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章节目录第十九章 决战前夕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林远在叶志那里住了一天,这一天里,叶志争分夺秒地收拢残部,林远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和北京舰保持通话,从通话里,他了解到,舰上战士士气高昂,随时准备出击打击日军。

    6战队已经全部上岸,一边看守联合舰队的战俘,一边训练被解救的清军战俘,林远了解到,现在最大的困难还是可用于6战的人员太少,被解救的清军战俘共计143人,可是大多数有伤病在身。

    舰载机部队在林远下达作战命令之后,对日军各种军事目标进行了不间断地空中打击,在预警机的监控下,日军的电报机只要一开机,就会被摧毁,所以,日军和外界的联系已经基本中断;舰载机部队对于日军的火炮等重武器也经行了地毯式的摧毁。

    时间已经是9月2o日了,这一天,清廷传来消息,任命四川提督宋庆帮办北洋军务,率所部毅军驻防九连城。宋庆因同太平军和捻军作战有功,赐“毅勇巴图鲁”勇士称号,所以他所部的军队称为毅军。

    尽管宋庆的官名是四川提督,可是他的毅军却驻防在旅顺。大家都知道,清军入关,靠的是八旗兵,八旗兵入关之后很快就迷上了提笼架鸟的少爷生活,所以等到康熙平定三藩的时候,靠的是以汉人为主的绿营军,这个时间是公元1673年,等到185o年太平天国起义的时候,经过了二百年和平的绿营军也用不成了,所以清廷不得不依靠地主武装,也就是乡团,勇营,大家很熟悉的就是湘军,淮军,宋庆就是这其中的一员,为了给这些人一个编制,就跨地域进行安排,所以尽管宋庆驻防旅顺,可官职是四川提督。

    叶志很清楚清廷的意思,任命宋庆帮办北洋军务,驻防九连城,而不是协助自己防守,就是说朝廷要拿自己开刀了,平一平清流言官的口,让老佛爷安心的过生日,让光绪皇上做个大孝子。所以叶志在9月2o日中午就率兵前往义州。

    林远跟随叶志到达了义州,义州已经知道了平壤溃败的消息,城内守军人人自危,随时准备撤过鸭绿江回国,随着主帅的归来,城内守军才稍稍定了神。

    叶志到达义州之后立刻召开了作战会议,林远也参加了会议。

    俗话说:“纸里包不住火。”尽管日军能封锁住主帅阵亡的消息,可是仁川港的粮草军械被炸毁这么大的消息,是怎么也封不住的,所以叶志也就听说了这个消息,他见事实果然如同林远所说,对于林远更加重视起来。

    参加会议的都是原来驻守平壤的各部队统领,大家对刚刚的失败还心有余悸,担心朝廷哪天来治他们的罪,所以也想在平壤做出些光彩的事情来,抱住脑袋和脑袋上的官帽子。

    先言的是卫汝贵,林远当然知道他,他是盛军总统(这里这个词是统领的意思),乡团勇营各只军队的番号习惯从统军大将的名号取字为名,盛军的“盛”字,就是取自创始人周盛波,周盛传的名字。

    卫汝贵后来被认定为兵败的罪魁,被斩于北京菜市口,此后,很多史书众口铄金地把他说成是民族的罪人。

    卫汝贵在撤退的时候一路收集残兵,竟集结了盛军八成左右的兵力,因此在几只部队中,以他的部队人数最多,他说:“要想打回平壤,我看不太容易,先是兵力,我们现在各部队加在一起不到五千人,平壤城中驻守的日军精锐却有一万多人;其次是武器装备,平壤撤退,几乎把全部的火炮和加特林射炮都扔下了,现在部队就剩下步枪了。”

    林远通过自己的观察,看出卫汝贵为人还是很朴实坦诚的,听他手下的士兵说,他在平壤之战中身先士卒,作战勇敢,对他又多了几分敬意。

    林远说:“卫将军不用担心,现在城中的日军缺吃少穿,高层将领又遭到刺杀,不战自乱,所以人数上左将军不用担心;重武器嘛,日军的重武器已经被我们打击殆尽,所以我们也不需要什么重武器。”

    众人听了这话,没有不惊奇的,叶志问道:“林先生刚刚说日军的重武器被你们打击殆尽,不知林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远心想:“我要说我们是从21世纪来,我们有飞机,导弹,你们信吗!”于是林远说道:“我们在朝鲜各地搜罗高人隐士,能做常人做不到的事情,刺杀日军高官,炸毁日军武器,都是这些人所为!”

    叶志虽然不信,但是他从心底愿意相信,因为这样的话,他打下平壤就多了几分胜算,也能保住自己的人头。

    于是叶志说:“那我们就来商讨一下如何攻击平壤?诸公都清楚,日军攻打平壤的时候,在各个方向上实现了对平壤的战略包围,在攻打的时候,采用了三路并进的打法,同时从北,南,西三个方向进攻,要不是我们弹尽粮绝,他们想要攻下平壤是很难的。现在我们想要打回去,牡丹台是绕不过去的!”

    在场的众人都明白,牡丹台是平壤外围的制高点,从这里可以俯瞰平壤,如果在牡丹台上架设火炮,整个平壤都会处在炮火的打击之下,平壤战役中,日军就是这样做的。但是牡丹台地势险要,易守难攻,部队又缺乏重武器,想打下牡丹台,简直是件异想天开的事情。

    这时林远笑道:“这一点大家不必担心,我们为非要打下牡丹台呢?战争的决定力量是人,我们此战,就是要打击日军的有生力量,就是歼灭他们的人,那个时候,不论是牡丹台还是平壤,甚至是仁川,汉城,都是我军的囊中之物!”

    卫汝贵说:“林先生说得容易,可是日军坚守不出,我们怎么歼灭他们的人呢?”

    林远说:“诸位都清楚牡丹台的重要性,城中的日军比我们更清楚,如果我们的人抢占了牡丹台,他们一定会投入重兵把它夺回来,我们的作战目标就是——由我们的人抢占牡丹台,等到日军大部队合围之时,诸位率军打击他们的增援部队,一举全歼日军!”

    卫汝贵问道:“那你们的人怎么抢占牡丹台呢?”

    林远笑笑说:“这个我们自有办法,不劳卫将军费心。”

    叶志点点头,说:“这个方法甚妙,我们即日启程,到时候,我们在平壤城中置酒高会,以庆胜利!”

    依照林远的计策,清军没有携带重武器,只携带了轻武器和大量的粮食,又都是骑兵,所以行军度很快,三日之后,9月23日下午六点,部队主力就抵达了牡丹台外五公里的地方!

    等到平壤城里的日军兵围牡丹台,清军就向日军进攻!

    林远的通讯器响了,陈飞的声音传来:“6战队已经做好机降准备,随时可以抢占牡丹台主阵地!”

    林远平静地下达了命令:“按计划攻击!”

    他看看了安静的天空,夜幕深沉,如同一片沉默的大海,他默默地告诉自己:决战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