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分身八爪鱼 > 第一卷 黄金铃鹿丸 第十七章 恩雅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接近中午,沈锐躺在床上点了一支烟,看着身边这只金小野猫,回味昨夜的**和疯狂。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沈锐希望用真诚这两个字,恩雅和大多数中国少女不同,非常不同,她一点也不做作,真切而诚实。

    沈锐颇有些感慨,不由想起了和高中女友分手的经历。

    两个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年轻人在一起总是充满各种冲动,在校园里,在家里,在晚自习回家的路上,沈锐和前女友恨不能无时无刻不相拥在一起。

    终于,在一个下午,沈锐和前女友在她家里忘我投入的时候,被前女友的母亲撞见了,结局不出意料,双方家长和班主任在学校里碰面,进行了一通严厉和正式的思想教育。

    沈锐的前女友难过的只是哭泣,搞的好像被沈锐欺负了一样,至于沈锐,他愣头愣脑的说了这么一句。

    “我不明白,只是和我喜欢的人,做了一些我们都觉得很快乐的事情,怎么就错了呢?”

    “流氓!”沈锐前女友的母亲冲上来给了沈锐一巴掌,拉起自己的女儿便走,“以后不许你再见这个臭流氓!”

    在这场风波之后,前女友转学去了老城,而沈锐也彻底成了学校里的异类,犯了错不知悔改的典型,老师们的眼中钉。

    沈锐也给前女友打过电话,但电话那头总是沉默,要么就说我们错了,不应该那样子,以后不要联系了云云。

    直到现在沈锐也没有弄明白究竟是哪里错了?两个人在一起做都觉得快乐的事情,很丢人吗?

    思绪很快就被身边金小野猫的梦话打断了,沈锐低头看她,昨晚恩雅是很快乐的,就算醒来被人问起,她也会坦然承认自己昨晚的快乐。

    而沈锐前女友却截然相反,虽然当时她也很快乐,但别人要是问起她是否快乐的话,她不仅不会承认自己快乐,而且还会很委屈的哭。

    “看来以后要少和那些装十三的女孩子来往,太累了,简简单单多好。”沈锐穿起衣服,悄悄关上门,自言自语道。

    得益于最近捕鱼的收入不错,沈锐腰杆也算壮气,钱包里有五千多块人民币,沈锐给恩雅留在枕边,虽然只是露水姻缘,这只金小野猫总算也带给沈锐许多快乐,而对于那些带给自己快乐的人,沈锐一向不吝啬。

    “换个新手机吧。”沈锐留给恩雅的纸条上这样写的。

    黄老板很精明,船上的女孩子都是被他从最穷的省份最穷的国家找来,许诺的薪水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高,五千多块人民币对恩雅来说也算个小惊喜。

    客厅里马三和老潘都已经起来了,黄老板也在,见到沈锐,老潘和马三都是一脸坏笑。

    “终于起来了,钱已经到账,你要不要查一下?”马三说道。

    大多数人以为,到了公海就没有电话也没有网络了,其实不尽然,如今这时代科技迅猛展,6地电信网络无法使用,还有海事卫星网络可以用,打电话上网无非就是比6地贵了许多而已,网络度也要慢一些。

    沈锐摇了摇头道:“算了,黄老板的为人,我信得过。”

    黄耀祖大喜,拉着沈锐和马三,希望他们多住两天,毕竟这笔生意下来,黄老板有至少三千万进账,所以也很兴奋。

    沈锐和马三他们自然不肯留,于是一大一小两条船分道扬镳,黄耀祖还很贴心的给他们准备了礼物,外加自己的最新版本名片,做他们这一行,电话和电邮时常都要更换的,以确保安全。

    “沈!我爱你!”

    突然,金小野猫赤脚从房间里冲了出来,也不顾自己还穿着睡衣,冲沈锐用力挥手,大声喊道。

    沈锐一怔,随即也笑着冲恩雅轻轻摆手。

    “这么多年了,从来都没有姑娘这样送过我。”马三摸了摸脑袋,悻悻说道。

    沈锐微微一笑,淡淡道:“我只是觉得她很真诚,所以对她稍微好一点罢了。”

    ……

    船在码头停泊,沈锐他们第一件事就是去查自己的银行户头。

    五千二百七十五万六千!

    再加上支付宝里那十几万,沈锐现自己现在真的是半亿富翁了!

    要知道,这才只是一部分金子,小八此刻已经带了另外一批更多的黄金回到码头,在距离海岸边几千米远的地方,将黄金藏在海下岩洞里,这笔财富过三亿!

    钱是到手了,但如果不和家里解释清楚的话,沈锐恐怕没办法动用这笔钱。

    于是在返航后第二天的晚上,马三哥带着礼物来到了沈家。

    “瓷器?”沈锐父亲听了马三的说辞之后就是一愣。

    马三一脸兴奋道:“对,明朝的瓷器,我们这回狠了一笔横财呢!”

    按照马三的说法,那天叫沈锐一起出海其实是为了试船,沈锐父亲就住在码头边,当然知道马三这条船刚刚整修完毕,所以这说辞合情合理。

    既然是试船,所以船上没几个人,到海上拉几网,只要没什么大问题便可以招人开工了。

    事情巧就巧在网上,一网下去鱼没有多少,反而拖出一些古船的残骸,里面还有很多瓷器,可惜大多数都碎了。

    马三和沈锐不甘心,一网又一网的拖下去,最后还动用了潜水装备到海底下,终于捞到几箱顶好的海瓷。

    沈锐父亲到底是一辈子住海边,马三和沈锐合计的这个故事之所以能让老人家相信,就是因为码头边不止一次传过类似的事情。

    所谓海瓷就是从海里捞上来的古瓷器,因为海水的腐蚀作用以及储存环境问题,海瓷没有那些世代传承的古瓷器那么值钱,但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渤海港捞出海瓷的事情比较少见,但在南方几大港口,特别是泉州港和广州港,这种事情几乎每年都会生,毕竟古时候那里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主要出海口,而北方这些港口普遍没有南方那些港口达。

    “那这些海瓷能卖多少钱?”沈锐父亲好奇问道。

    马三比划了一个一和一个五。

    “一百五十万?”沈锐父亲大惊失色道。

    “不,一千五百万!每人!”马三小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