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仙侠 > 蛊真人 > 第六十六节:人死如猪死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滚?”方源听了王二这话,顿时一声冷笑,挥掌朝前一切。

    哧。

    一声轻响,幽蓝色的月刃,迅速射出。

    同时,他脚下一蹬,猛地向这四个猎手冲杀过去。

    “蛊师?!”猎手们看到这月刃,顿时就有人震惊地大叫一声。

    月刃已经射来,他们连忙四散躲闪。

    噗。

    一人躲闪不及,右手小臂被月刃射中,顿时骨肉分离,手腕连着半个前臂被切得掉在地上。

    “啊啊啊!”

    他躺倒在地上,痛苦又惶恐地嘶吼起来。左手如鹰爪,下意识地紧紧地抓住右臂。

    右臂前端,不断地喷涌出猩红的鲜血。很快就染红了地面。

    “饶我一命!”

    “我们无意冒犯啊!”

    另外两个蛊师看到同伴这样的惨状,脸色顿时煞白,毫无一丝血色。他们连忙五体投地地跪下来,对着方源磕头不止。

    “哼,一群没用的东西,怕什么?不就是一个蛊师学员吗!”唯有王二仍旧站着,方源二话不说就动杀手,这让他又惊又怒,双臂往后一展,腰部往后一扬一缩,也不知什么动作,就将背在身后的弓箭握在了手中。

    “停住,你再过来,我就一箭射穿你!”王二一边后退,一边弯弓搭箭,同时口中咆哮着。

    “嗯?”方源眯起了双眼,这个王二有些棘手。寻常凡人见到蛊师,哪个不心中畏惧,但他却能保持镇定,倒是有些胆量。

    哧。

    又一记月刃飞了出去,射向王二。

    “不识抬举。”王二冷哼一声,心中杀机顿起。

    他脚步微微一错,就让过了射来的月刃,同时射出一箭。

    箭支飞快,刷的一声,就射到方源的面前。

    方源身形一矮,头微微一低,就避过这箭,仍旧不断前冲,很快就接近了王二。

    王二非常果敢,立即丢了手中的弓箭,抡起碗口大的拳头,悍然迎上方源。

    他身材高大,狼背蜂腰,身高至少比方源多出半米。太阳光从他背后照射过来,方源冲向他,看着他的面目都笼罩着一层阴影。阴影中,他的一双眼睛,如狼一般杀意腾腾!

    “不要啊!”

    “快住手!”

    那两个猎手眼看着两人就要狠狠地冲撞到一起,都惊恐地大叫起来。

    “死吧!”王二眼中凶芒四射,脸上横肉扭动,既狰狞又疯狂,像是一条嗜血的恶狼。

    他双拳一左一右,捣向方源。

    呼啦。

    他的拳头又快又重,都带出了一股风声!

    方源眼看着拳头在瞳孔中越来越大,面色一动不动,忽然脚下一错。

    唰。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避过拳头,强行扭转身躯,冲到王二的左手一侧。

    王二狞笑一声,挥拳横扫,拳头后发先至,立即就要追上方源的后背。

    但就在这时,一股耀眼的阳光,射进了他的瞳孔。

    他本来是背对着阳光,此时他猛地回首,刺眼的太阳光一照,顿时就让他眼睛刺痛,感到视野一白。

    方源冷笑一声,身体在空中一个侧翻,让过王二挥来的拳头,同时右手一甩。

    哧!

    第三道月刃顺着太阳光照射的方向,飞速射去。

    王二顿时全身汗毛一炸,感到了史无前例的危机。他慌忙把头一歪,下一刻,幽蓝色的月刃飞过。

    “王二哥小心啊!”

    “避开了吗?”

    两个跪在地上的猎手,这一刻也忘记了求饶,双眼瞪圆了看着。

    刺眼的阳光,照在他们的脸上。

    这一刻,时间仿佛过的缓慢下来。

    四周的声响,也好像消失了,世界一片沉寂。

    午后的烈日铺成出一片白炽的大背景,在这背景下,王二的身形简化成一个黑呼呼的影子,他后仰在空气中,矫健的身躯扬起一个弧线,如张开的一把弓,充满了男性力量的美感。

    他的头慢慢地侧过去,想要避让月刃攻击。

    月刃在空气中,蜗牛般地飞行着。幽蓝的光,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若有如无。

    白色的背景,黑色的身影,幽蓝的月刃,这三者构成了一个,将生死浓缩在瞬间的绚烂舞台。

    月刃飞了过去。

    代表王二的黑影,也顺着惯性,慢慢落下。

    他似乎安然无恙。

    “呼!”看到这里,一位年轻的猎手吐出了一口浊气。

    “避过了!”另一个猎手已经在心中雀跃欢叫起来。

    但就在这时!

