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仙侠 > 蛊真人 > 第七十节:使用白豕蛊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漆黑的夜空中,月亮如银盘高高地悬挂着,挥洒下如水的月光。

    在夏风之中,茂密的山林轻轻地舒展着浓绿的枝叶,瀑布哗哗地流淌着,却掩盖不住檀香蟋蟀吵闹的叫声。

    方源踩在绿油油的草地之上,悄悄地接近一只山猪。

    这只山猪正埋着头,哼哧、哼哧地拱着地上的青泥,翻找着青草和泥土中的蠕虫。

    野猪是一种杂食性的动物,它们不仅吃蠕虫,还偷食鸟卵,善于捕食野兔、老鼠,甚至蛇、蝎子这类带有毒性的生物。

    方源从背后慢慢地接近这只野猪。

    明亮的月光下,野猪灰黑色的皮毛清晰可见。它身躯健壮,四肢粗短,背部上的鬃毛又长又硬,耳朵上也有毛,很稀疏,如一根根针直立着。

    它四肢着地,每只脚上都有四趾,但是仅仅是中间的两趾着地。它的尾巴又细又短,时而甩一下,驱赶周围的飞行的蚊虫。

    忽然,它停止了拱土进食,把头猛地抬起来,同时它那对直立着的尖尖的小耳,迅速颤动了几下。

    虽然方源及时停住了脚步,但这只山猪仍旧发现了他,迅速转身,发出哼吼哼吼的警告声。

    方源也不意外,野生的动物不像家畜那般,都是相当机警的。尤其是野猪,它们的嗅觉十分灵敏,能够找得到常常隐蔽得很好的鸟巢。

    就算是这只山猪没有听到动静,等到方源接近到一百米的距离时,它就能闻到方源身上的气味,同样能察觉方源的存在。

    方源现在身上虽然有了五只蛊虫,春秋蝉、酒虫、月光蛊、小光蛊、白豕蛊,但是配备并不合理,也不齐全。

    若是有一只遮盖气味的锁气蛊,再加上一只掩藏脚步声的悄步蛊,完全可以做到悄无声地接近到山猪十步的距离。

    不过若在加上这样的两只蛊,那方源就得养七只蛊虫,元石的消耗就太大了,很难支持。

    一般的蛊师,都只能喂养同转蛊虫四五只的数量。所以,往往蛊师并非是单人行动,而是形成五人小组,最少也会有三人。

    组内,专门会有人负责侦查,有人负责行进,有人负责强攻,有人负责治疗,有人负责抵挡。

    方源脚步不停,继续接近山猪。

    山猪低吼着,在它的脖子上明显地竖起了一绺白色的鬃毛,这是它情绪激动的象征。

    终于当方源迈步接近,打破了山猪心中的距离底线之后,山猪前脚刨地三下,然后迈开健壮的四条腿,低着头,就向方源冲了过来。

    它的上犬齿外露,向上翻转,形成两个雪白的獠牙。月光下,獠牙闪着寒光,直刺方源。

    方源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防御型蛊虫,若被这獠牙刺中,肚子当即就会洞穿,肚肠都要被捅破,到那时不死也是重伤。

    “月光蛊。”方源面色沉静,心念一动,右掌中寄居的月光蛊顿时吸纳真元,发出幽蓝的月华,和夜空中的月亮交相辉映。

    野猪猛冲过来,方源右掌对其一切。

    哧的一声,月刃飞出,打在野猪的脸上,顿时鲜血飚飞。

    野猪痛得大嚎一声,化怒火为动力,冲势更快,转眼间就冲到了方源的面前几步远。

    方源敏捷地向旁边一跃,滚地,侧翻!

    野猪从他的身边直冲了过去,砰的一声,直接撞上了方源身后的一棵小树。

    小树只有成人手臂那般粗细,被野猪这样一撞,立即受到毁灭性的打击,整个树干都断裂开来,长了两截。

    方源站起身,迅速接近野猪,同时右手连甩月刃。

    幽蓝的月刃,在空中划过一道道笔直的线,射中山猪。

    山猪黑灰色的毛皮上,立即增添了数道细长的伤口,伤口很深,猩红的鲜血不断地汩汩外流。

    方源用高阶真元催动的月刃,能一下子斩断人体最坚硬的头骨,但是到这野猪的身上,却只能造成皮肉伤势,危及不到骨头。

    一个小小的山猪就是如此强硬,这个世界的生存环境之严酷,可见一斑!

