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章节目录序言,以及开篇一、二章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我是一个善良的人,一个纯洁的人,一个正直的人,一个公正的人,一个心怀怜悯的人,一个心胸宽广的人,一个博爱慈悲的人,一个堂堂正正无比纯粹的好人,一个世人所公认的毫无瑕疵的人。

    可以这样说,人类所有的美德都集中于我一身!

    ——《林齐自述》

    第一章夜行

    复苏历一四六五年冬,夜。

    极北奥丁冰原的寒风吹过五大连岛,侵入了西方大陆。夜幕笼罩下的高卢第七帝国首都伯莱利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大街小巷罕见人迹。偶尔有身披黑色短披风手持银色长枪的帝国皇家龙骑兵策骑行过,清脆的马蹄声让某些黑夜中出没的生物惴惴不安。

    寒风宛如巨人手中的鞭子,狠狠的鞭挞着整个城市。绝大部分市区都沉浸在深邃的黑暗中,所有循规蹈矩的市民都此刻已经伴随着狂风的呼啸进入了梦乡。

    但是从伯莱利的核心胜利宫向西,行过号称‘大陆明珠’的香榭大街,顺着绿荫大街和白河大街一直走到舰队大街尽头,这里有一大片建筑灯火通明。伯莱利第一大学、第二大学一直到第五大学,帝国陆军学院、海军学院以及建筑学院,帝国行政专科学院以及伯莱利神学院,数十座专业性极强的学院聚集在这里,这儿就是为整个大陆瞩目的‘伯莱利大学城’。

    三十年前,绵延百年的陆岛战争在耗尽了西方大陆最后一丝元气后悄然结束,于战争中后期崛起的太阳王圣路易十三世是一名世所罕见的英主。高卢第七帝国作为陆岛战争主战场,战后得到了欧洲各国的巨额经济援助。利用这些援助,圣路易十三世大力发展教育,短短三十年就建立起了这座在欧洲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学城。

    短短三十年,这里培养出了无数精英人才,为战后空虚的帝国补充了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庞大的帝国在这些精英的推动下,宛如一头苏醒的雄狮雄踞大陆最西部,强大的国力让整个大陆都为之战栗。

    这是帝国最好的时代,也是帝国最坏的时代,这是帝国最锐意进取的时代,也是帝国最奢靡腐化的时代。

    大学城的各处建筑内灯火闪烁,有人在教学楼和图书馆内刻苦攻读,在几个军事院校的校场上不时传来战马的嘶鸣和骑枪碰撞的声音,工业学院的工场内,更有绵绵不断高亢刺耳的金属敲击声随时随刻的刺激着人的耳膜。

    在这个缺乏夜间娱乐的时代,寻常市民刚刚入夜就会入寝休息,但是在大学城这里,这样的热闹场景要持续到夜间十二点才会逐渐停歇。偌大的大学城,宛如一颗充满活力的心脏,青春和热血在这里酝酿发酵,精英学子们正在为帝国的未来积蓄着力量和热情。

    但是正如阳光下总有阴影存在,这样热情向上的大学城内,总有三五个不同寻常的角色。

    就在自己的同学正在为了帝国的崛起而发愤图强时,林齐大摇大摆的走出了第五大学的校门。他面色阴郁,在校门口执勤的几个四年级老生看到了他僵硬的面孔,同时扭过了头,就当做没看到这个违反夜间禁令离开学院的财会专业的三年级生。

    林齐上个月刚刚完成了他的十八岁成年礼,他在第五大学财会学院已经进修了整整三年。黑发,黑眼,黄皮肤,他有着典型的东方人外貌特征。但是和寻常的东方人不同,林齐有着不亚于西方大陆最强壮的青年人的身板儿,无论身高还是肩宽都超出常人许多。

    但是一如外人评论的那样,所有伯莱利第五大学财会专业的大学生都是帝国的寄生虫,林齐这条寄生虫毫无例外的吸饱了营养,壮硕的身躯甚至有点臃肿。他走动的时候从远处看上去就好似一头刚刚从冬眠中苏醒的狗熊,一摇一摆的煞是醒目。

    恩佐站在第五大学对面的街角,借着一株金合欢树的掩护藏起了大半个身子。他戴着一顶时下最流行的宽檐镶嵌金边的三角帽,穿着一件同样时下最流行的仿龙骑兵式样的褐色短披风,一条用来自东方的黑色缎子制成的紧身裤紧紧的勒住了他两条长腿,将他腿上一块块棱角分明的肌肉块格外鲜明的凸显了出来。毫无疑问,这种用黑色缎子制成的紧身裤,同样是最近三个月伯莱利最流行的款式。

    强健有力的咀嚼肌带动牙床用力的挤压着烟草和槟榔的混合物,强烈刺激的味道让恩佐的精力旺盛。一如他身上的帽子、披风和紧身裤,咀嚼烟草和槟榔的混合物,同样是新近才在伯莱利的中下阶层中流行开来的时尚潮流。

    看到林齐宛如一头大狗熊一样慢吞吞的走了出来,恩佐急忙往地上吐了一口猩红如血的唾液,吹了一声压抑的口哨。他从大树后探出了小半个身子,向林齐招手道:“头儿,这里,这里!”