    黑影的头部分出了一小块,血红的液体,随着黑影的分离,四散飞溅。

    幽蓝的月刃渐渐消散在空中。

    而那个黑色的身影,像是被拉断了弓,蕴含的力量在一瞬间轰然消散,在顷刻间,化为了一片凄美的落叶,悄无声息似的飘零在地上。

    两个猎手的瞳孔猛地缩成了针尖大小!

    他们嘴巴则微微地张大,越张越大,直至张大到自身的极限。

    啪嗒。

    鲜红的液体,溅落到两人的脸上。

    两人用手一摸——

    是血!

    他们顿时惊醒!

    在他们的感觉中,时间又陡然间恢复了正常,耳中再次传来吵闹的声音。

    有鸟鸣声,有潺潺的流水声,还有同伴抓住断臂,大声嘶吼的惨叫。

    “王二哥——?”一个猎户叫起来,声音充满了惊惶。一直以来,王二都是他们的头领。

    “死了!”另一个猎手则哀叫一声,脸色在刹那间灰暗到了极致。

    “王二哥是我们最强的猎手,前一刻他还和我们谈笑风生,想不到下一刻,他就死了!”

    “就不应该触怒蛊师大人啊,我们凡人怎么是蛊师的对手!”

    两个猎手心中既震惊又恐惧,一时间就像两个雕塑一样,死死地跪在地面上。

    方源从地面上爬起来。

    刚刚他为了躲避王二的挥拳,在空中侧翻,因此就失去了平衡。射出了一记月刃后,就倒在了地上。

    不过这个侧翻倒地是值得的,若是中了王二那样的拳头,估计当场就要呕血。毕竟方源没有防御性的蛊虫,身躯还是十五岁的少年。

    现在他站起来,除了肩膀因为着地,稍微有些痛楚之外,其他的什么屁事也没有。

    “这个王二,很强,比那个漠家豪奴高碗还要强!若是寻常的学员碰到他,必败无疑。甚至就算是一转高阶的蛊师,也会因为大意栽在他的手中。”方源深深地看了王二的尸体一眼。

    蛊师在一转期间,优异的凡人武者仍旧是个威胁。

    这个王二,的确是个好手。

    他的箭射得又快又稳,单靠这点,就能媲美月刃。甚至月刃攻击还有些不如,没有他的弓箭覆盖范围大。

    他的拳脚也达到了凡人的巅峰,筋骨强壮,又狠又辣。以方源目前的小身板,根本就不能硬接。

    这要换任何一个学员,都是必输无疑。不过王二不幸的地方在于,他碰到了方源。

    他一出现,方源就观察到了他背后的弓,立即就推算出,不能和他拼远程。

    月刃的攻击距离,只有十米。弓箭的攻击距离,比月刃要远多了。

    所以方源放弃远战,快速接近,做出一副近身搏斗的架势。

    王二不得不弃掉弓箭,想和方源肉搏。

    但是方源亦没有想和王二贴身近战,他巧妙地利用角度和阳光,造成王二的破绽,然后射出第三道月刃。

    他如今已经晋升中阶,用了酒虫精炼真元,月刃就达到了高阶蛊师才有的攻击程度。如此近的距离,再加上王二视线模糊,击中王二是必然的事情。

    “不过这个王二,也着实精悍。我原本是想将他枭首,但是危急关头,他靠着感觉和反应力,居然硬生生避让大半,导致我的月刃只削了他的半个脑壳。”

    “生死存亡就是自然的主旋律。万物平等,万物都有生存的权利,万物都有被杀的可能。在生存中,可能分高贵低贱。但是在死面前,一个人的死和一头猪的死,有什么区别?都是死罢了。”

    方源最后看了一眼王二的尸体,在心中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