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仙侠 > 蛊真人 > 第五十五节:要的就是你这番话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一轮圆月,在浮云中若隐若现。

    学堂家老匆匆过地走在路上,他的脸色也随着若隐若现的月光,而明暗不清。

    这个世界生存艰难,蛊师失踪是常有的事情。丰富的人生阅历告诉学堂家老,一般而言,这种莫名的失踪往往就意味着死亡。

    但谁都能死,惟独他贾金生不能死!尤其是不能在古月山寨这里死。

    他身份特殊,父亲是贾家族长,哥哥是贾富,四转之蛊师。

    四转蛊师,拥有黄金真元,战力雄浑。整个古月一族,也只有族长才是四转,可以与其匹敌。其他的家老都只有三转。

    贾家族长的修为更高达五转,在他的带领下,这些年贾家兴旺发达,已经是大型家族,占据一山的全部资源,族人众多。与其相比,古月山寨不过是中型罢了。

    双方一旦开战,古月山寨必定会落入下风。

    更关键的是,这件事情若传出去,古月一族的名誉也会跟着受损。许多其他的商队,也会谨慎选择路线。古月山寨若没有商队的贸易交流,过剩的本土资源得不到贩卖,需求的外来资源也得不到购买,日子久了,势必会衰落下去。

    “此事非同小可啊,处理不好,就是一场大祸!”学堂家老忧心忡忡,快步赶到了家主阁。

    一跨进家主阁的议事堂,学堂家老就感到了气氛沉闷和凝重。

    主位上坐着当代的古月族长古月博。而又矮又胖的贾富,则带着五六位随从,站在大堂中央,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

    在明亮的灯火照耀下,众多家老都站在座椅的旁边,沉重的脸色清晰可见。

    贾富是四转蛊师,他都没有坐下,这些家老只有三转,自然也不敢坐。

    这就是四转蛊师的威慑力。

    也是对力量的一种敬畏。

    “拜见……”学堂家老刚要行礼,就被族长古月博伸手止住。

    双鬓斑白的古月博,此时正用手指揉捏着太阳穴,一脸苦恼的神色:“事情不多说了,家族的学堂一直都是你负责的,我问你,古月方源何在?”

    学堂家老心中一惊,暗忖这事怎么又和方源那小子扯上关系了?

    嘴上则恭声回答道:“现在这个时辰,他应该是在学堂的宿舍里修行。”

    族长叹了一口气:“现在贾兄十分怀疑,他弟弟贾金生的失踪就和古月方源有关。我命你立刻就去,务必将方源带来。”

    学堂家老心中一凛:“是!”

    他心知此事严重,匆匆行了一礼,转身就走。

    “贾兄,那方源马上就能带到,你坐吧。”古月博指着身边的座位,对贾富道。

    贾富苦笑一声,向古月博抱了抱拳:“向古月兄长告罪!贾某此时实在是心急如焚啊,如今已经是几日都不见我那贤弟,恐怕是凶多吉少了。我真的是坐不住啊。”

    有些东西,往往只有失去了,才能看得明白。

    贾富也是这些天才反应过来,为什么他的父亲要安排贾金生这个拖累,和他一块带领商队。

    就是为了考察他的心性,看他在打压的同时,能否注重亲情,同时也照顾贾金生这个弟弟。

    如今贾金生要是死了,他的父亲又该怎么看待他贾富呢?

    当他彻底意识到这点之后,他就立即在商队展开了一番调查,很快就将目标锁定到古月山寨。

    几乎马不停蹄地,他就赶了回来。

    如今他站在大堂中央不就坐,就是想营造出势在必得,兴师问罪的气势。这既是向古月一族施压,也是将来回到贾家,对父亲的一种交代。

    “禀告族长,已经将方源带到。”很快,学堂家老就带着方源,来到了大堂。

    “古月方源见过族长,见过贾富大人,见过诸位家老。”方源一脸淡漠,也跟着作揖。

    “是他吗?”贾富冷眼打量了一下方源,同时问向身边的一位女蛊师。

    这女蛊师,正是当初方源进入赌石场,向其购买紫金石的那位。

    “就是他!绝对没有错。”女蛊师目光灼灼地看着方源,肯定地道。

    贾富点点头,刹那间他的目光就像是两片剑刃,狠狠地剐向方源。但他没有直接开口审问,这里是古月山寨,他必须给古月族长一个面子。

    于是他看向坐着的古月族长。

    古月族长的脸色十分凝重,他知道刚刚贾富故意和女蛊师大声的对话,除了确定方源的身份外,还有向自己施压的目的。

    潜台词就是告诫古月族长——你看我手中已经掌握了证据,我有相当的把握,所以你最好不要过分维护自己的族人。

    这多少让古月族长有些不满,心道:“你贾富丢了弟弟,原本就是你的失误。现在来我们古月一族气势汹汹的兴师问罪,难道我们古月一族就好欺负的吗?我古月一族明是非、讲道理,但千万别误以为这是软弱!”

