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章节目录第十一章 日本人的诡计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伊东佑亨难以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话:他居然让自己选择被轰炸的地点。

    正在伊东佑亨迟疑不决的时候,林远笑道:“你们大日本帝国海军不是一直看海军不顺眼吗?要不我帮你们把6军的参谋总部炸掉?”

    这时候沈晚晴从枪口下悠然自得地走了出来,坐到林远身边,从缸子里把戒指取出来,轻轻一按,钢针便收了回去,她笑着说:“林舰长,你想错了吧,6军和海军的参谋部肯定在一个大楼里面,你炸掉6军的,海军的不就也跟着被炸了吗?”

    林远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们的精确制导炸弹可以从准确地从一扇窗子打进去,所以嘛,只炸掉6军的就可以了。”

    伊东佑亨难以想象这样的场景,炸弹从窗子打进去,只炸毁特定的目标。

    林远看着一头雾水的伊东佑亨,打开随身携带的通讯器,信号通过那架空警2ooo的中转,直接传达到了远在东京上空的歼24,这就是现代战争的战场一体化,只要有需要,指挥官可以和战场上任何一个作战单位联系。

    林远这个时候连密语都不用了,直接使用明文,他对徐峰说:“下一个目标,日本6军参谋总部。”

    由于他们之间说的是汉语,所以这时沈晚晴就担负起了翻译的工作,没想到徐峰在通讯器里苦笑道:“你说的容易,你先告诉我这下面这么多楼,哪一个是参谋总部?”

    航母的作战数据库里存储的目标信息,都是21世纪的目标,谁会想到航母会回到1894年!所以,航母的数据库里根本没有6军参谋总部的坐标。而在几千米的高空,又是在黑夜,想要找出哪栋建筑是参谋总部,简直如同大海捞针一般。

    林远无奈地说:“那你就去炸日本皇宫吧。”

    伊东佑亨知道林远和通讯器那端的一唱一和是有意做给自己看的,他冷笑道:“你们就不怕我杀了你们?”

    林远听见这话,好像是听见了一个无比有趣的笑话一样,他在椅子上乐得前仰后合,等到把在场的日军笑得脸色铁青,这才慢条斯理地说:“我们击沉松岛舰的过程你也见到了,我们能击沉松岛舰,就能依样画葫芦击沉严岛舰,桥立舰,甚至是整只联合舰队,你们敢杀我们,我们就敢击沉你们的舰队,你们大日本帝国为了这只舰队和这场战争花了不少钱吧,伊东司令官想冒这个风险吗?”

    伊东佑亨当然知道为了这场战争,日本几乎是把全部的财政收入压了上去,还向欧洲的银行借了不少外债,想要还债,只能靠打赢清国,捞取一笔巨额的战争赔款。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冒着全舰队覆灭的风险杀了林远和沈晚晴,突然之间,一个反败为胜的妙计在他的脑海里悄然形成。

    伊东佑亨狠狠地一拍桌子,怒吼道:“够了!”

    林远微笑着看着他,说:“司令官阁下,我只给你一分钟的考虑时间。”

    伊东佑亨叹了口气,无奈地说:“投降是绝对不可以的,我们可以给你们赔偿,我们的舰队可以暂时听你们的指挥,直到我们的政府拿出赔偿金。”

    林远说:“好的,这点我同意。”

    伊东佑亨又说:“我们的舰队有不少伤员,有的舰艇也有损伤,我们需要停泊下来,希望舰长阁下为那些年轻的生命着想,允许我们靠岸,让伤员接受治疗。”

    林远点头说:“好,没问题,你想要停泊到哪里去?”

    伊东佑亨想了一会说:“我们现在在鸭绿江的江口,离我们最近的停泊地有旅顺,大连,可是我们现在和清国是交战国,我们不可能到那里停泊,我们如果要返回日本的母港你们也是不会同意的,我们只能停泊在朝鲜,我们向南走,去加露林湾的停泊地点。”

    这个地点林远并不陌生,黄海海战的时候,日本联合舰队就是从这里出,在大东沟外的海域与北洋舰队相遇的。

    林远点头说道:“好的,就这么定了。”

    海权论的创始人阿尔弗雷德?马汉曾经说过:“最容易被击沉的战舰是停泊在港口里的战舰。”伊东佑亨的策略很简单,就是把林远的舰船引到自己的港口去,他也知道,想把林远引到自己的港口,是极其困难的,他的提法只是简单的试探,以后还有一系列的后招,可是他没想到的是林远居然这么轻易就答应了。

    于是伊东佑亨下令,舰队朝加露林湾进,林远也下令,航母跟随在舰队后面,同时命令舰载机返航。

    林远说:“直到舰队到达加露林湾之前,我都会住在舰上,今天天色不早了,麻烦司令官阁下给我安排一间舱室吧。”

    舰上很快腾空出一间舱室,由于舰上空间狭小,舱室里也很小,而起是上下铺。一进了舱室沈晚晴就急着说:“舰长,你怎么能答应伊东佑亨呢?”

    林远笑着说:“为什么不能答应他呢?”

    沈晚晴说:“他很明显是有阴谋的,到了人家的港口,我们一定会受到攻击的,我知道港口一定装备着大口径的岸防炮,到时候我们的航母肯定会被打坏的。”

    林远笑道:“没关系,他们伤不了我们。”

    沈晚晴说:“你是不是已经有了应对的方法?”

    林远又是笑笑不说话,这个表情和他在直升机上的时候一样,“他是不相信我,所以他不和说他的计划。”想到这她心里一阵难过。突然她想道:“他为什么要带上我一起来到日本人的军舰上呢?”她突然很想问他,可是又难以启齿,看到林远已经在铺上躺下了,自己也躺在对面的铺上,背对着他,一会儿就睡着了。

    黑暗里,林远睁开眼睛,看着她那迷人的曲线,心里不禁想道:“她真的会是敌国的间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