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分身八爪鱼 > 第一卷 黄金铃鹿丸 第五章 孙家栽了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这个夏天注定不怎么平静,转眼便是一个月后,先是沈锐的高考成绩下来了,一塌糊涂,全家人为此愁眉苦脸了好几天。

    最后还是沈锐的姐姐沈秋说服老爸老妈,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不一定非要上大学,实在不行等沈锐挣够了钱再去学校学习也不迟,反正这些年高校年年扩招,想进大学越来越容易。

    老爸老妈虽然不情愿,也还是勉强答应了。

    不用上学,这对沈锐实在太重要了,因为他现在一门心思都扑在大海里,每天开了马三那条小船出海三四个小时,打上来的鱼虾螃蟹一卖,就是两三千块钱净收入。

    一个月下来,除去吃喝玩乐的所有开销,除去报名学车交的六千多块,沈锐余额宝里居然攒下了十五万三千多块钱,这对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

    现如今码头上谁不知道沈家小儿子沈锐是一把打渔的好手,只要是沈锐出手,从来就没有小鱼小虾,全都是值钱的顶级货色。

    开日本料理店的加藤博现在每天都来,沈锐每天的渔获被他一口吃下不算,马三也能跟着沾点光,因为加藤博不仅自己来,还会带一些同样在渤海开日本料理店的朋友,沈锐的渔获好是好,但数量太少了,不够分,他们也会从马三的船上拿一部分。

    老话说得好,货卖行家,好鱼好虾卖给这些日料店价格比较优厚。

    沈锐在船上睡了一觉爬起来,只见小八正趴在船头上傻乎乎的看自己,手里来拎着一网兜新鲜的螃蟹和虾。

    随着时间推移,沈锐现自己控制小八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脑部神经链接,这种方式比较直观,沈锐会完全操控小八,将自己变成那只海底下兴风作浪的八爪鱼,更可以深入人类难以企及的深海去冒险,刺激而有趣。

    另一种方式是给小八下命令,例如让小八去抓螃蟹,这厮听懂之后就会自己从船上拿个网兜,然后跑到海底礁石区抓螃蟹,抓完了再给沈锐送到船上,这种方式很安逸。

    沈锐微微一笑,从小八手里将装满螃蟹的网兜接过来,伸手在小八脑袋上拍了两下,“今天干的不错,晚上带你去吃大餐!”

    唰~

    小八两只黑色的眼睛,眯成缝,好似在笑的样子。

    平心而论,现在的小八已经不小了,身长两米一三,八根触角粗壮有力,时而柔软的像海绵,时而坚硬如钢铁。

    假设现在再有什么蓝鳍金枪鱼敢靠近,小八能直接拍飞了它,可惜最近这阵子沈锐的运气一般,没见到什么大鱼靠近岸边,所以还是以抓捕螃蟹和对虾为主。

    至于小八为什么变的如此强壮?

    当然是因为电能了,自从孙畅这小子差点开车撞倒沈锐母亲,嘴巴里还骂骂咧咧的不干净,这梁子沈锐算是和姓孙的结下了,他可没有父亲沈石那样大肚,做人讲究个恩怨分明,睚眦必报。

    这不,每天晚上沈锐便带着小八跑到冷库墙边最粗的那根电缆跟前,使劲的吸收电能,孙家人不是小气吗?等着瞧,这个月交电费的时候保证让他们傻眼!

    完成今天的工作,小八就跑到礁石区睡觉,等待着晚上的大餐。

    沈锐驾驶小船回了码头,老远就瞧见冷库那边好多人在瞧热闹,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沈锐的渔获被加藤博包了,照价全收,不用拿到鱼市去卖,今天加藤博可能有事,还没来,于是沈锐便把一网兜大螃蟹和大虾交给马三的伙计,先放在他那里,自己一个人跑去冷库瞧热闹。

    只见冷库旁边不仅有瞧热闹的围观群众,还有警车和黄色的电力维修车,冷库的大门紧闭,透过铁栅栏可以看到几个警察正在拍摄现场录像,还找了几个冷库的工人做笔录。

    啪~

    一只大手拍在沈锐肩膀上,回头一看,是马三,他嘴巴咧的很大,脸上都笑开花了。

    “怎么回事?”沈锐好奇问道。

    “你还不知道啊?孙畅这小子栽了!”马三幸灾乐祸道。

    “栽了?”

    “嗯,原来孙畅这小子偷电,以前偷的少,电业局的人也没证据,不能把他怎么地,这回可好,这小子鬼迷心窍,居然偷了价值两百多万的电,电业局报了警,警察来到孙畅小子的冷库里直接抓了现行,接电的暗线,藏了猫腻的电表,嘿嘿,这回孙家的人要吃不了兜着走喽!”

    经过马三一番解释,沈锐总算明白了,原来冷库外面挂着的电缆是电业局的供电线,小八每天晚上跑去吸收电能,其实吸的是电业局的电,和孙畅没什么关系。

    可事情巧就巧在那根电缆是冷库专用线,小八吸收掉大量电能之后,账对不起来了!

    账面显示,冷库一个月下来用了三万多度电,而电业局的记录上却是两百多万度!中间差的太大了!

    于是电业局就报了警,更巧的是,孙家人还真是手脚不干净,电缆,电表,都有猫腻,这下好,明明是小八吃掉的电能,全部要算在孙家人头上。

    要知道这可不是用电纠纷,而是盗窃!是犯了法的!

    工业用电一度一块二,两百多万度电,就是价值两百多万块钱的失窃大案!计算孙家人倾家荡产把这些钱还给电业局,孙畅这小子也还是要被检察院起诉,下半辈子要吃牢饭了。

    “活该!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些年孙家人赚了多少黑心钱,如今这结果一点也不冤枉。”马三恨的牙根痒痒说道。

    咔擦~

    这时候冷库的铁栅栏被打开了,两个警察给孙畅上了手铐,而带着手铐的孙畅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嚣张,脸色苍白,像只斗败的公鸡,被警察按着脑袋,直接塞进警车里。

    码头边的人大多数都是讨厌孙家父子的,对此只有拍手称快,也就是沈锐父亲这样念旧的人或许还会有一点唏嘘。

    警察扬长而去,冷库也被贴了封条,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去。

    马三没走,拉着沈锐到了海边,找块礁石坐下,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沈锐和马三一人一支。

    “加藤博今天带人找我来着,想雇我那条刚刚整修完的铁壳船出海几天,钱给的是不少,但不知怎么的我心里就是有点慌。”马三沉声道。

    沈锐微微一笑,“三哥,你别逗了,从一条小破船折腾到现在五六条大铁壳子,你什么时候害怕过?不就是出海嘛,他出钱,你出船,去就是。”

    马三摇了摇头,皱眉道:“我觉得没那么简单,他们俩讲的是日语,我听不懂,但我能看懂他们的表情,这件事肯定不止是出海那么简单,背地里有猫腻。”

    “他们手里拿着很厚一摞资料,我趁他们不注意用手机拍了两张,你懂点日文,帮我瞧瞧。”

    沈锐哪里懂日文,根本就是日本卡通看多了,顺口会来两句而已。

    不过马三既然说了,沈锐也就装模作样的看两眼吧。

    “铃鹿丸号?这不是一艘二战沉船吗?”沈锐接过马三的手机看了看,皱眉自言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