    野猪低吼着,再次向方源冲来。

    它在奔跑的过程中,鲜血淋漓的伤口不断扯开,滚烫的鲜血像是不要钱地往外流淌。

    方源故技重施,再一个侧翻,躲过它的冲击。

    山猪虽然强悍,冲势很猛,但是有一个缺点,就是变向能力较弱。它速度越快,就不容易变向,这样一来,几乎每一次冲击就走了直线。只要蛊师胆大心细,并不难躲过。

    嗤嗤嗤。

    山猪每次冲过去,方源就甩手几道月刃。让它旧伤之上添新伤,它越加愤怒,血液越流越多。

    如此几次之后,它的动作缓慢下来,吼叫的声音也透露出一股虚弱。

    “小光蛊。”

    这次方源不仅催动了月光蛊,同时也调动真元,注入到小光蛊之中。

    月光蛊炼化之后,就一直寄居在方源的右掌掌心,化为一片淡蓝色的月牙纹路。小光蛊炼化之后,也寄居在右掌,形成一个乳白色的五角星图案。

    此时深绿色的真元同时灌入到两蛊之中,月光蛊散发出幽蓝的月光,小光蛊则涌出一团乳白色的华光。

    乳白色的光芒融入到月光当中,原本只是一小团的月光,顿时膨胀了一倍之大。

    “去。”

    方源右手一劈,一道扩大版的月刃,瞬间飞出。

    单用月光蛊催发出的月刃,只有一巴掌的大小。但是加上了小光蛊的辅助之后,这片月刃整个体积扩大了一倍,攻击力也扩大了一倍!

    嗤!

    月刃射中山猪的颈部,瞬间没入它的黑灰色毛皮之中,然后从另一端飞出三四米的样子,迅速消散在空中。

    噗嗤……

    野猪站在原地,僵立了一下,然后鲜血喷涌而出,宛若急速的赤红喷泉。

    它轰然倒地,大半个头颅都被切下,被喷涌的血液冲离开来,只余下一小块的皮肉连着。

    一股浓郁的血腥气味,顿时扑鼻而来。

    方源不敢怠慢,对着倒在地上的野猪一指,原本寄居在他空窍中的白豕蛊,立即化作一道乳白色的光,射入到野猪体内。

    方源站在原地,一脸紧张地警戒着。虽然兽皮地图上表明这片区域比较安全,但是大自然总有意外发生的,万一有猛兽被这血腥味吸引过来怎么办?

    过了片刻功夫,白豕蛊摇摇晃晃地飞了回来。

    整个山猪已经瘦了一大半,只剩下灰黑色的皮毛,还是有皮毛下的腑脏。至于野猪的肉,绝大部分都被白豕蛊吃了。

    但奇怪的是,白豕蛊吃了比自己身体还要大出近千倍的猪肉,它的体型也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

    甚至血液都不沾染一滴,仍旧是那一副乳白色的瓢虫形态。

    “吃了这顿,五天之后,再来杀猪。”方源收了白豕蛊,却没有直接走,而是取出刀,将野猪的两个獠牙都割了下来。

    野猪的身上,有三样东西稍微值点钱。

    第一样是猪肉,第二样是皮毛,第三样是獠牙。

    但是现在野猪肉,已经几乎被白豕蛊吃光了。皮毛也被月刃割得满目疮痍,就算是取下来,也意义不大。

    只有这对獠牙,还有些价值。能作为某种以吞牙齿为食的蛊虫的食物,或者作为某些蛊虫合练晋升之物。

    方源将这对獠牙,藏到石缝秘洞之中后,就回到了学堂宿舍。

    他并没有直接睡下,而是趺坐在床榻上,开始修行。

    空窍中,元海波涛生灭,潮起潮落。

    方源如今已经是中阶蛊师,利用酒虫精炼后,得到高阶真元。

    因此,寻常的同龄人,他们的真元都是中阶的苍绿色,而方源的真元却是高阶的深绿色。

    不过在猎杀了一头山猪之后,方源现在空窍中的真元,还剩下两成三分。

    一转蛊师,战斗力并不是很强。或者说大自然的环境实在太恶劣了。虽然月刃能断骨,但是杀死一头普通的山猪,方源都要用上两成的高阶真元。

    “白豕蛊。”

    他双目紧闭,心神都投入到空窍当中。

    空窍中,一股深绿真元逆冲向上,灌注到白豕蛊的体内。

    白豕蛊顿时绽放出炫目的白光,白光照耀着方源的身体。若此时从外面看过去,方源的身躯正由内而外地,散发着一股隐隐的洁白之光。

    方源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丝筋肉,都沐浴在这白光当中。

    一阵酥麻带痒的感觉,涌上方源的心头。白光改造着方源的肌肉,让力量一点一滴地融入到他的身体当中,从此驻扎,再不流逝。

    然而片刻之后,这种酥麻的感觉就成了疼痛。这种疼,起先带着触电一般的麻木,然后就变成像用刀片凌迟着每一处肌肉的剧痛!

    方源连忙停下白豕蛊。

    凡事过犹不及。

    白豕蛊亦不能过度使用,每天大约使用一刻钟。过了这个时间,就是引发痛楚,且越来越剧烈。

    若此时再强行催动,说不定能让人直接痛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