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魔法 > 光明纪元 > 第六十七章 疗伤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敦尔刻戍卫军的出战准备很是不错,三个背着小木箱的随军医师从士卒群中冲出,米罗男爵亲自敲开了附近一家人家的大门,林齐和恩佐被护送到了这家人的大厅中,闻讯赶来的敦尔刻港的一些头面人物也纷纷挤进了这户人家,将一楼的大厅挤得满满的。

    三个军医麻利的将林齐和恩佐放在了一张长木桌上,麻溜的用小刀切开了他们的衣衫,露出了他们的伤口。四周顿时响起了一片惊呼声,这户人家还有三个刚刚成年的女儿,三个已经出落得清纯动人的少女一看到林齐和恩佐身上那些狰狞的伤口,顿时吓得仰天昏倒。

    当然,也不排除她们生平第一次看到了男子的**,因为受到太强烈的刺激而晕倒。反正西方大陆的小姐们身体向来虚弱,任何一点外界的动静都会让她们很神奇的昏倒在地。

    几个随侍在一旁的士兵很有眼色的冲了上去,帮助这户人家的主人将三个俏丽的少女送回了她们的卧房。

    这仅仅是一个小插曲,最多成为未来三五天内这些在场的敦尔刻大人物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诸如说这几个士兵会否和那三位俏丽的小姐发展出一段超脱友谊的感情之类。但是很快,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林齐和恩佐吸引住了。

    林齐的身躯稍微有点臃肿,但是肚皮上还是能看得出两三块腹肌的存在。而恩佐常年接受陆军学院大运动量的操练,他的身体比一头豹子还要精壮,一块块一条条的肌肉分明,在灯光下闪耀着古铜色的光泽。

    但是这么两具充满青春气息的身体,却无比残忍的被人砍得稀烂。

    林齐身上的伤口略微少点,仔细清点一下只有二十三条。但是恩佐身上的伤口么,毕竟恩佐不是黑胡子的亲儿子,黑胡子在给他身上添加伤口的时候稍微激动了一点,情不自禁的就在恩佐身上划拉出了三十七条深深的刀剑伤痕,其中在恩佐的大腿上更有两个洞穿的伤口,显然是被刺剑刺出来的。

    三个军医看到恩佐大腿上的那两个剑口时也不由得大叫了起来,太险了,太玄乎了,只差这么一点点,刺剑就差一点点就会撕开恩佐的大腿动脉。以西方大陆的医疗水平,如果没有秘药大师炼制的可以起死回生的灵药,大腿动脉破裂是必死无疑的重伤。

    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黑胡子敢于下手。在林齐身上,黑胡子是短短不敢这么干的。

    “神啊,一定是那些北方来的畜生,只有那些畜生才会做这么凶残的事情!神啊,惩罚这些该死的畜生吧,降下雷霆,将他们都劈成灰烬!”米罗男爵看着林齐和恩佐惨不忍睹的身体,气急败坏的仰天诅咒起来。

    作为某个人嘴里的‘北方来的畜生’,黑胡子老爹心不跳、脸不红的连连点头,他放声咆哮道:“不要让我抓住那些该死的混蛋,否则我会一寸寸的割了他们的肉,拿去做钓鲨鱼的鱼饵!这些残忍的屠夫,他们怎么能这样对待两个英勇、无畏、对祖国的人民充满爱、充满责任感的年轻人!”

    三个军医用熟练的手段为林齐和恩佐清洗了创口,高度烈酒洒在林齐和恩佐的身上,装昏迷的两人痛得浑身肌肉直抽搐。恩佐在学校已经吃惯了这种苦头,他还能强忍着不吭声。但是林齐差点就控制不住,差点就放声嚎哭。

    尤其是林齐的膀胱一阵肿胀,他差点就痛得当众尿了出来。

    为了不让自己在未来三十年内都成为敦尔刻上流社会的笑资,林齐死死的咬着牙,强行忍住了尿意。

    但是当三个军医将军队特制的刀伤药抹上他们的伤口,用绷带狠狠的绑扎他们的伤口时,林齐终于按捺不住,放声嚎叫起来。见鬼,林齐觉得帝**部后勤部的那群官老爷肯定贪污了无数的钱,因为这伤药倒进了伤口,就好像有一团火在伤口内疯狂灼烧,有无数小刀在伤口内乱砍,硬是让林齐的伤痛放大了十倍以上!

    林齐张开嘴、瞪大眼嘶声嚎叫,三个军医则是无比欣喜的放声笑道:“啊哈,小伙子叫得真带劲,还能叫得出来,看样子不会死了!”

    林齐的叫声异常嘹亮,是人都看得出他的中气还很完足,虽然身负重伤,但是性命无忧。但是恩佐那边却煞是诡异,恩佐还处于‘昏迷’中,哪怕是药粉洒进了伤口,他浑身肌肉都绷紧了,但是他依旧没有发出半点儿动静。

    三个军医同时出手,噼里啪啦的一顿耳光抽在了恩佐的脸上,一边抽打他们一边大叫道:“嘿,醒醒,醒醒,千万不能睡过去,保持清醒,兄弟,保持清醒!”

    恩佐被一顿耳光打得狼狈不堪,他突然睁大双眼,也嘶声嚎叫起来。

    三个军医同时大笑,他们连连点头道:“果然有效!老前辈们说,在战场上如果失血过多的战士昏迷过去,一定要让他们清醒过来,否则他们就可能在睡梦中死去!”

    他们得意洋洋的向沃图中校炫耀道:“这是我们的独门秘方,用耳光将昏迷的战士抽醒,他们保命的概率就加大了起码一倍!”

    沃图中校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原来还有这个说法?他立刻自由引申道:“那么,我还有更好的方法叫醒他们!用烧红的烙铁烧脚跟,只要不是死人,都会迅速清醒吧?”

    三个军医恍然大悟般相互看了一眼,是啊,烧红的烙铁烧脚跟,除非是死人,否则他们一定会清醒过来的。他们看了看正在放声大叫大嚷的林齐和恩佐,无比遗憾的摇了摇头,这两位已经苏醒了,可不能用烧红的烙铁试试了。不过,没关系,以后他们有得是机会!

    痛得浑身抽搐的林齐嚎叫了好一阵子,伤口内那种让人生不如死的剧痛终于消退。林齐有气无力的看向了一切的始作俑者——他亲爱的父亲。两行热泪滑了下来,林齐用颤抖的声音问道:“父亲大人,那些该死的兽人,他们逃跑了么?”

    米罗男爵和在场的众多敦尔刻的头面人物剧烈的鼓起掌来,掌声差点掀飞了屋顶。

    太感动了,太感动了,这是多么优秀的青年人啊,简直是帝国青年人的道德模范!他们刚刚从生死边缘苏醒,他们居然惦记着的不是自己的伤势,而是那些该死的侵入者!

    太感动了!

    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