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仙侠 > 蛊真人 > 第十七节:初炼酒虫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以我丙等资质,空窍中能存储的元海最多只有四成四。蛊虫排斥真元的速度,比我自我恢复真元的速度还要快很多。我要炼化蛊虫,就必须借助外力,也就是说要消耗元石。”

    “蛊虫的意志越弱,抵抗力就小,我炼化就越容易。不过但凡生灵,总有求生的意志。我要炼化月光蛊,最少需要五块元石,最多八块。”靠着丰富的修行经验,方源估算出自己将要消耗的元石总量。

    “现在要炼化酒虫,至少需十一块,最多需要十六块。”酒虫虽然和月光蛊一样,都是一转蛊虫,但是它无疑更加珍稀,炼化的难度也加大了。

    也就是说,虽然方源现在有了十七块元石,但是单单炼化酒虫之后,最多也就只剩下六块,最少的话就只有一块了。

    夜空中,青亮的月牙散发着皎洁的月光。

    月光如仙女的柔荑之手,轻轻地抚着古月山寨。沿途的竹楼如玉牌林立。

    夜风徐徐吹着。

    方源就在这月光下,回到客栈。

    客栈的门,已经关了。

    方源嘭嘭嘭敲响门扉。

    “听到了!听到了!谁呀,这么晚来敲门……”客栈伙计嘀嘀咕咕地开了门,睡眼惺忪。

    但是当他看到门口的方源,略带不满和懒散的神情顿时一变,弯下腰,谄媚地笑起来:“是公子呀。小的真是有幸,能为公子开门。”

    方源点点头,面色带着冷漠,走进了客栈。

    这表情反而让伙计笑得更卑微了,他主动地问道:“公子饿不饿,要不要小的通知厨子,为您做几个小菜当做宵夜?”

    “不必了。”方源摇摇头,只叮嘱道,“你给我准备点热水,我要洗漱。”

    “是!”伙计连忙点头,“公子先回房吧,小的担保,热水马上就送到。”

    方源嗯了一声,踏上了楼梯,走向二层。

    伙计看着方源的背影,双眼在灯火中闪着光,流露出明显的羡慕之色。

    “这就是蛊师啊,要是我也有修行的资质,那该有多好啊!”他握着拳头,深深地叹息一声。

    这话飘进方源的耳朵里,他心中不禁暗暗苦笑。

    蛊师能拥有超越凡人的力量,成为人上之人,但是这其中付出的代价,也是高昂的。

    首先的难题,就是财力。

    蛊师修行需要元石,战斗需要元石,炼蛊需要元石,交易需要元石。

    没有元石,怎么能够修行?

    这点,身为凡人的客栈伙计,因为只是旁观者,是体会不到这种困窘的。

    就像是今天傍晚,那青年蛊师江牙,在摔酒坛时忿忿不平的对猎户们发泄:自己都不舍不得花元石来喝这青竹酒,你们这群猎户区区凡人,却有这闲钱!

    管中窥豹,单单这句话就能说明蛊师的修行情境。

    蛊师能力强大,比凡人挣得多,但是消耗也大。很多时候,每块元石都要锱铢必较。尤其是低等的小蛊师,更是如此。

    别看有些蛊师表面光鲜,其实内地里的生活过得很拮据。

    “而且,随着蛊师的境界提升,他们对资源的需求也就更加庞大。没有靠山,蛊师修行艰难啊。”方源想想前世,对此深有体会。

    他回到客房,刚点上了灯,客栈伙计就一盆热水端了上来。

    当然,还有布巾等等洗漱用品。

    方源让伙计退下,关上房门,搭上门闩,洗漱了一番后,就上了床。

    虽然身体上有些困乏,但是心中却还残留一股亢奋:“终于得到酒虫了。酒虫比月光蛊还要珍贵,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是能提升蛊师资质的蛊!”

    方源趺坐在床榻上,取出酒虫。

    酒虫还在呼呼大睡着。它体型比月光蛊要稍大一些,白嫩白嫩的,像是一条蚕宝宝。

    在灯光的照耀下,它的身躯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华光,就好像是珍珠一样的圆润光泽。两只眼睛,像是两颗黑芝麻,镶嵌在白胖的脑袋上,显得憨态可掬。

    端在手中,也不重,大约是半个鸡蛋的重量。

    仔细闻闻,它的身上还飘着一缕酒香。

    这酒香不是青竹酒的香气,而是酒虫本身散发出来的气味。香味清幽缥缈,似有似无。方源鼻翼抽动,将这股酒香气息吸入体内。

    酒香气息流窜直下,居然进入了空窍,投入到青铜色的元海当中。

    元海波动了一下,很快就将这股酒气吸纳融汇。一丝极精纯的真元,随之产生了。

    其他的真元,都是翠绿色,闪烁着铜的金属光泽。

    但是这丝真元,却是苍绿色,比原先的真元更加凝练。这是一转蛊师中阶,才能具备的真元。

    察觉到这丝苍绿色的青铜真元,方源露出满意的笑容:“我现在的修为,只是一转初阶。但是有了酒虫的凝练,真元被提纯后,就能拥有一转中阶的真元。此中妙处,一两句话是说不清的。”