    一边招呼林齐,恩佐一边紧了紧左手夹着的一个黑布卷儿。长有四尺左右的黑布卷儿裹得紧紧的,恩佐不时摸它一把,就算是在和林齐打招呼的时候,他也会警惕的不时向左右张望一下。

    林齐也看了看左右,他快步走过大街,壮硕的身形没入了金合欢树的阴影。

    借着远处的灯火望了一眼恩佐轮廓分明的面庞,林齐捏了捏他夹在腋下的黑布卷儿。厚厚的黑布下面是坚硬的金属物,那独特的触感和形状证明了里面正是自己需要的东西。林齐咧嘴无声的笑了笑,伸手比划了一个手势。

    恩佐点了点头,他掏出一团烟草和槟榔的混合物塞进嘴里,小心的向左右望了望,贴着墙根顺着大街向北边快步行去。身形健壮高大的恩佐行走之时没有半点儿声音,他佝偻着腰身,宛如鬼魂一样在阴影中不时隐现。

    林齐回头望了望站在学校门前的几个四年级生,无声的笑了笑,同样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的缀上了恩佐。两人一前一后相隔有将近五十米的距离,专门挑选那些复杂蜿蜒的小巷穿行,不多时就离开了灯火辉煌的大学城区,来到了伯莱利城治安最混乱的北方老城区。

    在经过某一条无名小巷子的某个院门时,林齐怪声怪气的学了几声猫叫。

    院门无声的开启,四条粗壮的身影加入了这个小小的队伍,他们跟在林齐身后十几米的地方,不紧不慢的缀着恩佐继续向前。

    第二章瘸子店

    伯莱利北部,浩浩荡荡的塞恩河正无声的流淌。薄冰在宽达十几里的河面上相互碰撞,发出细不可闻的脆响。沿着河岸,数十条人工码头宛如手臂一样探出,这里是伯莱利北部的码头区,也是伯莱利地区最让循规蹈矩的正派人闻风丧胆的混乱地区,一切恶棍和坏蛋的聚集地。

    在码头区最北部,靠近塞恩河和马纳河交汇地的地方,有一座老旧的酒馆。

    从遍地泥泞的狭窄马路向上,经过几级破烂的台阶,酒馆的正门是两块厚重的石板,上面满是斑驳的油漆、油腻的污垢。酒馆门边一左一右分别是两个硕大的花盆,里面种着几株干瘪枯死的小树苗,左边的一支树枝上系着一只死老鼠,右边的一支树枝上挂着一条毒蛇的骨头。

    石门上面歪歪扭扭的挂着一块黑漆漆的木板,只有用尽目力才能在木板上勉强看出那几个狼藉的字迹——瘸子店!

    走进石板门,酒馆前面是一个很大的平场,平场左边是两列石屋,此刻里面横七竖八的睡满了粗壮的大汉。他们可能是码头的流浪水手,可能是码头的搬卸工,可能是某些仓库的守门人,也有可能他们是码头区做各种生计的好汉。沉闷的鼾声在宽广的石屋内回荡,不时有人说几句梦话,发出粗壮低沉的笑声。

    平场右边是一列牲口圈,近百头牛马正安静的站在里面啃食寥寥无几的枯草。牲口圈附近乱糟糟的停靠了一些简陋的平板车和四轮马车,更有几架看上去不起眼实则用料和工艺都很是讲究的马车停靠在那里。

    平场的前方正对着大门,是三层石楼。黯淡的灯火在石楼内闪烁,衬托得这几间石楼更加的阴暗阴沉。在石楼的右侧,有一条向地下延伸的石阶,顺着这条石阶向下行走数米,就到了一间地下酒馆。

    地面建筑三层石楼是这间酒馆附带的旅店,只要付得出钱,哪怕是帝国通缉的罪犯也能在这里找到自己最惬意的居所。地下的酒馆才是这里老板最主要的营运场所,就算已经是深夜,这里依旧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走下石阶,推开一扇厚重古旧的橡木门,热气酒气扑面而来,简直要将人冲一个跟头。

