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 第十八章 进军平壤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作者的话:向登6域名为3g.17k.com的用户致歉,简单地说,就是用手机的用户,因为以前一直不知道手机上的网和电脑的不一样,所以导致了手机网上几个评论没有及时回复,特此致歉!!!!并保证以后绝不再犯!!!)

    直升机上的林远正在看着清军主帅叶志的资料,在平壤战役中,叶志率部队放弃平壤,准备后撤回国,在义州大道上遭遇日军的伏击,伤亡惨重,后来清廷以大清律中““守边将帅被贼攻围,城寨不行固守,而辄弃去,因而失陷城寨者斩”这一罪名判叶志斩监侯,后来特赦。

    此时的叶志收拢平壤旧部,集结在中朝边境的重镇——九连城,林远看了他的资料,对于如何谈判心中有了底,这才把资料放到一边,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起了沈晚晴,回到舰上之后,由于没有证据证明她的真实身份,所以暂时先将她限制行动,她表现得很平静,可是她的这种平静,却让林远感到十分难受。

    直升机在九连城外降落,林远本来想穿上清朝时老百姓的衣服,后来想想这样不行,叶志怎么说也是朝廷大员,怎么能见自己这个小老百姓,于是他穿上了一身西装,看上去就想一个留过洋的绅士。

    林远这一身打扮太扎眼了,他刚刚走到有人的地方,就被几个兵丁拦住了,俗话说得好:“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几个兵丁见到林远穿成这样,知道他是个有钱有势的人物,再看看他头上没留辫子,有个见识多的士兵便想到这人可能是个洋人,那年头,洋人是不好惹的。

    林远大模大样地走到士兵面前,大大咧咧地说:“叶大呆子在吗?”

    几个兵一听全傻眼了,“叶大呆子”是叶志早年的诨名,因为叶志作战勇猛异常,就像个不知道疼不知道累的呆子一样,所以才得了这么个诨名,在古代,直呼人的大名都是一件很不客气的事情,通常可以被理解成是打架的前奏,更何况是主帅的诨名!

    士兵们私下里敢叫这个诨名,可是这个打扮奇异的人却敢当众这么叫,可见他不是一般人,士兵们不敢怠慢,于是层层上报,林远很快就见到了叶志。

    此时的叶志如坐针毡,尽管他知道日军没有那么大的胆量,越过国境追击自己,可是他却害怕清廷的治罪,打了败仗,清流的言官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这群穷酸腐儒又要在圣上面前说他的坏话,圣上为了平息众怒,不杀了他才怪。

    林远见到叶志,一边笑着寒暄,一边伸出手去和他握手,叶志一见这个,心里便认定林远是个留过洋的人,那年头,能留洋的人,都不能惹。

    叶志很不习惯有人见他不下跪,尽管如此,他还是问道:“林先生不知是从哪里来?乡关何处?”

    林远说:“我是从平壤来的,我就是京城人,留学过英国。”

    两人分宾主落座,有仆人上了茶,这个茶是不能喝的。大家常听说一个词:端茶送客,就是打这里来的,如果主人觉得话谈完了,可由不好意思让客人走,于是就会端起茶来请客人喝,客人嘴唇一碰茶水,仆人便喊:“送客。”这样主客的会面就结束了。

    可是这些事情在现代中国已经没有了,所以林远也不懂这些,他在大太阳地里走了好一阵子,早就渴了,端起茶来就喝。仆人跟着叶志从平壤狂奔回来,惊魂未定,没事总走神,没注意老爷没端茶,便喊了句:“送客。”

    这给林远弄得一愣,怎么刚来就撵我走啊?

    叶志见多识广,一下子就看出林远不谙此道,以为他是在西洋待得久了,不知这些礼节,心中不由更加敬佩他。

    叶志爽朗一笑,对仆人说:“你先下去。”又转头向林远,说道:“林先生不知此番来所谓何事啊?”

    林远心想正事要紧,也不理会刚刚的小节,于是说道:“我此番前来,是来给叶帅送一份大礼!”

    叶志一愣,官场的规矩,见面不谈送礼,礼物都是通过下人转交,他问:“不知是什么礼?”

    林远说:“我这份大礼,就是平壤城中一万日军的项上人头!”

    叶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说:“林先生是什么意思?”

    林远笑道:“我是从平壤城中而来,平壤城中出了件惊天的大事!日军第一军司令山县有朋中将,第三师团师团长桂太郎中将,第五师团师团长野津道贯中将,已经遭到刺杀身亡!日军位于仁川港的弹药库和粮仓被义军摧毁,在朝鲜的日军已经处在弹尽粮绝之地,叶帅只需亲率兵马,杀回平壤,那一万颗项上人头不是尽在叶帅手中吗?”

    叶志心里一动,他无法确定林远所说的话是真是假,清军现在对于平壤城中的情况是一无所知,而日军,必然对指挥官的死封锁消息,叶志心想:“这个林远,不会是来替日军用计的吧?”

    林远知道叶志在犹豫,他又说:“叶帅一定是在怀疑我说的话是假的,那好,我们先不说这个了,叶帅可知,这老百姓是如何评价叶帅弃城而走的?”

    叶志闻言,长叹了一口气,说:“还能怎么评,不外乎是说我叶某贪生怕死,胆小怯懦!”

    林远笑道:“叶帅所料不假,可是在下却能体谅叶帅的苦衷,叶帅弃城而走,实在是因为平壤守军弹尽粮绝,而日军已经四面包围平壤,平壤外围的屏障牡丹台,玄武门失守,再不撤退恐怕全军覆没!是故叶帅下令撤退。不知我所说的可否属实啊?”

    叶志叹气道:“林先生所言极是,朝鲜道路崎岖,我军大批粮食军械堆积在义州,无力运到平壤,再加上义州已经出现了小股日军,所以转运更加艰难,平壤城中,粮食奇缺,弹药行将用尽,所以在下才提出弃城北撤。”

    林远说:“叶帅,我能体谅您的苦衷,可是那些清流言官,北京紫禁城中的圣上,太后老佛爷能体谅您吗?尤其是太后老佛爷,再过一个月就是她老人家的六十大寿,您把平壤一丢,给老佛爷填个堵,她能轻饶您吗?”

    叶志心里一动,这个林远真是说的自己心里去了!

    林远又说:“叶帅,这打了败仗,总要有个人来背黑锅,平息民怨,您要是坐守九连城,您就是弃土败军之将,青史蒙羞!可是您要是挥军朝鲜,拿下平壤,克复汉城!您就是大清三百年守边第一功臣!两相权衡,您选哪一个?”

    叶志攥紧拳头,沉思良久,狠狠一拍桌子,说道:“来人,收拾残军,杀回平壤!”

    (关于叶志弃城,通常的观点是:叶志贪生怕死,本文采用中国近代史专家,陈悦先生在《沉没的甲午》一书中的观点,叶志因为弹尽粮绝而弃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