    但很快,他又收敛起笑容:“不过我现在还没有真正的掌握酒虫,只有将酒虫完全炼化,成为我的本命蛊,才能自由地操纵它,然后以最大的效率来精炼我的真元。”

    念及于此,他再不迟疑,从元海中调出一股青铜真元。

    真元紧紧地裹住酒虫,将其悬浮在方源的面前,开始入侵它的身躯。

    酒虫察觉到生存的危机,顿时就惊醒了。它开始剧烈的挣扎,调动自身的力量,驱赶方源的真元。

    “这酒虫好强的抵抗力。”方源面色一肃,感到真元的消耗速度,竟然比月光蛊还要超出一倍不止。

    “不管如何,酒虫我是炼定了。”他的双眼闪过一抹坚定之色,继续抽调真元,向酒虫裹去。

    客栈的房间中,桌上的烛火静静地燃烧着,照的房间中央一团光亮,至于远处的墙角旮旯则是昏暗一片。

    烛光映照在方源的脸上,他已经闭上双眼,集中精神来对付酒虫。

    一股绵绵不断的青铜色真元,仿佛是一股雾气,从方源的全身散发出来,然后汇聚在一起,牢牢地包裹住酒虫。

    酒虫悬浮在空中,距离方源的面部不到一尺之距。它在青铜真元的包围中,奋力地挣扎着。

    时间在悄然流逝。

    火烛越烧越矮,烛火也越来越昏暗。窗外的月牙已经慢慢降落,然后新的一天到来了。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的缝隙,透射到房间内。像是给窗户镶上一道光边。

    方源睁开双眼,看着面前的酒虫。

    酒虫白白的身子上,已经有了一抹青绿之色。这是方源努力了半个晚上,才得到的成果。

    但是很显然,这点青绿的体积,还不足酒虫身躯的百分之一。

    方源的脸色凝重,这个酒虫的意志太顽强了,抵抗力十分强大,简直要超出一转蛊虫的界限。

    “这蛊虫极有可能就是花酒行者的本命蛊。花酒行者是五转强者,这酒虫原本也是五转,但是这些年它没有充足的食物,饱一顿饿一顿的,品级也就下降了。如今只剩下一转层次,但是这意志却顽强如磐石!”

    方源猜中了真相。

    这酒虫本身是花酒行者的本命蛊,原先的天然意志被花酒行者洗练殆尽,一路伴随着花酒行者南北转战,纵横江湖。

    花酒行者死后,他的强者意志却存在于酒虫之中。方源现在要炼化酒虫,等若是和花酒行者的意志在比拼。

    这可比炼化天然蛊虫要难得多。

    人的意志一般都比天然蛊虫要高,人在生死关头,能爆发出连自己都想象不到的力量。而花酒行者又是魔道的强者,独来独往,纵横江湖,他的意志要比正道的同级强者还要顽强。

    “要在一个月之内,炼化这只酒虫,已经不可能了。除非是有强者,动用二转三转蛊的气息,威压这只酒虫,将酒虫体内的意志压制到最低程度。在这样的帮助下,我就能事半功倍。”想到这里,方源不禁叹了一口气。

    他双亲已经亡故,舅父舅母谋算着他,本身又没有靠山,从哪里找外援呢?

    若是甲等资质还好说,但现在他资质只是丙等,所有族人都不看好他,谁会愿意耗费这样的大力气来帮助他?

    更关键的是,酒虫的存在不能暴露。

    古月山寨没有酒虫这类的蛊,方源解释不清这酒虫的来历。

    要是暴露出来,极有可能就被高层察觉,从而和花酒行者产生联系。这两者之间太容易联想到一块了。

    “照这样算,十七块元石还不够呢,至少得三十块元石!真是麻烦呐,不过再困难,我也要炼化这酒虫。”方源意志如铁,已经下定决心要炼化酒虫。

    本命蛊关系甚大,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蛊师今后的修行方向。

    酒虫虽然不是这世间本命蛊最理想的选择,但是比月光蛊要好多了,也是方源目前情况下,所能达到最好的层次。

    咕,咕……

    这时,方源的肚子传来抗议的叫声。

    一晚上没睡,又全力炼化酒虫,方源自然是饿了。

    “还是先填饱肚子,再想怎么积攒元石。”方源摸摸肚子,下了楼去。

    到了一层饭堂,选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点了几样早点。

    刚开始吃,弟弟古月方正却出现了。

    “哥哥,你怎么住在客栈,晚上为什么不回去睡呢?”他很不客气,语气中带着质询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