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 043章 宏图伟业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看着地图上外东北那一大片翠绿的区域,林远不禁想起了契科夫的名言:“要描写像阿穆尔河两岸那样美丽的景色,我是毫无办法的,我在这样的景色面前只能表示屈服。”阿穆尔河就是黑龙江。

    这个区域资源极其丰富,先是森林资源,整个96o万平方公里中国不过拥有森林1oo万平方米,而1oo万平方公里的外东北地区却拥有7o万平方米的森林;其次是矿产资源,这里拥有大量的铁矿石,煤矿和其他冶金工业所必需的矿藏,库页岛附近海域还有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虽然说这个时代还是以煤炭为主要燃料,但是很快,石油就将后来居上;然后就是农业资源,中国人都听说过北大荒变成北大仓的故事,外东北拥有地球上最富饶的黑土带,用一句犹太人的俗语来形容:“这是一片流淌着奶和蜜的土地。”

    最后,最重要的是:黄金!自从俄罗斯开始在外东北地区开采黄金以来,年产量过2ooo吨,而中国,在1995的年产量不过是可怜的5oo吨。

    黄金在国际贸易里的作用不言而喻,有了黄金,就可以在世界各地购买商品,有了黄金,就可以采用金本位制度行货币,所谓金本位制度,就是指货币行量与黄金存储量挂钩,这样的货币,就可以在世界贸易中作为结算货币,等到这种货币已经被全世界范围内使用,难以替代的时候,就可以取消金本位制度,那时候,只需要印刷货币,就可以把全世界的财富收进腰包!

    林远站起身来,在屋子里踱着步。在21世纪,美国人就是这样做的,他们利用先进的科学技术,把美元送上了世界货币的地位,当美国需要钱的时候,他就会行国债,这样就无形地把其他国家老百姓的血汗变为了他们享乐的源泉!

    “我们也要把我们的货币送上世界货币的地位!只有占领了金融上的制高点,我们的民族才能永远处于不败的境地!”林远想到这里,心中不禁一阵激动,但是他并不是学经济的出身,这里面的很多关节他一时也想不太清楚,尽管如此,他也知道,这个过程将是何等的艰辛和漫长。

    可是眼前的困境却像是一大盆冷水,重重地淋在他的心上,以现在北京舰的实力,远远不足以夺下外东北地区,想要展自己的工业,的确是困难重重。

    这时林远看了一下时间,即将十点了,他将邀请舰上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参加座谈会。

    前面已经说过,北京舰这次是出海执行试验任务,所以舰上的科学家和工程师都比较多,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的院士就有十几位,这些人是技术方面的行家里手,更是北京舰未来展工业的中流砥柱。

    会议一开始,林远就说:“各位专家教授,大家好,现在是大家大显身手的时候了,我先来谈一下我们现在的困境。“

    然后林远打开投影仪,借助幻灯片开始讲:“我们目前处在19世纪,这个时代的工业水平,相信诸位比我更加了解。我们的北京舰在穿越之前,刚刚进行了一次基地内部维护,由于我们的航母设计制造水平都比较高,所以两次基地内部维护的时间间隔也比较长,达到4o个月,其他的舰员级维修和中继级维修,由于我们的航母上有自带维修车间和维修设备,中小型故障大多都能应付,所以航母的日常维护并没有太大的问题。”

    林远看了一下他们,继续说:“我们真正的困境是:我们很多装备没法得到补充,以我们的舰载机为例,大家都知道舰载机是航空母舰战斗力的核心,舰载机需要的燃油,滑油,这个时代根本提炼不出来,还有导弹,炸弹,机炮弹,也是没法补充的,这些还好说,最难以克服的就是:航空动机的更换问题。”

    “没有了动机,飞机就无法起飞。航空动机的工作条件极其恶劣,大多数部件工作在高温,高压,高载荷的环境下,我们的歼24飞机,使用的是涡扇3o动机,这型动机的涡轮前温度达到了21ook,这样的温度,会在涡轮叶片中产生很大的热应力,再加上很高的气体力载荷,离心力载荷,叶片很容易出现裂纹,裂纹扩展度也很快。”

    “大家都知道,涡轮叶片在加工成型之后,是绝对不能用手去摸的,因为手上汗液中的盐分会加快叶片的腐蚀。而海上的盐分更大,这样,叶片的寿命会相对路基战斗机使用的叶片短,所以说,以后我们的飞机极有可能因为动机的问题无法起飞。”

    这时一个白苍苍的老人说话了:“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啊?你指望着我们现在能造出来涡轮叶片吗?门都没有!涡扇3o的第一级和第二级动叶用的什么?镍基合金!这种材料,我们课题组在国务院专项经费的支持下,干了十年,这期间几乎全国所有的大学,研究所,工厂都给过我们协助,你说我们到了现在这个地方,去哪里搞这种材料?”

    林远一看,说话的人叫苏争鸣,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资历最老,能力最强的材料学专家之一,中年一辈的专家,好多都是他的学生,所以他说起话来难免有些傲慢。

    林远深知这个苏争鸣为人极其热心,就是说话难听了些,也不以为意,说道:“苏老说的对,我们现在确实是搞不出这样的材料。”

    苏争鸣又说道:“咱们现在不光是这个材料搞不出来,别的材料我们也搞不出来,我再来举一个轴承的例子,高压转子附件的滑油光谱分析我去看了,里面铁元素的含量过标准十几个百分点,说明轴承受了很大的磨损,那个轴承用的什么材料,铁锡合金,这种材料比镍基合金要好做多了,可是我们能造得出来吗?”

    滑油光谱分析是:由于滑油要流经轴承,这样,如果轴承一但出现过度磨损,轴承中的铁元素就会进入滑油中,再对滑油进行光谱分析,测定其中铁元素的含量,就可以分析出轴承的磨损程度。

    林远说道:“当然当然,这些材料我们现在是搞不出来,我们可以一步一步地来嘛,我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把工业展的最基本东西定下来。”

    苏争鸣点点头说:“你说的很对,我觉得,最基本的东西,就是我们物理学中的基本单位的度量:比如一米究竟是多大的距离,一秒究竟是多长的时间,古语有云:‘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域。’这些问题不解决,一定会给以后长远的展带来麻烦。”

    林远知道苏争鸣的性格,你越是给他活干,他越是高兴,因为他认为这是你对他的信任,林远于是说:“那苏老,这件事既然您提出来了,那您就当仁不让了,好吗?”

    苏争鸣连想都没想就说:“放心吧,没问题。”

    林远点头说道:“下一个问题,标准化的问题,我们都知道,现代化工业大生产之所以能够进行下去,标准化是很关键的一步,这一点上,我们有很多国家标准,这些标准可以直接套用,还有一些行业标准,因为我们现在的时代环境不同,在具体实践中,再来一步步地分析和改进。”

    在座的众人都点点头,林远说:“那么我们下面就来讨论,我们从先展哪个具体的工业?”