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 第十四章 没有她不行的任务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林远和沈晚晴回到舱室,林远心想:“伊东佑亨在剩下的路上应该不会出什么花招了,没想到他居然让我去他的港口,正好,这样离我的计划又近了一步。”

    沈晚晴觉得刚刚自己帮了林远,他应该会信任自己了,于是说道:“你这下可以告诉我你的计划了吧?”

    林远笑道:“你别急啊,等到了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

    沈晚晴心里好一阵难受,她轻轻叹了一口气,翻身躺在床上,越想越觉得委屈,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她不禁想到了她在训练基地上的第一节课,那个教员是个不起眼的中年男人,后来她才知道,他居然潜伏在日本的间谍网络的高层负责人。

    教员扫了一眼在座的三十名学员,然后笑道:“你们里面还有朵红花呢。”不用说,这朵红花就是这些人里唯一的女性——沈晚晴。

    气氛一下子轻松了些,教员笑道:“女人天生就是重感情的动物,一生下来就不适合做间谍,在我二十几年的间谍生涯里,见过无数的女特工爱上了她们的猎物,然后自己成了猎物。”

    这句话像钉钉子一样,死死地扎进了她的脑海里,她没日没夜地学习,训练,各项成绩都名列前茅,她要让所有人都觉得她是最棒的。可是离毕业的时候,那个教员把她叫到了办公室,屋子里只有她和教员,那个教员和蔼地说:“晚晴啊,你真的想成为一个间谍吗?”

    沈晚晴的回答掷地有声,“是!”

    教员微笑着说:“你真的不再考虑了吗?你不适合做间谍的,你的个性太强,受不了半点误解,而间谍是要像老鼠那样活着,甚至在你死了之后,直到永远,都没有人知道你真正做过些什么,你的墓碑上可能满是狗屎,甚至杀死你的人,就是你一直在暗中保护的战友,你能接受这样的命运吗?”

    沈晚晴那个时候依然响亮地回答:“能!”教员笑着在她的鉴定书上写上了“同意参加特工工作”。

    可是直到今天,她才明白教员那番话的真正含义。现在的她,就在被她暗中保护的战友误解着。可是更让她难受的是:她对林远,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她总想着能多了解他,多和他说几句话。可是他,却把自己当成敌特,这次带着自己上舰,何尝不是一种试探呢?

    林远拿出通讯器,采用短信的方式,向北京舰出一条命令,这个命令,将会狠狠斩断伊东佑亨的最后一根稻草。

    韩明光接到这个命令,不由得一拍大腿,这个林远,真是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韩明光立刻找来陈飞,开始商量这次行动,林远的命令就是:占领加露林湾的港口。

    航母上的6军战斗人员,主力是一个加强连的海军6战队,人数为12o人,算上保密处行动组的人员,不过两百人,林远下达这个命令,荒诞程度似乎和日军派十几个人抢占航母有的一拼,可是林远有自己的底牌,那就是,他很了解加露林湾的底细。

    加露林湾位于朝鲜半岛中部,经过丰岛海战,成欢战役和平壤战役,日军的前锋已经抵达朝鲜半岛最北面的义州,兵锋直指鸭绿江,威胁东北重镇丹东。此时的加露林湾已经成为日军的后方,这里的驻军不过一千人,而且大多是技术人员,真正的作战部队并不多,最关键的是:这里关押着丰岛海战和成欢战役的战俘,林远的想法就是,动这些战俘,协同6战队,占领加露林湾。

    这些情况韩明光也是了解的,他向陈飞下达了作战命令,陈飞决定带领一个加强排进入港口。这时韩明光说道:“奔赴陌生地域作战,对你们海军6战队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可是我们舰上能担负6战任务的人员不多了,所以我命令你们,不许出现伤亡!”

    陈飞眉头一皱,对于他们来说,港口的细节情况他们是一无所知,尽管北京舰上一架歼24战机携带侦察吊舱绘制了港口平面图和人员分布图,可是高技术侦察永远替代不了人的侦察。尽管你可以从几千米的高空看见每一栋建筑,可是你不知道建筑里面有什么;尽管你可以利用红外侦察设备看见人员的分布,但是你没法从红外图像上看出哪些是日军,哪些是被俘的清军。

    高技术侦察永远不可能知道战俘关押在哪里,不可能知道哪里有暗哨,而三十名战士,想要占领对方港口,还要零伤亡,没有熟悉情况的人做向导,几乎是不可能的。身为特种作战专家的韩明光也想到了这一点,他说:“你们不是捉到一个日军的俘虏吗?你们看看能不能带上她。”

    陈飞的眉皱得更紧了,带着一个日本战俘执行任务,真担心她会坏事,他想起了看过的电视剧电影里那些抗日战争中那些宁死不降的日本士兵。

    韩明光笑道:“小陈啊,你对历史可能不是很了解,这个时候的日本士兵,还没有那么愚忠,而且这个被俘的女军医,我觉得和那些日本士兵也不太一样,不如你去和她商量商量。”

    陈飞犹豫了一下,尽管觉得这件事情很难,可是接到任务先说不行可不是我军的作风,陈飞还是点头答应了。

    等到陈飞进到关押松岛慧子的舱室的时候,她的眼睛已经恢复正常了,她见到有个清国士兵走了进来,很想表现得无畏一点,作为一个皇军士兵,怎么能在敌人面前低头呢?可是她实在是太害怕了,她蜷缩在床角上,后背紧紧地贴着墙,屈起双腿护在胸前。

    陈飞走过去想解开她戴着的手铐,可是刚刚一动,松岛慧子便“呜呜”地哭了起来,陈飞看着她那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心里一动。

    他走过去解开了她的手铐,她的手被勒得麻了,稍稍一碰就像有千万根钢针在上面戳一般,所以双手一动都不敢动。

    陈飞懂一些日语,这也是韩明光派他执行这个任务的原因之一,他尽量表现得温柔一些,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松岛慧子。”

    “你的家在哪里?”

    “东京。”

    “你在是哪只部队?”

    松岛慧子这时不说话了,被俘人员如果说出自己部队的番号就意味着和敌人合作,她害怕他会对自己施暴,可又没有能力反抗,只好扭过头去不看他,这样的话,心里的恐惧似乎能减轻一些。

    陈飞说:“你想回家吗?”

    松岛慧子这时候转过头来,看他不像是在戏弄自己,她点点头。

    陈飞又说:“我们想去加露林湾,你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人,我们只想救出我们的一个朋友,希望你能帮助我们。”

    松岛慧子想了一会儿,说:“要我怎么帮助你们?”

    陈飞说:“你和我们一起去加露林湾的港口,你只需要跟着我们,告诉我们清军战俘关在哪里,然后就可以走了。”

    松岛慧子居然问道:“你们真的不会伤害我,放我回家吗?”

    陈飞郑重地点点头。

    松岛慧子说道:“我答应你们。”

    陈飞没想到她这么轻易就答应了,于是笑道:“那太好了。”

    陈飞走后,松岛慧子心想:“等到了我们的地方,就找机会把你们都抓起来。”

    一个小时后,一架直升机载着3o名6战队员和心怀鬼胎的松岛慧子,在夜幕下飞赴加露林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