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章节目录第二十八章 亡国公主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林远一听,心中一阵疑惑,唐帆和自己年龄相近,平日里最是热心随和,爱说爱笑,这样的人不容易和被人起冲突,他能出什么事?

    沈晚晴在一边笑道:“他不会又去举报间谍了?”

    林远对沈晚晴说:“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沈晚晴笑道:“好啊,我要去看看我们的反间谍专家又现了什么?”

    这时窃听器及接收机的指示灯亮了,沈晚晴连忙带上耳机,听了一会儿就说:“是伊东佑亨的声音,他们讨论我们的航空母舰。”

    林远想听,可是又担心唐帆的事,沈晚晴看出了林远的心思,说:“我把他们的对话录下来,你回来再听吧。”

    林远点点头,转身出了接引寺。

    按照门卫的指点,林远来到了当地的警视厅,办理了相关的手续之后,就见到了唐帆,唐帆被关在一间屋子里,由于他的身份是清廷的和谈人员,日本的警察也不愿引起国际纠纷,所以也不敢对他很客气。

    林远进了房间,第一件事就是看唐帆有没有受伤,一看到他身上好好的,连衣服都没有破,这才放下了心,笑着问:“唐大记者这是怎么了?”

    唐帆把胸脯一挺,骄傲地说:“我英雄救美了一回,我看见几个日本浪人在欺负一个姑娘,就把他们赶跑了。”

    林远看着他弱不禁风的样子,能打得过日本浪人?又看看他那板板整整的衣服,丝毫未乱的头,哪里像刚刚打完架的人?

    林远哈哈一笑,说:“浪人可都是没有了主人的武士,你能打得赢他们?”

    这时一个警察走了进来,把一部相机放下,然后说:“他可以走了。”

    唐帆把相机拿在手上,说:“看到没有,那群日本浪人的武士刀就是被它打败的!”

    然后唐帆就讲起了事情的经过,他拿着相机在街上采风的时候,在一个小胡同里看到三个日本浪人围着一个少女动手动脚,他就上前阻止。

    几个浪人一见有人多管闲事,立刻抽出了刀!唐帆又不是武术高手,哪里能打得过他们,他灵机一动,举起了相机,对准几个浪人。

    那年头相机是稀罕物,浪人又是处在社会底层的人,哪里能见过?他们还以为对方手里拿着的是什么武器,一时不敢乱动。终于有个浪人鼓起胆子,朝唐帆走过去,唐帆把闪光灯开关一按,“刷”地一道闪光过后,那个浪人就又退了回去。

    照相机出现在1839年,而闪光灯出现在1887年,最早的闪光灯是镁粉闪光灯,点燃镁粉和氯酸钾混合物出强烈白光,唐帆使用的电子闪光灯可要等到1931年才出现,所以那群19世纪的浪人根本不可能见到过。

    就这么双方对峙了半个小时,警察赶到了,把双方带到了警视厅。

    唐帆讲完经过,就和林远一起走出警视厅大楼,刚一出来,就看见一个少女向唐帆走了过来。这个少女娇娇小小的,眉眼之间充满了灵气,好像是神话里面跳出来的精灵。她穿着一身用很粗糙的布料做的和服,所以林远知道她的家里一定不是很有钱。

    少女用日语问道:“您没有事吧?”

    唐帆一看到她眼睛就是一亮,说:“我没事,你还好吧?”

    她把头微微低了低,脸上一红,小声地说:“今天要不是有您……,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

    林远在一边看着少女的神态,一瞬间他就联想到了无数的武侠片,英雄救美之后应该生什么他是了然于心,于是他用汉语小声地说了一句:“你可以以身相许啊。”

    令林远惊异的是,那个少女竟然转过头来,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用汉语问道:“你说什么?”

    她竟然说的是汉语!在这个时代,怎么会有中国少女来到日本呢?

    唐帆听了也是一愣,他惊讶地问:“你是中国人?”

    少女听到唐帆说汉语,惊喜地说:“原来你是中国人,太好了!”随后神色一黯,说:“我倒希望我是中国人。”

    林远心想:“她要是个日本少女的话,看她不像有钱人家的姑娘,她怎么会说汉语呢?”

    林远想到这里不方便讲话,于是说:“我们一起去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说话吧。”

    唐帆也说:“对对对,都没吃饭吧,我们一起去找一家饭馆吧,今天我请客。”

    少女连忙推辞说:“这怎么好意思呢,您帮了我的忙,应该是我请才对。”

    林远连忙说:“你别推辞了,第一次吃饭哪能让姑娘掏钱呢,你们先吃,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唐帆和少女连忙把他拉住,又劝说了一番,林远这才和他们一起去了一家餐馆。

    走着走着,唐帆才问少女:“你叫什么名字啊?”

    少女笑道:“我叫云岚,‘熙熙风土暖,蔼蔼云岚积’的云岚。”

    唐帆问道:“你后面说的是什么?”

    云岚笑道:“我说的白居易的诗啊,你们中国人不都懂这些诗词吗?”

    云岚说的这诗是白居易的《春游二林寺》,是一名气不是很高的诗。在21世纪的中国,已经很少有人去读古典诗词了,更何况是这种没有名气的诗呢?

    林远笑道:“不是每个中国人都懂古诗词的。”

    唐帆上一次读古诗词还是在准备高考的时候,可是他却说:“我当然懂了,只是这诗看了之后忘记了。”

    然后林远和唐帆又说了自己的名字,三个人进了路边的一家餐馆,进了一个单间,要了几样菜,要了一壶清酒。

    云岚斟了一杯酒,甜甜地笑道:“唐郎,这一杯酒感谢您帮我。”

    这一声“唐郎”叫得唐帆心里麻酥酥的,他连忙说:“没关系,遇见这种事情,谁都会帮忙的。”

    云岚笑着问:“唐郎,中国多好啊,你怎么来日本了呢?”

    唐帆说:“我们是来和日本谈判的。”

    云岚急着问道:“是因为朝鲜的事情吗?中国赢了吗?”

    唐帆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关心朝鲜的战事,他看了一眼林远,说:“算是赢了吧。”

    云岚突然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日本人太坏了,要不是他们,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被日本人弄到这里来,现在还被流氓欺负。”

    林远心中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该不会是琉球国的人吧?”

    云岚哭着说:“我的父亲就是琉球国的国王,尚泰。日本人逼我们从家里搬出来,到这里来住。”

    林远和唐帆都是一惊,没想到这个叫云岚的姑娘竟然是琉球国的公主。在闻一多先生的《七子之歌?台湾》中有一句:我们是东海捧出的珍珠一串,琉球是我的群弟我就是台湾。琉球国历来是中国的藩属国,后来被日本占领,1879年日本将琉球改为冲绳县,同年国王尚泰应明治天皇之召前往东京,一家定居在东京。在21世纪,琉球各地仍然有回归中国的运动。

    林远心想:“他们一家不是应该在东京吗?怎么来到了马关,看来这两个世界还是有不同之处的。”

    唐帆看她哭得梨花带雨,忍不住坐到她的身边,轻轻地搂着她的肩膀,她也没有推辞,伏在他的肩上,哭得更加伤心了。

    林远看了一会儿,才说:“你别哭了,我们能帮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