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分身八爪鱼 > 第一卷 黄金铃鹿丸 第四十五章 严峰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虽说这些年随着内地北上广深四大城市崛起,香港已经不像过去那年月里受人瞩目,但老牌资本主义大城的底子还在,穿行在高楼林立的铜锣湾,沈锐第一次见识了这座大城的繁华和魅力。

    乘坐半岛酒店安排的豪车劳斯莱斯,沈锐和叶无痕先来到酒店登记入住,随即又是同一辆车将他们俩载到了私立维多利亚医院,去见那位叶无痕眼中唯一可以胜任研重任的顶级专家。

    眼睛望向窗外,叶无痕有些惋惜说道:“我们要去见的人叫严峰,生于宝岛宜兰,是我爷爷的学生之一,主攻细菌专业。”

    “我们要注意说话的分寸和到访时间,稍一寒暄就离开好了,千万不要提及人家伤心的事情,如果我们想了解什么的话,回过头去找主治医生。”

    沈锐一怔,“细菌学?我们搞的是植物提纯制剂,为什么要请一位细菌学专家?”

    作为一个不明就里的普通人,沈锐一想到细菌,满脑子都是七三一部队和细菌战,说实话,沈锐对于细菌这两个字真的是没有一点好印象。

    叶无痕微微一笑,“你提出这样的问题很正常,毕竟你从未接触过科学界最前沿生物研究领域,根据最近几年新的研究进展,科学界正在确立细菌在生物界独一无二的地位,研究细菌可是目前顶级科研机构非常热门的项目呢。”

    “举个例子来说,为什么有的人瘦?有的人胖?有的人怎么吃也不胖?有的人喝凉水都长肉?”

    “因为遗传基因的缘故?”沈锐试着回答道。

    叶无痕摇了摇头,“遗传基因决定论已经过时了,最新研究成果表明,决定人类胖瘦的不是遗传决定的,而是体内的菌群。”

    “众所周知,人类体内有着数也数不清的细菌,这些细菌分工不同,食物进入消化系统后,会有几种细菌同时出动,将食物中含有的脂肪和蛋白质分解为人类容易吸收的酶,如果你的体内刚好缺乏这种菌群,或者菌群的数量有限就无法转化所有食物。”

    “于是肥胖现象出现了,脂肪无法分解成酶,直接以油脂的形式进入体内循环系统,故而越来越胖。”

    “细菌的厉害还不止于此,你只要知道细菌这名字虽然不好听,却是人类最不能缺少的重要元素之一就好了。”

    “根据我在基地的实验,七彩蘑菇中至少含有三万多种特殊的细菌,数量和种类之庞大,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所以我们需要严峰这样的顶级细菌专家,来分辨这些细菌那些是对人体有益的,哪些又会给人类带来伤害。”

    “当然,这份工作我不是不能干,但在此之前我并没有在细菌或者植物学上投入太多精力,严峰是我爷爷的得意弟子,在细菌领域研究了三十多年,我至少需要三年时间才能追上严峰的成就,度太慢了。”

    “再说我现在也不想用太多精力投入专项研究,因为我觉得到处去冒险似乎更有趣,更重要的是,严峰不仅是一流细菌专家,同时还精通植物学,生物学,担任加拿大基因测序组的组长,是一位基因学专家。”

    “总而言之,严峰这个人选妙就妙在具备一切需要的技能,从培育到菌群再到繁殖和提纯,保存,转化,一项研究成果转化为商品并不容易,如果我们不能请动严峰的话,就需要雇佣各个领域的顶级科学家至少十二人。”

    “先不说研进度缓慢,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也成问题,科学家这种存在往往性格怪癖,到时候十二个大牌科学家朝研究所里一站,单是协调他们之间的工作关系就会让你头疼不已,而要是我们能请动严峰的话,以他的实力再配合一批年轻的副手,很快就能出成果。”

    沈锐点了点头,这么说的话严峰果然是主持实验室的不二人选。

    至于叶无痕三年可以追上严峰三十几年在专业领域成就这种狂话,沈锐已经见怪不怪了,这厮本就是多智近妖的存在,他的思维往往是常人无法理解的。

    私立维多利亚医院。

    在一座单独的花园洋房里,沈锐见到了传说中的严峰。

    他看上去五十几岁的样子,神情憔悴,穿着一件皱巴巴的白色衬衣,也不知是不是愁苦的缘故,严峰头已经全白了,看到叶无痕来看自己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私立医院和公立医院不一样,只要付得起钱,多好的医疗条件都可以提供。

    像严峰一家如今住的这种花园洋房,整个医院有三栋,每天的租金高达五万港币,这还不包括医疗费用,由此可见,严峰一家如今的压力何等沉重。

    但是为了女儿,严峰并不在乎钱,据说他已经把自己名下唯一的房产挂牌出售了,香港这地方寸土寸金,即便是严峰这样的大科学家,一辈子攒下的积蓄也就这套房子而已,市价两千七百万港币。

    “一年多没见老师了,他还好吗?”严峰很虔诚的问道。

    叶无痕点了点头,“爷爷精神不错,胃口也好,每天早晨要吃两个焦圈喝一大碗豆汁,外加一颗白水煮鸡蛋呢。”

    严峰笑了起来,“老师还是爱吃不健康的油炸食物呢,至于北京城的豆汁,那味道,我一想起来就觉得胃里不舒服。”

    叶无痕道:“是啊,我和爷爷说过很多遍了,他就是不肯听,不仅喜欢吃焦圈,还三天两头去后海吃爆肚,顺峰的火锅,便宜坊的鸭子,烤肉季的羊排,砂锅居的白肉,完全一副肉食动物做派。”

    聊起自己的老师,叶无痕的爷爷,严峰脸上几次流露出难得的微笑,也不知叶无痕这妖怪的爷爷是怎样一个存在,能够让严峰这种科学界顶级精英如此倾慕?

    话锋一转,叶无痕道:“钱还够吗?”

    严峰点了点头,“香港大学就一点好,有尊师重道的传统,给教授们提供全球最高的薪水,再说,实在不行我还有房子呢。”

    沈锐没有说话,尊师重道的确是华夏文明古已有之,记得当年读鲁迅,一九二七年鲁迅的年收入就有七百多块大洋,而那时候的民国大总统蒋介石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八百块大洋,当教授的收入居然和当总统的差不了几块钱。

    香港几所大学也延续了民国时候的传统,像严峰这样的精英级教授,每年各种收入加起来有三百万港币之多,所以他才付得起如此昂贵的医疗费用。

    但是治病这种无底洞一样的事情多少钱都不够砸,严峰说的轻松,其实却已经被逼到要卖房子的境地了。

    叶无痕果然没有和严峰讨论他女儿的病情,连一个字也没提,交谈了十五分钟左右之后,便和沈锐一起告别,去寻找严朵朵的主治医生。

    “严朵朵到底什么病?”沈锐忍不住好奇问道。

    叶无痕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如果真的是病反而好了,就怕不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