥笑道:“江子川,本王就站在这里,看看你如何能射死我!”

    “这是你找死!”

    江南对急速飞来的白鹤视而不见,真气狂涌注入雁鸣弓之中,一道箭芒在弓身中形成,越来越亮,箭光一闪发出一声雁鸣,迅若闪电向前射去。

    嗡——

    箭光震荡,越来越粗,越来越大,掀起的劲风甚至将药王城的地面一块块大石震得粉碎,箭光飞到一半路程便已经有碗口粗细,光芒璀璨,如同一道流星,迅捷无比!

    “臭小子,在我鹤公面前还敢放肆,居然不站着等死,真的敢射出一箭!”

    那头体型硕大的白鹤戾啸一声,迎着箭光飞来,厉声道:“我便先收了你的箭气,再来吃你!”

    它话音未落,突然只觉天空阴暗下来,一个无比庞大的阴影将它笼罩,白鹤急忙抬头看去,只见青羽连天,一只狰狞锋利的利爪探下,老鹰捉小鸡般将它抓在爪子之中,轻轻一捏,这头神轮级的白鹤惨叫一声,被生生捏断所有骨骼,惨死当场!

    江南肩头的神鹫妖王此刻已经显出原形,双翼张开浮在半空,羽翼足足有数亩大小,一爪便将鹤公抓死,丢入口中,咔吧咔吧一阵大嚼,吞食入腹。

    这头妖王凶性大作,目光锐利,死死盯住江南的那道箭光,怪笑道:“我家主公说了,谁敢动他的箭光,便让老子吃谁,老子倒要看看,那劳什子皇帝你敢不敢动!”

    这道箭光快速绝伦,眨眼间便射到苏彻面前三丈远近,景德皇帝眼中精光一闪,正欲一指点停这道箭光,让箭光回去将江南射死,待看到前面陡然浮起在半空中的神鹫妖王,心中不由大惊,生生按捺住出手的冲动。

    以他的实力,哪怕是重伤的情况下,想要拦住江南这道箭光也是轻而易举,但是突然出现的神鹫妖王便让他心中犯怵,不敢出手。

    若是寻常时期,他自然不惧神鹫妖王,毕竟他乃是神通六重的强者,修为甚至在神鹫妖王之上,但他如今被江雪重创,若是强行动手,必然会被这头神鸠击杀当场!

    啵!

    苏彻脸上笑容未落,江南这一箭便已经将他胸口洞穿,五脏六腑尽数被箭气射得粉碎,后胸炸开,出现一个血淋漓的大洞,前后透亮!

    苏彻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低头看了胸口一眼,又抬头向景德皇帝看去,一脸的疑问,喃喃道:“父皇,你怎么不救我……”

    噗通。

    他尸横在地。

    景德皇帝面带不忍之色,不去看他的尸体,心中默默道:“朕若是出手,必遭其害,我建武国便真如这小子所说要江山不保了……彻儿,你放心,朕伤势痊愈之后,一定会为你报仇,将这小子碎尸万段!”

    “苏彻,你屡次三番招惹我,早就将我惹毛,还真的以为我杀不了你?”

    江南收去雁鸣弓,向景德皇帝拱手道:“多谢陛下成全,陛下明哲保身,小侄感激得很,自然不会为难陛下。”

    神鹫妖王一脸的不甘心,死死盯住景德皇帝,怒道:“小子,你刚才为何不出手救你儿子?虎毒还不食子,你竟然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被射死,居然还无动于衷,什么狗皇帝,猪狗不如,害得老子也不能杀个痛快!”

    景德皇帝面色阴沉得可怕,突然一口鲜血喷出,始终站在那里不做声,免得激怒这头妖王:“我建武国的老一辈高手,悉数死在火山之中,若是朕也遭遇不幸的话,朝中无人,群雄造反,我朝江山势必不保……”

    至于岳世庭等人,早已看得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