    想到这里,他也没有直接审问方源,而是对那位女蛊师厉声道:“你可看清楚了。不怕实话告诉你,这方源有一个孪生弟弟,和他相貌极其相似。你确定真是他?”

    女蛊师不过一转修为,在古月博的气势下,顿时显现出犹豫和紧张的神色。

    贾富皱了皱眉头,跨上一步,替她挡住古月博的视线。拱手道:“古月兄,我贾某人向来是很敬重古月一族的。尤其是古月一族的一代和四代族长,这两位先贤都是五转强者。一位白手起家,披荆斩棘,开创了古月山寨的百年基业。一位仁慈英雄,为保卫家园,牺牲自我,值得敬重。古月兄身为族长,我十分相信你会秉公执政,还请古月兄审问这个方源吧。”

    见他语气柔和下来,古月博这才点点,其实他心中已打定主意。

    要是这事是方源做的,那就把他交出去。反正一个区区丙等,交出去也不心疼。只要能够消弭这场矛盾就好。

    若万一是方正做的,那也必须认定是这方源。方正是甲等的天才,三年来唯一的一个。家族高层还指望大力培养起他,好抗衡那白家寨的白凝冰呢。

    “方源,你不要紧张。”古月族长露出慈祥的笑容,以温和的语气对方源道,“我问你,你可知道那个贾金生的消息么?”

    “贾金生是谁?”方源一掀眼皮,声音平静。

    “他撒谎!”方源话音刚落,那赌场的女蛊师就尖声一叫。

    议事堂的众人,听着这尖锐的叫声,都不由地皱了一下眉头,齐齐地看向她。

    女蛊师手指着方源,神情很激动:“就是他,就是他!在我们赌场赌石,买了六块紫金石头,在第五块石头中开出了癞土蛤蟆。贾公子看到了,就用了五百块元石向他收购。这事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就算是一两年之后都不会忘。而且这事不止我,在赌场的其他蛊师都看到了。”

    “是这样子的吗……”族长古月博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了,板着脸,拖长了音调看向方源。

    方源这才点点头,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丝紧张,又作恍然状,道:“原来是他。好吧,如果他就是贾金生,我的确认识他。不过呢,我自从赌场那次,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他又在撒谎!”这次不是那个女蛊师,而是一位男性蛊师,当场叫出声来。

    方源凝神看向他,好似刚认出他一样,顿时脸色浮现出一抹惊异之色,旋即又竭力隐藏下去。

    他的这些神情变化,都映入到在场众人的眼里。

    众人顿时若有所思起来。

    “诸位大人,小的在酒铺工作。”男蛊师先向诸人抱拳行礼,然后猛地伸手指向方源,“那天晚上我在酒铺中清楚地看到,就是他和贾金生公子坐在一起,两人密谈了许久!”

    此话一出,大堂中顿时泛起小声的议论。

    学堂家老用寒冷如冰的目光,注视着方源。

    而族长古月博则身子微微后仰,慢慢地靠在了宽大的椅背上。

    “怎么可能!”方源脸上浮现出明显的紧张的神色,急忙道,“酒铺中人那么多,你怎么可能就单单认出我来?你自己认错了也说不定!”

    “哈哈,我绝不会认错的。”男蛊师仰头一笑,目光灼灼地盯着方源,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气势十足极了。

    “且不说贾金生公子来到我们酒铺,我们就得时刻小心照料着。就算不是贾金生公子,我也会认得你。因为你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

    说到这里,他扬起眉毛,充满了得意的神情:“你还记得么,你在那天上午就来过我们的酒铺,你要了一杯猴儿酒,却只喝了一口。然后你放出了酒虫,把剩下的猴儿酒都喂给了它。我看到酒虫,十分激动,向你收购,你却不卖,转身就走了!”

    “好,要的就是你这番话。”方源心中冷笑,脸上却显现出惊容,,忍不住倒退一步。

    “酒虫!”方源身后站着的学堂家老顿时眼中一亮。

    但他很快又皱起眉头,忍不住问道:“方源,你这酒虫是从哪里来的?”

    方源握紧双拳,咬着牙,没有回答。

    周围的家老顿时大怒,纷纷低喝起来。

    “方源,你可知道你闯了大祸了!”

    “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把你所知道的,统统都招出来。这只酒虫,是不是贾金生的?”

    “怎么可能是他的?这酒虫明明就是我开出来的!”方源猛地昂首,神情激动,似乎是忍受不了这样的冤屈,带着不忿地情绪,大声地叫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