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 第二十章 潜行狙击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清军在牡丹台外修筑了四座堡垒,在平壤战役中一号堡垒被日军炮火击毁,清军撤退之后,日军第九混成旅团一部驻守在这里。清军在牡丹台修了一座堡垒,垒高五丈,炮座完备,掩蔽坚固,在平壤战役中,堡垒的胸墙被毁,后来日军夺下平壤后,为了防备清军反击,又将它修好,堡垒中仅75毫米口径的重炮就有18门之多,日军又囤积了不少弹药。

    日军第九混成旅团隶属于第五师团,9月2o日的空中打击中,第五师团师团长以下十几名高级军官身亡,其中就包括第九混成旅团的旅团长大岛义昌少将,这时按理说应该由上一级任命新的旅团长,可是师团长也阵亡了,在日军中,师团是直接受天皇的指挥,师团长的任命必须经过天皇,可是通讯已经中断,联系不上了,所以驻平壤的日军里军衔最高的就是野战炮兵第三联队的联队长柴野义广。

    军衔制度的一大作用就是,在战时编制被打乱时,方便指挥,大家都听军衔最高的军官指挥就行了。尽管柴野义广是炮兵,可是对于步兵战也是毫不含糊,不得不承认,在甲午战争中,日军指挥官的军事素质普遍高于清军。所以柴野义广在牡丹台的主堡垒留下了一个大队的日军,人数在三百人左右。

    北京舰上的一架直25载着35名6战队员,借着夜色飞赴牡丹台,在主堡垒外的山林里,放下了陈飞等6战队员,陈飞他们借着夜色偷偷溜到牡丹台外围,堡垒的门并没有关,因为清军已经溃退了,剩下的都是自己人。

    门口只有两个守军,日军在平壤主要的粮仓已经被北京舰上的舰载机摧毁,守台的日军每天只有一丁点的粮食,所以守台的大队长就下令,凡是能走得动的,都到山里找吃的,能弄到十斤肉的就给记军功一次,导致堡垒内的守军只剩下了不到一个中队。

    陈飞他们当然了解这些情况,北京舰上的保密处可不是吃素的,这些特工做起情报工作来丝毫不比干保密差。陈飞他们清一色装备了消声器,目的就是秘密潜入。

    陈飞他们藏身的位置距离距离堡垒的门有大概四百米的空地,堡垒墙上的探照灯来回扫着,任何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哨兵的眼睛,不得不说,日军的兵员素质比清军要高出一大截,尽管饿着肚子,可是日军的哨兵还是严阵以待。

    陈飞拿着一只加装了消声器的o3式狙击步枪,作为5.8毫米口径的枪族,o3式步枪优于95式步枪的一个方面就是o3式步枪的战术导轨可以加挂更多的组件。陈飞伸手测了一下风,天公作美,零风。

    相对于敌人,风才是狙击手的最大敌人,所谓的零风就是对狙击没有影响的风,这种情况下,四百米距离,再加上陈飞这样的射手,两个哨兵连声音都没有出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陈飞他们很快就摸进了堡垒,陈飞他们偷偷潜入炮位,很快守兵就被清理干净了,袭击军营的人一进去就傻眼了,里面的人已经不需要攻击了,他们已经饿得起不来了,我军向来没有杀降的习惯,所以只是收缴了他们的武器,甚至有一个小战士看着一个日本兵饿得可怜,还给了他一块压缩饼干。

    陈飞他们只是先头部队,他们占领了堡垒,立刻出信号,外面的不远处空域待命的直升机立刻飞了过来,上面载着的主要是清军的战俘,他们之中大多数都是炮兵,陈飞看了看表,心想:十五分钟,后续部队就能来了。

    正在这时,剧变陡生!

    一只一百多人的部队,沿着山坡走了上来,牡丹台堡垒三面都是绝壁,只有面对平壤城的这一面是一个坡,所以这些人一上来就被哨兵现了。

    这一百来人是出去打猎的第一中队,按照以往,这个时候打猎部队是不应该回来的,可是今天第一中队打了七八头野猪,中队长见交了好运,一高兴,就带着人回来了,可是万万没想到会撞在6战队的枪口上,真不知是好运还是厄运。

    陈飞示意部下不要开枪,等他的命令,四百米,人的轮廓已经显现,三百米,人的身形已经能看清,二百米,已经能听见他们的嘻笑声。

    中队长的衣服最为扎眼,陈飞把他套进瞄准镜,一般日本男性的身高在16o厘米,从瞄准镜的分划板中他测算出,自己和他之间距离为185米,他又看了看日军刺刀上的军旗,那面旗子被风吹起,旗子下底边与刺刀大概成45度角,他在心里套用了一个公式,把45除以4再乘以1.6,计算出了风,然后计算出了需要修正的风偏,这一系列的计算在他的心里,一瞬间就完成了。

    然后他的手指扣动了扳机,子弹出膛的声音被消音器里用来吸收声能的材料吸收大半,所以只有“扑”地一声。

    中队长惨叫一声,捂着右腿坐倒在地,在战场上,打击人的腿要比打击头和躯干更加困难,因为腿时时刻刻都在运动,而陈飞就喜欢打人的腿,因为这样的伤员丧失了行动能力,而没有受伤的人还要费力来照顾他。

    要是在现代战争中,遇到这样的场景,其余人肯定会飞躲起来,因为他们知道自己遭遇了狙击手,可是在这个时代,没有人听说过狙击手,所以日军还以为是谁的枪走火了。

    陈飞一声令下:打!

    几十只突击步枪一起开火,子弹像长了眼睛一样飞向日军,一瞬间就有二十来个倒在了地上,其余的日军一下子想到堡垒被清军占领了,他们连忙端着枪,四处躲藏。

    日军也不反攻,一会儿就向其他方向的堡垒退去了,陈飞知道日军的企图:利用其他堡垒中的火炮,对他们所在的堡垒进行打击。

    陈飞呼叫了空中打击,很快几架歼24出动,其余三个堡垒顿时淹没在火海之中,平壤城内的守军见到牡丹台被占领,柴野义广连忙集结兵力攻击牡丹台,很快牡丹台的四周就集结了上千人的兵力,由于这些人相对分散,所以空中打击太不划算了,倒是牡丹台上的克虏伯大炮更能挥威力。

    几架直升机在堡垒里降落,清军士兵走出直升机,上了墙头,他们可是操作这些克虏伯大炮的行家里手。

    墙头的清军官兵看到准备进攻的日军,心惊胆战地问陈飞:“上官,我们是不是被包围了,这仗还有的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