    橡木门后面是一个足够容纳数百人的硕大酒吧。靠着西面是一列酒柜,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子正站在酒柜后,放肆的笑着。一群醉醺醺的酒鬼正趴在酒柜上,同样肆无忌惮的向那些女人调笑着。

    酒馆正中有一个圆形木台,三名衣衫暴露的少女正在木台上用力的扭动身体,数十名面孔酡红的大汉手舞足蹈的围在木台边,兴奋的喊着口号,有力的脚板狠狠的践踏着粗糙的石头地面,发出整齐划一的‘啪啪’巨响。不时有几个兴奋的汉子从口袋里掏出亮晶晶的铜子儿丢在木台上,三个舞女就越发狂热的扭动起身体,长发在她们身边飞舞,腥红的嘴唇和闪亮的眸子正在释放无边的热力,青春火辣的胴体颤抖着,让那些汉子激动得几乎要爆炸了。

    瘸子就站在酒柜后的角落里,一手把着个极大的铜酒杯,一手拎着一条白布,龇牙咧嘴的用力擦拭着杯子,将杯子里里外外都擦得光可鉴人。他嘴里叼着一根硕大的,从海外走私来的雪茄烟,淡淡的青烟不断从他嘴里喷出来。

    瘸子就是瘸子店的老板,他本来的名字极少有人知道,所有人都叫他瘸子。就和他的父亲,他的祖父,他的曾祖父以及更古老的祖先一样,他们都叫瘸子,都是瘸子店的老板。

    在酒柜后面的墙壁上,被烟尘熏得一塌糊涂的墙壁上挂着一幅两尺见方的画像。那是一个彪形大汉,头戴红布巾,左手齐腕而断,手腕上装了一柄锋利的铁钩,右手握着一柄大砍刀,左脚齐膝被砍断,装了一截铁铸的假肢。这大汉面目凶狠,头顶上站着一只七彩鹦鹉。

    画像中的人就是瘸子店的第一代店主,也就是瘸子不知道几代以上的祖先。有人传说瘸子店的第一代主人是个曾经纵横三海的海岛头目,但是瘸子却一直告诉别人——他的祖先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书香人家出身。

    酒馆内突然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酒馆角落里一张长长的橡木桌边,一个头戴黑色三角帽,帽檐上缀着一个拇指大小白色骷髅头徽章的黑胡子大汉突然笑着站起来,举起了手上足足有人头大小的酒杯。

    “祝愿死去的老杰克能够在地狱安息!”

    围坐在橡木桌边的是二十多个袒胸露怀的粗壮汉子,一个个面容粗犷野蛮,任何一个人都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子血腥和狰狞的劲儿。他们咧开嘴大声笑着,同时举起酒杯同时欢声高呼。这是一群彻头彻尾的暴徒,他们身上的每根汗毛都烙印上了‘暴徒’这个词儿。

    酒杯相互碰撞,刺鼻的劣酒洒了一桌都是。大汉们尽情畅饮,嘻嘻哈哈的自吹自擂,炫耀着他们在最近的一次‘大买卖’中的收获。他们肆无忌惮的炫耀着,吹嘘着,于是酒馆内的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刚刚洗劫了一条海船,杀死了船上所有人,船上所有的货物都变成了他们的战利品。

    一次收获丰富的大买卖,唯一的损失就是他们的老伙计老杰克,他不幸被人捅穿了小腹。

    重重的将手上的铜酒杯放在了身后杯架上,瘸子又抓起一个酒杯用力的擦拭起来。他同样粗犷凶狠的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他大声叫嚷道:“好汉们,欢迎你们回来,欢迎你们还记得我可爱的瘸子店。尽情的喝,尽情的吃,我为你们准备了一批火辣辣的姑娘,绝对会满足你们的所有要求!”

    坐在角落里的那一群海盗兴奋的吹起了口哨,酒馆内其他的客人也都放声喧哗,酒气、人气弥漫,空气越发的污浊。

    瘸子兴奋的咧嘴大笑,这群在海上讨生活的王八蛋,他们每次辛辛苦苦得来的收获最终有大半都落到了他手里。他爱死这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了,他简直爱死了他们,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瘸子店的财富才会越来越多。

    就这时,瘸子脚边酒柜下的一个铜铃‘叮当’响了一声。

    瘸子愣了愣,他低声咕哝道:“是那小鬼来了?他这次给我带来了什么好东西?”

    放下酒杯和白布,瘸子向后退入了酒柜的阴影中。

    武动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